第一次在這邊發文,如果格式不齊文字不美還請見諒,我只是需要地方盛放滿溢的情緒><文章不是杜撰,都是真實的心情。

……以下正文……

做夢到驚醒,茫然一片。

每次放任自己想妳,不用有多少眷戀的情緒,只需要去好奇,妳過得如何,找了什麼工作,有沒有常熬夜,是不是又為了找到新的甜點店而興奮……只需要讓自己追索飄渺的答案,那些再也與我無關的問題,都會很自然的進入我的夢裡,脹滿發酵,令我無處可逃。

夢裡的妳有千千百百種姿態,或強勢或內蘊或開朗或抑鬱。有許多次我捧著妳的臉或握住妳的手,彼此對視時欣喜仿佛初見。多麼美妙而令人振奮!我幾乎要手舞足蹈。

然而更多的時候,妳只是對我笑,以一種對陌生人的禮貌姿態……我還寧願我們真的不認識。頂多就是參雜了一絲無奈,似嘲諷似安慰,卻都兼有事不關己的輕鬆……然後妳轉身燦笑,大步離去。

……寫到這裡越發艱難。對於曾經的愛人我永遠恨不下去,記憶的流逝只是令妳的形象越發的純美。這反正是我活該承受的罪業,我認了。然而我更害怕的是對現實的無知,尤其沒有任何填補無知的立場。分手的那一刻起,所有熟悉的氣息都已消散。如今的妳,到底倖存多少的幻想,又有多少新生的現實?因為我的糟蹋,為了妳的勇敢,妳成為了怎樣的人?

很想讓妳知道我的改變,告訴妳在妳離開之後的世界是什麼面目,而我又學會了什麼。這次是真的改變了呢,畢竟妳都走了啊。我不再放任自己逃避了,對於別人真心的期待,並且也學會溫柔的對待自己——因為再不溫柔就活不下去了,學會誠實的為了自己而活同時心甘情願的為了別人付出,學會不公平,學會不計較,學會跟自己在一起,而不把自己當成世界的中心。

現在的我,會適合現在的妳嗎?如果能有個爽快的“不”我還會比較釋懷,只是沒有人能告訴我,而妳……呵呵,還會給我機會嗎?於是只能在夢裡,放任自己永遠的追尋下去吧。

最後我要告訴妳,我遇到一個女孩,一如妳當時的懵懂,即使比妳脆弱百倍,卻勇敢得不可置信。我好喜歡她,我想要真的愛上她,因此我必須跟妳做個了斷。但如何做我卻毫無頭緒,只知道我必須得跟妳要一個答案,我需要認識現在的妳,來讓過去的妳消散。妳有什麼好方法嗎?

我還是愛妳,依然無法自拔,但妳已不是妳了,妳到底是誰,可以告訴我嗎?

………………………………………………………
剛剛給朋友看了這些,結果得到“痴人,別走火入魔了。”的回復。
唉……我何嘗不知道呢?還是只能繼續做夢,繼續打起精神過日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