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參加完人生的第一個喪禮-我大舅的,現在在等火化
整個過程與其說傷心,更該是震驚多一些。
一個過年會發紅包給我,看到我就問我交女朋友了沒,跟我說要出國增加見聞的人。
看到他的時候,呆住了。放在木箱裡,表情安祥,臉色很白就像是個做的很像的人偶,我還沒反應過來,當下直覺就認為這是人偶吧!幾秒後才回過神,這是屍體,這是我大舅
我一輩子想不到那種白是可以出現在人身上的,那種純粹的白色,比粉底還要白的白色。
在獻花的時候,我不敢碰到他的身體,深怕摸到是冰的,難以相信,一個人竟然會像人偶一樣躺在木箱裡,至少記憶裡的溫度別讓他被破壞。
在被火化前一刻我一直認為他會從箱子裡爬出來問我教到女朋友了沒,拍著我的肩膀問我未來有什麼打算。
我不傷心,只是震驚

熱門回應

讀了十幾年的書,一路走過來算一算也上了兩千多堂國文課
所有接觸過的文章,詩詞語文學作品裡面,只有一句我每次念每次痛

「樹欲靜而風不止,子欲養而親不待。」

我算是幸運的人,父母都健在
但是我第一次經歷生離死別卻很早,是在我國小一年級的時候
班上有一位翁同學,我已經不記得他的確切病名了
只知道老師說他身體不好,大家要多照顧他,
他總是坐著輪椅,不能曬太多陽光

那時班上沒人會因此討厭他和歧視他,但是也沒有人因此對他特別好
老實說,七歲那年的我們根本沒有生老病死的觀念
所以除了輪椅根不能曬太陽外,我們沒有很明確的認知到他跟我們到底有哪裡不同這件事情

直到有一天老師一邊掉眼淚,一邊慢慢的,鎮靜的說
「翁同學,他昨天,離開了這裡,去當小天使了。」
我相信當時老師肯定說了很多,但我卻只記得他去當天使,他昨天離開時抱著的是老師送他的最喜歡的皮卡丘,電視那時正再撥放神奇寶貝,這幾點而已。

那時我才開始思考「為什麼」這件事

為什麼前幾個禮拜還坐我付近的同學不見了
以後再也不會回來上課了是什麼意思
為什麼人會生病
為什麼生病就得離開

但是很神奇的是我清楚記得,讓我掉眼淚跟害怕的,
不是我思考到「是不是有一天我也會這樣」這件事
而是「是不是有一天爸媽也會這樣」這件事

一想到就怕,怕到光是用想的就在座位上哭出來了

我從國中開始就有一本小冊子,
裡面記錄了很多我想和家人一起做的事,和我想買給家人的東西
可惜國高中的我沒有打工,沒有零用錢,每月收入真的是一毛錢都沒有,根本沒有能力執行

但是現在不一樣了,我在校內的早餐店打工
雖然薪水沒多少,但是每個月領到時就會翻開小簿子,買下一直以來想給家人的東西
每當完成一項,就安心了一點
其實想為家人做的事情永遠在新增、想給他們的禮物永遠買不完
不過還是以把所有項目完成為目標努力著

雖然相處可能不到一學期,
雖然沒有宗教信仰的我真的無法確定自己是否再也沒有機會再次見到他,
但是我一直很想當面感謝翁同學在我甚至連青春都還沒開始之前就讓我了解一件事情


你永遠不知道你旁邊的人,什麼時候會離開你

七歲那年,我就意識到我和我愛的家人能夠相處的時間,可能沒有我想像的多

所以抓緊每一個可以大聲說愛你們的機會
所以抓緊每一分能用來買讓你們露出笑容的物品的錢
所以用盡全力把我能抓到手的事物都給你們

生命很短,真的

BY宅姐雷宴
高中時 辦了我媽的喪禮
告別會前 看著躺在棺木裡的她
我只有憤怒
Fxxx! 我媽雖年過50但也是個大美女好不!!
化妝師幹嘛把我媽化成像個7、80歲的老太太一樣!!!
更憤怒的是
當時的我竟然甚麼話都沒說
即使發現我爸這邊親戚把這喪禮辦的無比糟糕我甚麼都沒說
我到底在膽小什麼??

我好對不起我媽ˊˋ
我媽會不會哪天想到突然來跳起來罵我????

