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幾何時,我們從一個
不會對任何事情發脾氣,只想和平一切的人
變為

設想好像什麼事情都是針對我,對方一定是有計謀的人?



試想
環境的改變,以及遇到人事物的不同
價值觀也同時不斷在變動


現在的我總是寧願把事情想的極致壞
遇到的人一定極致差
這樣才會讓我不容易因為期望落空而失望,而受傷

而偏偏在這幾年,總是遇到一些糟事
我也學會了如何去討厭一個人,兩個人,三個人...


不再去討好誰。



維持表面的和平是我現在最痛苦的事
因為討厭,所以無法忍受每分每秒在同一空間的窒息感


討厭一個人很困難
但讓我看清很多事
我會繼續討厭著,而且不去解釋什麼



如果你根本不打算去理解,那你沒資格去講我些什麼


我討厭你了
我可以失去你這個朋友了。

共 4 則回應

0
放下吧一切會好轉的
0
B1 放下不是我的選擇之一
0
B2 討好人真的很累,要考慮到她的個性、情緒、為人、人際等等,有時候都注意到了還是錯了。
0
B3 這麼累人的事我做不來
馬上回應搶第 5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