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吳大學
B30 她身為公眾人物對人格不信任事件多了個去,連我這樣的市井小民偶爾也會覺得與人相處需要諸多觀察,想必她比我多活幾年感受更多吧。誠如妳所言,那她身為常常拿這些議題出來賣弄的專科,也應該像妳一樣把她有這些情緒上的聯繫寫出來,而不是超級跳的馬上由傷痛轉至公審記者吧?難道每個人都像她研讀過這些心理知識嗎?再者她這麼聰明,像是會不懂得如妳這樣打會更方便眾人理解?左看右看,她主要的目的都不在於她想讓大家瞭解她在事件過程中的心理變化,說白了就是交代太清楚她的瑕疵也會出現,她只想有效引發同情與公審。 接著我看過記者的文章與兩邊完整事由的懶人包,並不覺得記者反控她的部分有任何問題?不過這是羅生門,只覺得她似乎愛討拍了點。 還有情人吃藥與情緒失控這點,我一直很想問問護航的妳們,摸在這次事件中她就是個局外人,她發生什麼都不該被拿來加強渲染這件事,妳們能不能把她們視為個體,就事論事即可。囧的文章很巧妙,就算摸的歇斯底里出於心疼她小時候的遭遇好了,最終卻連結上與記者的不愉快,這點何故?囧已經示範一次腦袋不清楚把自己伴侶的精神問題牽涉到其他事件,今天倘若摸會因為囧的童年而失控,沒有記者事件她依然會失控,她這麼做無益於提升摸的狀態,有的只會讓風向再次有利於她而已。 無限上鋼同理心的同時請問妳們是否看見抽掉她與記者的糾葛後,她處理摸的方式完全不正確,接著再加入紛爭後把另一半的問題拿出來讓衝突白熱化,於情於理都不合適?回到原點,還是妥妥的吸引仇恨值而已,這種作法很不恰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