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管理
看板設定
Icon/small16x16/color/forum infoCreated with Sketch.看板資訊
副版主管理
進階設定
版規設定
編輯版規
違規項目與停權天數設定
檢視版規版本記錄
文章管理
文章檢舉
留言檢舉
其他
管理活動記錄
大家都很清楚社會上有「檢討受害者」的現象吧。當一個受害事件發生後,許多人第一時間不是指責加害者,而是責怪受害者的行為與道德標準。而這樣的現象在性侵案件發生時特別常見,社會時常會把焦點放在檢視受害者在性侵當下的行為,檢討他們應該是做錯了那些,或是未防範到那些細節才會招致他人的性侵,但卻忘了其實真正做錯事情的是加害者,他們才是應該被檢討的一方。再者,性侵受害者除了事件發生的當下的痛苦,常需要承受巨大的心理壓力,以及揭露與否的困難,社會大眾對他們的批評將導致二次創傷。

首先,面對不同類型的受害者,社會常有不同的指責。

1. 女性受害者
女性受害者的確佔性侵受害者中的九成比例,但當女性遇到性侵案件時,社會常常回過頭來指責女性沒有照顧好自己、不應該走在黑暗的巷子、不應該喝醉等,指責女性在受害前並沒有做好保護,所以才會遇到這種事情,卻忘了沒有人知道性侵什麼時候會發生。

2. 男性受害者
男性受害者常常是我們在談性侵受害者時忽略的部分,但其實有一成左右的受害者是男性。社會對於男性有著陽剛、堅強等刻板印象,造成許多男性發生了性侵案件也不敢揭露,因為社會給的評論常是你怎麼可能反抗不了、你自己也很爽吧、身體還是很誠實地想要被性侵吧等等,但是他們也是受害者,我們不應該這麼評論。

3. 關係中的性侵受害者
其實許多人都認為性行為是親密關係中所應盡的義務,卻忽視了當事人的性自主與個人意願,在男女朋友或者夫妻之間常抱持著「性義務」的迷思,認為這樣的迷思也使得親密關係中的性侵時常比其他性侵情況更難對外求助。事實上,有近兩成的性侵案件發生於男女朋友之間,除此之外,更有約九成的性侵發生於熟人之間,但社會或者長輩卻常常只叫我們小心陌生人。

4. 權力關係中的性侵受害者
當性侵加害者與受害者中存在著權力關係時,將導致受害者更難揭露出這件事情,例如:台南啟聰學校發生的大規模校園性侵案因為其中存在著師生、行政人員之間等關係,造成互相包庇;《房思琪的初戀樂園》中描寫了補習班老師與學生間的性侵,學生常不敢說出自己被老師性侵的經驗;去年年底的「#MeToo」活動則是屬於職場間的權勢性侵,音樂界、科學界、學術界、政界等紛紛爆出社會寄予厚望的要角,濫用他們的權力壓迫其他人,過程長達數年甚至十數年的狀況。但在以上的案例中,社會常以「團體的榮耀」綁住個人,或者檢討被害人自己做的不夠好,導致悲劇無法被揭露,甚至可能還會一再地發生。

接下來我們談性侵受害者面臨到的困境

1. 畏懼他人的指責
在暴露自己受害的經歷後,要面對「有奮力抵抗嗎?」、「為什麼不選擇逃跑?」諸如此類的問題。不僅逼迫受害者自省,也是對他們的二度傷害。
再者,面對社會的放大檢視與對受害者不夠有善的司法程序,被害人常常要反覆被質問,甚至被認為會受害,自己也有責任。每一次的求助與每一次的開庭,都在不斷被質疑的情況下,開始責怪自己為什麼不逃跑、為什麼不拒絕。然而我們不知道的是,案發當下,受害者可能別無選擇。

2. 不敢揭發
據統計,性侵害的犯罪黑數是通報案件的十倍,也就是說選擇報案或被揭發的案例,只有實際發生案件的十分之一。而剩下的十分之九為什麼選擇不求助?因為受害者對於選擇報案後,將面對的社會、人際關係、自己的處境沒有安全感,他們害怕揭發之後,生活必須面對巨大的改變,或者恐懼自己將要遭到他人指責。

