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歡她,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的,只記得她總是少根筋,糊里糊塗,有時眼神明明無助,卻裝作毫不在乎樂觀耍憨,對於未來她茫然憂慮,對於世故她悶著卻又愛私下暴怒,明明很粗線條,很胡來,很白目,很不禮貌,可是不知道為什麼,我無法放任這樣的她不管。


我聽她抱怨,聽她說誰誰誰的八卦和誰的不對,賴上面一言一語一來一往,我們都很直接,她批評我太瘦太機車,我批評她太白目太不識相,這樣的對白,直到我說想要追她。


她愕然,我失望,她拒絕,我緩場的大致說:我知道我很難追到你,追妳也很麻煩,妳知道我很懶,但是我會一樣沒有保留很直接的對妳,我不怕妳討厭我,反正是對妳好的就算妳不爽也沒差,有機會也好,沒機會也罷,我就是看不慣妳太弱。


於是我們好像沒發生這件事,就跟往常沒有兩樣,她會丟麻煩給我,而我會依依幫她解決麻煩,她猶豫在推甄研究所,我幫她整理了推甄資料,催促她推過再說;她作業報告生不出來,我幫她想了主題大概;她考試科目很不拿手,我們一起讀書在那個禮拜,諸如此。若你覺得我是工具人,可是我做的很快樂,一種為喜歡的人付出的感覺,是不求回報希望她幸福快樂的。


就這樣到那天,我又覺得人生要給自己二十秒的勇氣豁出去的時候,失敗的一蹋突地。她告訴我,她知道我不會放任她不管,於是在利用這樣的我而已。她說:你沒有發現嗎?考試完之後,我根本就懶的回你,你真的很煩。她說的每一字一句都很難過,於是我讓我們沉默了許久,我在心裡糾葛纏鬥了,愛不到變恨了,我不爽她怎麼可以這麼說,讓那些付出成了什麼,怎麼能把我說的這麼討人厭,卻又利用我,我討厭了她,告訴她,不會在煩她了,我們的關係剩下的只是同班同學而已,她接受的說了什麼,我已讀。


之後那一段時間,眼神的交會,我都刻意的避開,對我而言,是一種很諷刺的感覺。兩天、三天,兩個禮拜、三個禮拜、到一個多月,我卻還是會關注她的動態,我擱不下她這樣的人。而在那天忽然想通的,欸,愛不到又如何,怎麼愛不到就恨人家,我怎麼這樣,明明有種愛是祝福,明明當初就是想不停付出,哪怕沒有結果是無怨無悔,我怎麼這麼現實,明明當初就是不想看她憂傷太弱太白癡才喜歡上她想保護她的。於是,我又密她了。


我直言說了上面的話,換來的是,她真的直言,是讓我心安許多,沒錯她不是那樣的人,她說:她不會喜歡我,但她不想我對她抱有什麼期待,要讓我討厭她,於是她總愛髒話連篇讓我排斥,而那次接應了我的話,狠狠的讓我不再能夠掙扎,讓我不會再想愛她。我明白自己造成她的麻煩了,我想了很久。


就這樣聊天少了,麻煩少了,我們的互動顯的有所疙瘩,日子過得快畢業了,倒數90天,畢業後交集就平行了吧,我不想這樣,我想考研究所,跟她在當同學,就算愛不到她,我真的無法放下,這樣神經大條令人捏一把汗又想翻她白眼的女生,我想繼續這段緣份,我知道沒有結果,但就是有個牽掛有個擔心,我想為了一個愛不到的人,唸研究所,這樣傻嗎?

共 4 則回應

1
放下吧
何必折磨自己呢
1
研究所的價值建立在女人之上
看來你的研究所真廉價
0
在某天你會發現她認識了某個男人,並且很聊得來,然後幾個禮拜就在一起了
0
為了一個愛不到的人念研究所不傻

能念而不念研究所才叫傻
馬上回應搶第 5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