共 16 則回應

拍拍 都會經歷到的..
今年初 我們同學躺在加護病房的床上
看著全部維生儀器都拔完了的他
也是身體顏色變得很怪
也是像個玩偶...
前幾天還在打招呼的人..
突然就走了
也是跟你一樣的感覺
一時無法相信這是真的
親眼送走爺爺奶奶,我哭不是因為他們就這麼走了,而是他們的孩子卻在爭誰照顧、家產、還是來不急孝順之類的話,百子孫齊聚一堂更應放下以前的恩怨,人前說鬼話、鬼前說人話,諷刺的是我卻是最無感最痛的那個陌生人。
震驚!很貼切的一詞!
美好的記憶留下,即可,不必多。
高中時 辦了我媽的喪禮
告別會前 看著躺在棺木裡的她
我只有憤怒
Fxxx! 我媽雖年過50但也是個大美女好不!!
化妝師幹嘛把我媽化成像個7、80歲的老太太一樣!!!
更憤怒的是
當時的我竟然甚麼話都沒說
即使發現我爸這邊親戚把這喪禮辦的無比糟糕我甚麼都沒說
我到底在膽小什麼??

我好對不起我媽ˊˋ
我媽會不會哪天想到突然來跳起來罵我????
人生有開心有難過

我仍能記得,我送我爺爺最後一程時,難過又不捨
難過我不夠了解我爺爺
不捨他走
我剛剛去醫院看奶奶了。 奶奶已經都講不太出話了……就是一直哭。
覺得蠻難過的,我還沒送走親人過。
很害怕……

輔大月老
人生中有兩次大哭:
一次是你出生,你並不知道,是他告訴你的;
另一次是他的離開,他不知道,而且你也不想讓他知道。
重要的是:我們要記得,在兩次大哭之間,夾雜著無限的歡笑!!

加油!!
其實看著臥病在床的父母
我是希望他們早點走的
不是我不愛他們
而是我真的不忍心看著他們這樣痛苦

我從沒看過我爸掉眼淚
但在醫院病房裡
我看到了他痛苦的掉下眼淚
即使我媽身體一直不好
但我從沒聽過他講他難過什麼的
但在醫院病房裡
我看到她在床上掙扎尖叫著她不要活了
敢問哪個做子女的看到這些不難過??

所以我媽的離開
我並不害怕 甚至為我媽鬆一口氣
我也曾經在夢中看過她穿著婚紗對我燦爛的微笑
至少她現在很幸福不是嗎?
讀了十幾年的書,一路走過來算一算也上了兩千多堂國文課
所有接觸過的文章,詩詞語文學作品裡面,只有一句我每次念每次痛

「樹欲靜而風不止,子欲養而親不待。」

我算是幸運的人,父母都健在
但是我第一次經歷生離死別卻很早,是在我國小一年級的時候
班上有一位翁同學,我已經不記得他的確切病名了
只知道老師說他身體不好,大家要多照顧他,
他總是坐著輪椅,不能曬太多陽光

那時班上沒人會因此討厭他和歧視他,但是也沒有人因此對他特別好
老實說,七歲那年的我們根本沒有生老病死的觀念
所以除了輪椅根不能曬太陽外,我們沒有很明確的認知到他跟我們到底有哪裡不同這件事情

直到有一天老師一邊掉眼淚,一邊慢慢的,鎮靜的說
「翁同學,他昨天,離開了這裡,去當小天使了。」
我相信當時老師肯定說了很多,但我卻只記得他去當天使,他昨天離開時抱著的是老師送他的最喜歡的皮卡丘,電視那時正再撥放神奇寶貝,這幾點而已。

那時我才開始思考「為什麼」這件事

為什麼前幾個禮拜還坐我付近的同學不見了
以後再也不會回來上課了是什麼意思
為什麼人會生病
為什麼生病就得離開

但是很神奇的是我清楚記得,讓我掉眼淚跟害怕的,
不是我思考到「是不是有一天我也會這樣」這件事
而是「是不是有一天爸媽也會這樣」這件事

一想到就怕,怕到光是用想的就在座位上哭出來了

我從國中開始就有一本小冊子,
裡面記錄了很多我想和家人一起做的事,和我想買給家人的東西
可惜國高中的我沒有打工,沒有零用錢,每月收入真的是一毛錢都沒有,根本沒有能力執行

但是現在不一樣了,我在校內的早餐店打工
雖然薪水沒多少,但是每個月領到時就會翻開小簿子,買下一直以來想給家人的東西
每當完成一項,就安心了一點
其實想為家人做的事情永遠在新增、想給他們的禮物永遠買不完
不過還是以把所有項目完成為目標努力著

