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臺中教育大學 數位內容科技學系
我跟b11 也有同樣想法,為什麼要提到記者。 我非常同情囧星人小時候的遭遇,甚至覺得說出來非常勇敢,但是當她提到林記者時我就覺得完了,要是這一打一定會不少人會認為他只是打悲情牌,不能作為合理化之前事件的處理方式不恰當云云,然後默默扣分。 我是擔心這樣打會被人抓到把柄,如果只是純粹散播Metoo的概念,不提及記者或許有效果,畢竟你一提,有心人或是對之前事件有多少了解的人,會認為你這是想要博取人同情的感覺....... 可能還會有莫名其妙的黑粉會故意諷刺消費,"有那些遭遇還要大家容忍你的處理方式?" (這是我舉得比較不嚴重的,我不是很想舉太難聽的...)會不斷的拿他過去的遭遇作為攻擊的方式,讓人極為不齒。 我對囧星人不討厭也不算喜歡(甚至可以說我是一日粉也不為過,其實我連之前的事件只知道大略),只是對他這篇文章裡面幾段內容感覺不太妙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