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覺得自己跟你好像哦~ 很多時候莫名的亢奮, 又莫名的悲傷, 一點小事就可以哭很久。 可以請問你怎麼發現的嗎? 不過,雖然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也有這種病,但我想跟你說,其實我不排斥每個時期。即使是情緒低落的時期,我也很享受。我知道別人不會懂,我哭的時候其實很放鬆。 亢奮的時候我覺得我的效力很高,得到了滿足。雖然我也常常因此而把報告都提早做,然後會因此去幫別人或要求他們提早交,但是很幸運的,他們都能體諒我,只覺得我是個自我要求高的人。(其實也有跟一些人因此有點小爭執,但後來都說開了) 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得病了,但如果是,我也還蠻享受的。 所以妳不要害怕,試著去與疾病共存吧!我相信妳總會遇到理解妳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