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太晚睡,早上起來一下又睡著了。
中午接到把拔的電話
問我昨天晚上有沒有訂到車票
聽出來我還在睡覺
只是溫和的說該起來吃午餐了,餓肚子不好
但是可能覺得我還想睡,言簡意賅的就結束電話

上輩子的情人選的真好
擔心我沒睡飽,沒吃飽
捨不得我餓了,胖了最好
捨不得一點冷,叮嚀不要亂跑
父親是永遠不會變心的情人
卻總有一天要將最寶貝的愛人
交給那個他永遠不信任的另外一個人
冬至暖心,想家了


那些說會一直在的人,還在的有誰
那些說會一直疼的人,現在心疼誰
那些說會一直陪的人,存在伴著誰
那些說會一直愛的人,忘記誰是誰
有些承諾總是只有聽的人記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