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我在之前因為自己的病症在這PO過文 容我PO最後一篇文
我是一個強迫症患者從國中到現在
常常在想自己生活明明過的好好的
為什麼老天要給個強迫症給我
引發的原因是因為壓力過大
課業+同儕
別問為什麼壓力可以大到引發強迫症
但就是引發了

最近因為一度支撐不下去
我把種種壓力和痛苦吐露给一個信得過的朋友
也發現其實外面的人似乎無法理解心理疾病的感受
他們會覺得好像我們的想法大家其實都有
強迫症的想法 憂鬱症的思維
其實大家都有 但是真的罹患心裡疾病的話
真的是怎麼樣也無法跳脫那種感覺
很痛苦 每天都很痛苦
好像與外在隔了一層無形的隔閡

自己得強迫症先後看了兩個心理醫生
第一個開給我藥
我ㄧ開始就抱持著吃藥然後撐撐撐過去一段時間就會好
但是根本不會好我發現
我撐了高中三年完全不會好
我在這其中一直有跟家裡說我想要再去別家看看
我媽說撐過去不用想太多 會好的

直到我上大學後PO出一兩則負面文章
在家裡登FB沒登出不小心被我媽看到
他才發現不太對勁
總算帶我去找另一個心理醫生
現在狀況是不吃藥 做醫生給我的思考訓練
有在改善當中 我希望我能趕在營隊前痊癒 才能好好帶整個營隊

想PO這篇文章是因為
可能週遭會有些人有這種狀況
大家似乎不太理解這種事情
會覺得好像沒那麼嚴重
但其實真的很嚴重
一定要找到對的方法去解決

心理疾病真的很痛苦
也不想描述太多負面的思考
但是我走過心臟完全被掏空的空虛感
我理解到了什麼叫做想輕生的感覺
因為心理疾病我錯過了很多
嚴重的時候我會完全無法跟別人聊天
我甚至懷疑聊天聊打屁意義是啥?
為什麼不聊課業學術?
這問題看起來很蠢 但是真的在我腦中無數不斷的打轉


我也不知道我PO這篇文章的主旨是什麼
也許是自己需要紓解管道
畢竟當別人問我在煩什麼 心情不好嗎 在忙什麼
我無法回答他 我陷在強迫思維當中 我還要趕回宿舍做醫生交待的心理治療
很痛苦 高中因為心理疾病我不敢接社團幹部

錯過了很多
上大學雖然還是罹患著強迫症
但是現在每天做治療 我會好吧 其實我也無法確定
幾度覺得自己似乎沒希望 支持我的是大學社團相依靠的夥伴
因為強迫症 狀況時好時壞 壞的時候我就會無法與人一直聊天 就會變的話很少
很痛苦 我覺得我不是我 不是自己
為了不再錯過 因為有時候我並沒辦法一直聊天 一直無法放全部的心去交朋友
為了證明自己的能力和讓別人肯定我 我接了一堆活動
活動結束完回到宿舍再做自我治療
我卻無法跟別人講 我有多累
負擔的壓力有多大 多怕自己突然又腦袋被強迫症佔滿
我會好吧?
我想好很想好很想變回隨時都能打屁聊天一直笑的自己
對別人來說很簡單 對我來說是一種奢求
很害怕自己有一天我不是原本的我 而且這些害怕我無法跟別人講
我只能用捉迷藏的方式在line上面PO文 我要一個人承擔這所有一切
我只能分擔部分的煩惱給父母 我無法看他們傷心
所以我要努力的做治療 儘管這中間多痛苦 多累 而且是別人都不知道
但是為了家人 社團夥伴 自己
努力下去

再這一個月 我一定要讓自己康復 五年的強迫症 我想跟你說掰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