雖然相處可能不到一學期,
雖然沒有宗教信仰的我真的無法確定自己是否再也沒有機會再次見到他,
但是我一直很想當面感謝翁同學在我甚至連青春都還沒開始之前就讓我了解一件事情


你永遠不知道你旁邊的人,什麼時候會離開你

七歲那年,我就意識到我和我愛的家人能夠相處的時間,可能沒有我想像的多

所以抓緊每一個可以大聲說愛你們的機會
所以抓緊每一分能用來買讓你們露出笑容的物品的錢
所以用盡全力把我能抓到手的事物都給你們

生命很短,真的

BY宅姐雷宴
生命很短,
於是更要把握當下的"永恆"。

嗚嗚我想念我在天堂的表姐了
她對我真的很好很好 ...
我永遠無法忘記
某天的星期六早上
媽媽打來說,她過世了。

WTF,凶手至今逍遙法外,
給我聽著,就算我這輩子抓不到你
我也要詛咒你這個凶手不得好死

幹。

對不起我激動了。
前一陣子知道了一個國小跟國中時同班過的同學自殺了
當下的感覺也真的只有震驚
而且還會想是不是開玩笑的
從來沒有想過國中時那個開朗的同學居然會選擇自殺結束自己的生命
如果今天是個陌生人的話 這種震驚敢跟挫折感不會這麼嚴重
但是只要想到國中時我跟他還滿好的
就會不由自主的開始難過起來
前一陣子知道了一個國小跟國中時同班過的同學自殺了
當下的感覺也真的只有震驚
而且還會想是不是開玩笑的
從來沒有想過國中時那個開朗的同學居然會選擇自殺結束自己的生命
如果今天是個陌生人的話 這種震驚敢跟挫折感不會這麼嚴重
但是只要想到國中時我跟他還滿好的
就會不由自主的開始難過起來
不要傷心 來 我給你抱抱(=゚ω゚)ノ
讓我想到余光中..
對啊b10,陌生人的話不會這麼嚴重
升大一那年暑假,我和朋友去日本自助旅行15天,這15天中,我爺爺腦血管破裂在醫院
出國前一切都安好,兩老還不斷叮嚀我在國外要小心,那時,我還不知道是最後一次和爺爺講話的機會
出國後每天都會用Facetime與家裡通話,也每天都會和爺爺奶奶聊天,但第八天時,爸爸告訴我爺爺腦血管破裂送醫了,他要我在日本待完15天才回來。儘管我馬上想回國,但一來手邊沒有多餘的錢買機票,二來也不知道要怎麼更改原本的班次,我唯一能做的,只有開始在東京各神社祈禱爺爺情況好轉。在剛到日本時我連續抽了三個大吉的籤,但在聽到噩耗後卻怎樣都只抽到大凶,無助的我只能聽從同學建議把籤綁上希望蒼天能帶走。
回國後,第一件事情是到醫院看爺爺,看著爺爺躺在床上不動,以為呼喚他就會清醒的我緊緊地握著他的手,可不管我呼喊了多少次,他卻仍然沉睡著,之後爸爸才告訴我其實爺爺早就已經不行了,只是單純靠著機器活著,只為了等我回國。在真正確認拔管前,我只能不斷的跟爺爺說話和祈禱他能醒過來,但最後我仍然只能目送他進了火葬場。
直到在靈堂前的時候,我才意識到我再也聽不到爺爺呼喚我的名字,再也不會在過年的除夕夜晚和他老人家聊天一起看電視,儘管明白生老病死是無法避免的,但這卻也是我依舊無法接受的。
我很堅強,我一直都沒有哭,不斷在安慰家中其他長輩,直到靈堂前上香時。在親戚眼中一直認為我是個開朗的小孩,真要說他們沒看過的事情大概就是沒看過我哭吧,誰也沒想到我會在上香時哭,把場面弄得更亂,因為我知道這是我最後一次在爺爺面前哭的機會,即使不能再一次在他懷裡哭,只能隔著棺材哭。
接下來的日子,我得堅強,因為奶奶一定比我更加傷心,我必須代替爺爺當他的支柱,才不枉爺爺以前疼愛我,這段時間內,我不時想到,日子還是得過這句話,如何讓奶奶能夠繼續過日子,正是我和我爸最重要的目的
520 過了...

沒有閃光被炸的感覺
只有想念姐姐日子的感覺
是的
就是520.
永遠永遠忘不了
好想哭QQ
馬上回應搶第 17 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