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聯合大學 財務金融學系
我想每個人對挫折的定義都不一樣,忍受程度也不一樣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故事,和永遠也好不了的傷 當然我怎麼也想不透他到底對這環境有多大的怨恨才會做出這種讓全台灣都痛的事 但我相信這世界好人還是多過壞人 我生長的台灣還是很溫暖可愛 我覺得其實你是一個很棒的人阿 一個值得我崇拜的人 哪一天等你遇到你愛的人,找到你人生的目標 你就會發現這世界還是充滿著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