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長,但拜託看完】
當林飛帆等人為了服貿的黑箱作業闖立法院抗議時,
當大家為了洪仲丘國防布事件上街抗議時,
我完全無法想到,在大學也會發生這些類似事件。

在某國立大學裡,一群以教育為目的而就學的學生,用盡了黑箱作業、國防布來搶奪、侵犯他人的住宿權益。

被侵害權益的當事人說,當初她與4位朋友(共5位)想填選一間6人房寢室,但怕會被拆散,因此請了沒有要住宿的朋友當人頭,但卻因該系的宿舍委員反應說會搶到其他人的住宿權益而取消,但這樣的舉動卻反而造成他們住宿權益受到侵害。

當事人與4位朋友分別在不同的兩個系,因為選填宿舍的行政機制關係,由其中3位同系的朋友先填選了一間6人房,並請該系的宿舍委員去與當事人系上的宿舍委員說明他們5人要住在一起,當事人系上的宿舍委員也表明知道,並且會幫忙安排。

但是在昨天(5/20),當事人卻得到消息說他與另一位同系的朋友必須與另位3位室友拆寢,當事人經過多方詢問後才知道,當初當事人系上的宿舍委員原本說要幫他們5人安排至同一房間,卻因不明原因改讓該系其他兩組各3人的組別去協調誰要補進去那間房間,而這些事情發生時當事人與那4位朋友卻完全不知情,等到他們全部協調好後這整件事情才輾轉被當事人所知道。

而當事人知道後馬上與宿舍委員詢問反應,但得到的說法卻是說當事人當初並無告知他們5人是要住一起的,並說已經幫當事人與他朋友安排好宿舍位置,當事人要去與完全不認識的5個外系學生同住,另一位朋友則是被安排到要與當初搶他們宿舍位置但沒搶到的3個人合住。

當事人當下非常得憤怒,並提出宿舍委員與另外一系的宿舍委員的對會紀錄做為證據,說明曾告知他們5人須住在一起,並且當初宿舍委員反對他們使用人頭來填宿舍時就已經知道了他們宿舍名單。

之後當事人也打電話向進入他們寢室的3人詢問後得知,他們當初在搶宿舍位置時就已經知道他們是要搶當事人的位置,但那7人(2組3人加宿舍委員)卻一直保持沉默,默默地進行黑箱作業。

當事人曾與那6位同學協調過,但都遭拒,原因是因他們說都已經協調好了。

但他們協調的基礎是建立在當事人不清楚事情的黑箱上,那這種協調還算數嗎?當事人與其他4位朋友的權利呢?難道就這樣不明不白地被侵害了嗎?

如果當初當事人沒有得知這件事,那是否只能等到宿舍名單出來時才發現被黑箱?而且宿舍委員擅自安排位置,是否也侵害到當事人的選擇室友的權益?而當事人的另外3位室友是否也被強迫與完全不認識的3人同寢?

當我們看到這麼多社會悲劇發生時,我們大喊著台灣的教育怎麼了?那麼我想問台灣未來要進行教育的人員怎麼了?


你們,敢放心讓自己的孩子給他們教嗎?

共 1 則回應

2
呃...因為只有你單方面的說法,
我覺得這情況也可以有不同解釋,像是:
一開始用人頭去佔床位的就先違反規定、侵犯別人權益了,
所以宿委後來決定那五個想同住的申請無效,
只要確保那五個人都有床位就好了,
床位怎麼排就看宿委方便。


我覺得用人頭去佔床位的比較理虧...個人覺得啦。
馬上回應搶第 2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