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念不停地蔓延 漸漸淹沒心跳
無數個想見的理由
卻沒絲毫能見的立場

只能獨自和回憶周旋
一步一步 走過曾經

當那兩個字說出口
沒有從前那撕裂般的痛楚
取代的是,深沉的墜落感

其實也知道
也許,自己早就不再視線範圍內
只能默默地看著

先開口的那人 是傷了另一人
但 那是累積了多少的傷害
才能有反擊的勇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