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t worry.
Be happy.
Take it easy.

先說明我的症狀有焦慮症、自律神經失調、疑心病、恐慌症、失眠。

開始得病的那段時間,
每一次都很難受,也看了三次心理醫生。
焦慮藥、鎮定劑、安眠藥吃多了,
記憶力變得很差。

專三下期末考前,休學離開原班後,我決定吃完這次的藥,就不打算看醫生或吃藥,因為「治標不治本」,最主要的是要自我心理調適。

開學後重讀三年級,到了新的班級,認識了一些朋友,也過的很愉快,想說「這次應該不會發作了吧!我很快樂」。

可是這次堅持的時間沒有到期末前才發作,而是在期中過後,又發作了,又開始大量的請假。

跟以前一樣,總是讓媽媽載到火車站,假裝要去上學,可是卻是在車站裡拖延時間,直到確認媽媽上班的時間到了,才跑到公車站坐車回家。

中午,爸爸都會回家,這段時間就安靜的待在自己的房間,一點聲音都沒有出,好像家裡沒人一樣。

請假理由永遠都是胃腸不適、頭痛、家裡有事。後來,請假次數多,曠課單到了,有時候藏的住,有的時候藏不住,爸媽問我,我就說是老師沒點到,或是我請公假。

直到專三期末的暑假放完,即將迎接四年級開學的前一天,才知道自己已經被退學了。可是我很開心,因為我可以離開這個牢籠了。
後來鼓起勇氣跟爸媽說完,他們也沒反對,因為我已經盡力撐到有高中職學歷了。
離開學校後,壓力沒了,不會常常失眠,也不常發作了。

其實國中二年級開始,我就對學校充滿恐懼,甚至引起了恐慌症,本身也有疑心病,所以同學的一個眼神或音很相似貶抑的話,也會讓我不舒服。

我知道他們沒有說我的壞話,可是我就會一直胡思亂想。因為社交焦慮症,我也不喜歡上台報告或展覽作品被看著的感覺。

感覺被盯著看,就會緊張,緊張過度就會引起自律神經失調,頸部就會不自覺地抖著,可是要撐著或僵著,因為不想被同學發現我這樣,然後又更注意我。

偶爾發作的時候,會不斷唸著
「Don't worry. Be happy. Take it easy.」
唸完後,狀況就會減弱,雖然還是會感到不舒服,但至少變成只發作幾天,而不是幾個月。
(我也會在發作當天寫下每天的情況,
直到不再發作才停筆。每次都是這樣。)

從離開學校的那一天起,我的想法和行事都已經漸漸成熟,不再偏激或負面。
現在如願以償的工作賺錢,
也每天過的開開心心的。

最後我只想說
「這些病開始發作的
那天起,就註定一直跟隨。
雖然甩不掉它,但是要學著
跟它相處,並且去接受它。
雖然它會不預期的突然打擾你的生活,
可是它不會長久的打擾,因為你接受了。」

OS. 可惡!!打完只後,想到之前發作得很嚴重的那段時間,眼淚又不爭氣的掉出來了。

共 0 則回應

馬上回應搶第 1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