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作為一個曾經在Dcard上找到許多歡樂以及慰藉的大學生,我想在這裡留下一點對大學生活回顧的足跡,但在這之前,故事要從國中開始說起。 =====前方文長注意,非戰鬥人員請立即撤離===== 我記得,一切開始慢慢偏離了軌道,是國一時某個平日的午後,那時我的功課應該不算太差,唯獨就是討厭數學,即便偶爾不及格,班排名還是在十名上下游走,不過對於個性略早熟的我來說,比起念書,我還是更喜歡靜靜一個人待著,聽音樂、看小說或是發呆,念書這檔事,考試前義務性地準備就罷。 那天,並沒有什麼特別的事情,只是爸媽突然進到我房間,開口就是一陣訓斥。 「你這樣以後怎麼上建中?要上頂尖好學校的人,怎麼會像你一樣現在還窩在這看小說!?」 那時我不明白,因為還沒長大的我,一直認為只有做錯事才會挨罵,那天我並沒有玩電腦,我也有乖乖寫完作業,卻在他們和朋友聊過天後,天外飛來一記亂罵, 那天聯絡簿的日記,每一筆都寫透過了好幾張紙,背面看起來活像一張張的點字版,上面寫滿了委屈和怨念。 沒錯,從那天起,我真心討厭念書。 ---------- 即便如此,到了國三,像是突然開了竅一般開始唸書,最後也考上了不錯的公立學校,雖然也在父母接受的範圍,但我一直記得他們所說的話。 「跟你很要好的誰誰誰上了建中,以後你們的差距會越來越大。」 那時候我也不懂,只覺得書沒念好,以後的人生就越不好,而念好學校就是有前途,所以我去了高中。 進了高中後我的成績依然沒有起色,於是跟國中一樣進了補習班,那時書是沒念多少,朋友倒是交了頗多,還記得自己喜歡跟補習班的老師們聊天耍寶,關係好到後段學校的流氓學生都想來找我碴。 「你這麼會演,為什麼不去華岡藝校?」 補習班老師們不只一次這樣對我說。 那時我笑笑,進去那有前途嗎?那不是功課不好的人去念的學校嗎? ---------- 之後的高中生活,功課一樣吊車尾,索性補習班也不去了,每天就只剩下跟社團的學弟們聊天和練練射擊,直到遇見了高中的美術老師。 我記得,那是我第一次這麼崇拜一個人,那種無論什麼事情都能用正向的方法鼓勵學生,在微小處找到優點並給予肯定,我立志過成為這樣的人。 當時,我自己買了好多筆記本,主要是用來畫畫。比起其他班上拿著本子交換畫,我只是單純喜歡小說裡的插圖,就買了本子自己練習,而那本子也在某次上課時被美術老師撞見,她跟我借過去將每一頁都拍照存檔,說以後想給學弟妹們看。 我的畫畫一直比不上身邊的一些天才朋友,但那天老師的舉動,是第一次有人肯定過我課外的才能,就連小時候去澳洲,回到旅館自己臨摹雪梨歌劇院時,我爸媽也只是驚豔一下後,根本沒當回事。 後來,我憑著國中的老本和得過且過的態度去考了大學,想當然耳成績根本不符合理想,但當我看見分數能上遊戲設計系時,內心有某個聲音悄悄喚醒了我自己。 即便如此,也只是一瞬間的夢罷了,爸媽立刻把我的第一志願劃掉,全部改成法商相關科系,還告訴我說,商學院不會有太難的數學,只有加減乘除。 是啊,商學院沒有數學,很棒的邏輯。 ---------- 不出所料,我進了經濟系,在這科系混了兩年,在微積分和統計學中連滾帶爬終於到了大三,擺脫恐怖前女友的我終於能加入自己喜歡的社團好好享受大學生活了,我跑去了動漫社。 進到這社團,遇到各種設計系的學生才是我生活轉變的開始。我從他們身上學到不少繪畫技巧,也懂得以設計系的眼光去看待各種媒體的作品,這一切都讓我覺得新鮮。 「欸,你要不要轉來我們系?」 不只一次,朋友們都這樣問我。 「我都大三了,還來得及嗎?」 每當我這樣回應時,都參雜著無奈和憤怒,彷彿這句話是直接砸到我爸媽臉上去的。 當我終於發現自己的歸屬時,都已經二十年過去了。 ---------- 曾經,我在小學的美勞課上,跟老師要求綁粽子的線而鬧脾氣,只因為我覺得,如果把魚做成可動式的物件放在海洋的勞作上會很有趣。 那天,我爸媽把我罵得狗血淋頭。 曾經,我國中時跟他們說我想當演員想當作家,換來的是被罵到只能洗澡時在浴室偷哭。 從那次以後,即便我的作文成績都不會低於六級分,每逢寫到關於志願的題目,我都交了白卷。 夢想什麼的,終究只是夢而已。 曾經,我在志願上填了遊戲設計系,即便我知道這是個無限爆肝的路,仍然被一棒子打槍,卻在兩年後告訴我,以後可以往設計業發展。 曾經,我私底下偷偷買了電繪板練畫畫,他們也只是覺得兒子畫畫還不錯,但也從來沒正視過,充其量不過只是能幫妹妹畫美術作業罷了。 ---------- 然而現在,到了大四的最後一個學期,我自己偷偷買了半組的麥克筆,一腳踏進了設計系的課程中,從第一次著色手足無措,到現在重要節日都能畫張圖送給我爸媽。 一直到現在,我媽才跟我說,以後畢業,可以去找些相關的課程來學。 當我媽這樣跟我說時,老爸已經不工作炒股票好一段時間了,每隔一陣子,他們總是會為了這事情鬧不愉快,在我看來也習慣了。至於我,僅僅覺得自己想學的東西多少被認可後感到稍稍開心一些吧? 我現在不會跟我爸媽分享我自己的事情,頂多拿點小事當作茶餘飯後的話題罷了,我不恨他們,畢竟我能體會他們希望兒女過得好的心態,但我也沒辦法不恨,恨我的興趣一直被壓抑;恨我的才能不被重視,我又何嘗不恨當我知道自己想要什麼時,他們硬是把我丟到我最不喜歡的科系裡? 或許,我從經濟系出來比較好找工作,但我這輩子都不會以這個科系出身為榮,因為我是被欺騙進來的,他們欺騙我說這是個沒有數學的地方,他們欺騙我讀這裡是一類組中最適合我的出路。 而他們,從頭到尾都沒有想過,他們的兒子根本不想走念書這條路。當他們的兒子不斷嘗試激發創意時,他們罵他找麻煩不合群;當他們的兒子嘗試分享自己的喜悅時,他們不在乎;當他們的兒子終於想走出戶外從事極限運動時,他們跟著社會一起打壓。 我看著他們聽我妹分享練儀隊和柔道的趣事,卻從沒對我去打生存表示過半點興趣;我看他們聽我妹分享上茶藝課學到的知識,卻從沒過問我學畫畫時畫了哪些東西。 對於我妹,我百分之百以她為榮;對於父母,我已經沒什麼跟他們好說。 你們綁架了我二十二年的生活,現在該還我了。

共 0 則回應

馬上回應搶第 1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