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吳大學
B34 謝謝妳理性討論,不過提到相關背景的話,或許妳會比我瞭解行為學派多重視動機。 囧的文章也有提到說出來會傷害父親,以妳認為她的發文動機是為了摸,因為摸需要她的家人受到譴責,按理童年失去支持者的人會加倍需要被關愛,已知囧的重要他人是摸,但或許我們不知道的部分或是她自我抗拒中,對家庭的渴望還是存在,所以她提及父親會受傷,每一句話每一個字都是患者的自我剖析,不可被忽視。 如此一來等於顯性重要他人意圖傷害隱性,這會短時間緩解摸,但囧自己呢?先不扯到記者部分的話,囧畢竟不是醫師,她開了再多心理小教室,說穿了就是個教書匠,救不了自己的狀況。 為了讓摸變好,選擇用這種方式去治療摸非常危險,而且她看起來就是慌了,根本不曉得她今天這麼做是否真的對摸的情緒有療效。 剛剛看了她的更新,果不其然就是說到摸要自殺了她才出此下策,囧情緒勒索她的粉絲,但真正對她情緒勒索的是摸。如果摸已出現傷害自己的舉動,更好的作法是打給警察或醫生請他們來制服摸先送醫打個鎮定劑什麼的吧?兩個沒有正確學到如何示愛的患者產生感情,也可能沒有成熟到足以治癒二人。 我個人覺得妳的專業或許讓妳學到了溫和與理解,但有時候當下的狀況也顧及不了同理心時,應以個人存活利益為衡量標準。囧以心理知識著稱,但她的行為與做法無疑是在砸自己招牌。 況且為了滿足摸,拖林記者下水,何其無辜? 病了,沒有誰願意如此,但拿病去傷害所愛或不相干的人,沒有道理被容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