3. 站出來以後還要正確扮演出受害者的樣子
社會大眾對於性侵受害者有某些想像,他們恐懼、害怕、勇敢揭露事實,當這些受害者願意現身揭露事實,他們必須正確扮演我們對這個樣貌的想像,不能過於冷靜、不夠恐懼,也不能承認他們在性侵當下沒有性反應或是一絲快感,或是透過被性侵得到了任何好處。

4. 不要就是要
社會大眾及媒體常常傳遞女人口是心非,當說不要時,只是為了矜持而表示自己的想要,再者,A片中也常傳遞女優佯裝拒絕的劇情,讓大眾將之投射到身旁的人,導致在性侵發生時,即便受害者極力拒絕,加害者也以為受害者是「想要」的。

所以我們想要推廣出去的認知是

1. 「善意提醒」與「歸咎悲劇於受害者的行為」只有一線之隔
「善意提醒降低悲劇發生的機率的方式」與「歸咎悲劇發生的原因於受害者的行為」只有一線之隔。差別在於說的時間點、口吻、用字以及心態。像是「可是我說的是事實啊,喝酒本來就很危險,容易讓人有機可乘。」這種話,即使你的本意並非責怪受害者,而是為了幫助受害者避免悲劇發生,也隱含「受害者自己害自己陷入危機」、「受害者本來可以避免發生這種事」、「受害者自己不小心,所以才會被性侵」等意思。的確,不做某些事可以降低悲劇發生的機率,但是這並不保證傷害不會發生。受害者再怎麼小心翼翼,往往也無法阻止悲劇發生。悲劇會發生,不是因為受害者不夠小心,就算真的不夠小心,錯還是在於加害者。受害者所經歷的煎熬與自責不是多數人可以想像。當身邊的人也在檢討受害者的行為,受害者會更感到自責、憂鬱、焦慮,讓受害者更難從創傷中復原。在評論受害者之前,可以想想評論受害者的動機是什麼?有沒有一小部分是為了撫平自己的不安?即便你沒有惡意,真的只是想要教導受害者保護自己的方式,也希望你可以意識到這樣「善意的提醒」,背後隱含的是對受害者的責怪。我們無法保證壞事一定不會發生,但是我們都有能力及義務保護受害者不要再被言語二度攻擊。

2. 真正應該檢討的是加害者
需要為悲劇負責的人不是受害者而是加害者,真正該譴責的是加害者而非受害者。任何人,無論在任何情境,都沒有權利傷害另外一個人。沒有任何人可以因為對方喝醉、裙子穿得短,或是任何一個理由便對對方性侵害。當社會過度關注受害者,加害者在創傷事件扮演的角色容易被社會淡忘。我們該研究的不是受害者做了什麼,而是討論為什麼加害者會做出這樣的行為,並給予應有的懲罰。

3. Only Yes Means Yes
長期以來針對性侵害防治的教育宣導,多以No means No為訴求,但是這樣仍然將性侵害的發生歸咎於被害者,卻忽視加害者有確保性行為發生在自願情況下的責任。No means No代表任何人有權利拒絕不愉快的性要求、有說No的權利,然而許多的性侵害被害人可能連說不的能力都沒有就遭到侵害。
「only YES means YES沒有同意,就是性侵」的倡導,就是強調性主動的一方有責任確認對方在「完全清醒」的狀態下「同意」性行為,而不是用「沒有說不就等於願意」的模糊態度侵犯他人。同時,only YES means YES也是鼓勵「溝通透明化」,避免「性同意」成為性侵害事件能否成立的爭議點,也能降低對性行為雙方造成傷害的可能。


性侵受害者在面對事情時常已經遭遇巨大的創傷,但他們必須因為擔心揭露事情之後會發生的狀況,常常選擇隱忍,而且即便鼓起勇氣揭露,便容易遭到社會大眾的批評,及隨之而來的險境與心理壓力,造成他們的二次創傷。

共 5 則回應

0
要反社會人格檢討反省是沒有用的
因為他們無感不覺得自己有錯

罪證確鑿之前無罪推定
罪證確鑿之後...避重就輕減刑手法很多
0
性侵犯和反社會不同。
0
B2 天真你以為反社會人格只有殺人這一種?
0
多讀點書會好討論些...
可以去看看社會學裡面的重要著作汙名化
社會學和精神醫療中很多不是集合的問題
0
B4 如果今天性侵犯也跟你看一樣的那些書
難道他不會狡猾故意讓行為符合書本內容?
或想盡辦法避開?
馬上回應搶第 6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