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是想上來抒發一下心情
不然我覺得梗在喉頭的那股感覺會讓我無法入睡

我在早上上通識課的空檔
才跟朋友借了手機稍微發摟一下服貿在做什麼
(為什麼不用自己的?因為我忘記帶出門啦ˊ_>ˋ)
晚上做完服務學習回家
發現不論是新聞還是FB還是噗浪
都是服貿的事情滿天飛
在被各種服貿動態瘋狂洗板的今天
我想說的不是我支持或反對或什麼的
因為我還沒有時間拜讀聽說說明得很清楚的台大經濟教授的文章
亦或是其他相關的正反意見
(啊總之就是還不太了解辣,懂我的人都知道我不喜歡輕率得把話說死的)

剛剛在看電視
新聞在報這次事件的(可能是稍早的)現場畫面
我媽媽就說,
學生在搞什麼東西啊
書都還沒唸完還去弄這些
(可能不是完全一樣的語句,不過就是類似這樣的意思)
也許是為了可看性等等的原因
新聞台總是挑那種最火爆、看起來最可怕的畫面播放
我不曉得我媽媽是不是因為只看到這樣的場面所以才這麼說
也有可能她是真心覺得學生應該要好好唸書就好
我聽到了其實心裡很難過

我一直認為
身為一個學生
唸書是本份這回事固然沒錯
但我們同時也有一個"公民"的身分
我認為
能付出如此多的公民參與的人
是另人感動並且應該要受到一定程度尊重的
那些同輩們被說成像是在浪費自己生命一般
讓我覺得心情很難過

(雖然我已經成年了,但還是容我用"大人"這個詞而來形容我的上一輩)
我總覺得大人很矛盾
電視上總有些人走一些比較非主流的路等等
大人就會說
啊那些人好厲害喔
可是自己的小孩要嘗試的時候卻是萬般反對
說小孩應該要好好讀書好好找個工作好好"為自己的未來想想什麼才是重要的"

噢是啊
『到底什麼才是重要的?』

今天通識課剛好講到國父
我就在想
他當年是不是也是像那些進去立法院表達自己意見的、認真實行公民參與的同學們一樣
被他的父執輩的人們說
在搞什麼有的沒的?
而現在我居住的這塊土地今天能有民主政體
除了當時情勢所趨
當年那些被說"搞什麼有的沒的"的人們必有一些無法抹滅的功勞
在他們死後的好多好多好多年後的今天
才受到敬重
這是多麼諷刺的一件現實

同時有另一件事有點感動
我修的另一門通識課有一個社團
老師今天在社團的PO文:
「提醒去立法院的同學注意安全.
晚上不回家記得跟家裡報備.
(如果有人住在家裡的話)
不管你的立場為何.
都請為台灣加油.」
總覺得這時候看到這樣的文字會讓人淚腺失守呢

我很膽小
不會像那些同學們就這樣跑到立法院表達自己的意見
但我會持續的關心這件事情
好好的思考這件事情
跟週遭的人討論、表達我的意見
也許匡正一些誤會
這是我所能夠付出和參與公民事務的方式

最後
願那些在立院的同學們平安
也願那些在自己崗位上努力堅守工作的警察們平安

感謝願意看完這篇轉來轉去有些雜亂無章的文章的你和妳

共 0 則回應

馬上回應搶第 1 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