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應原文:

我想跟你分享我的例子。

小時候我是一個很外向卻也靜的下看書的孩子
常常被誇很聰明
雖然是家裡獨子,卻是街頭巷尾的孩子王
我的童年,很快樂

升上國中以後,課業慢慢加重,再加上家庭因素
國中三年,我過得很痛苦
我選擇自我防衛的方式是不停讀書
我每天都想離開那個鬼地方
我用讀書,逃避我媽媽憂鬱症的現實
那時候沒有人能懂我內心的糾結
我也不懂,大家只覺得我是乖孩子,所以我也這樣以為了
但我記得很清楚
有一回我爸問我:如果我和你媽離婚了妳要跟誰走?
有一回我媽憂鬱症發作,早上拿螺絲起子尻我房門,進來拿衣架把我打得全傷是傷,我卻只想著:你為什麼要打我?
那時候我很害怕回家,我怕我媽不在,我怕半夜十二點一通電話過去,她說她在海邊
那時候我討厭跟我爸說話,因為他總告訴我媽媽是因為憂鬱症才這樣,不要跟他計較這麼多

高中考上明星學校,父母分居,我和我媽住一起
那三年她沒有工作,我討厭回家,高一高二玩社團玩到學業荒廢
長年下來的壓力最終在高三爆炸
高三那一年我過得身心俱疲,我不停地問自己
為什麼他們要把我生下來,卻又抱怨我的存在
為什麼他們可以這麼自私,只要我聽他們說,卻從不聽我說
為什麼他們總是這麼膚淺,說我的人生是自己掌控,卻又叫我考軍校
為什麼他們每次見面都會吵架,好好說話不可以嗎
為什麼他們總說愛我卻又不停在我心上鑿刻
我得到一個結論,
我恨他們,我的心很痛。
為什麼,我沒有家。

每個夜深人靜獨處的時候,我不停問我自己
為什麼,你還願意活在這個世界?
每一天睜開眼,我都忍不住問我自己
為什麼,妳還要睜開眼睛看這醜陋的世界?
每一天晚上,我忍住想打電話好朋友的衝動
我怕我說"欸,我去你家住幾天好不好,我想離家出走"
我不想讓關心我的人掛心
這時候我才意識到
我的心生病了

在朋友陪伴下勇敢走入諮商室
或許諮商師一開始用對方法宣洩我的情緒
但很快我就冷靜下來了
我認為諮商師是無用的,我可以自己撐過去
也許是幸運,在圖書館與一本書偶然相遇
我找到重新再站起來的泉源
離指考不到2個月
也順利考上想讀的科系
特意離家很遠,讓我暫時不被干擾,在後山美麗的景致中療癒
我走出來了,雖然很多時候還是會畏縮
但是我看見自己的缺點,我總是充滿著想讓自己更好的祈願
我要讓自己更好,才能也讓我遠在他方的父母更好
我沒有宗教信仰,心靈黑暗的那些年打破我所有信仰迷思
但是我依舊祈禱,將未知的宿願寄託給未知的神

願他們平安喜樂,不為現實所苦,不為悲傷所困
這句話,同樣送給原po
送給耐心看完這篇文的妳與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