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人是多次復發的中度重鬱症患者

相信很多在學的憂鬱症患者有在學校諮商中心定期諮商

我四個月前開始諮商到現在,助益良多,因為剛好諮商師很讓我信任,在狀況低落時想到要撐到諮商的那天,就是一根撐下去的竿子
曾經因為放連假連兩週暫停諮商,我因為太害怕而發作

每週的那一個小時真的好重要

即使有時候必須鼓起勇氣整理自己的創傷並且面對它,真的很累

哭得也很累

但面臨畢業,這週要進行最後一次諮商

好多不捨好多感慨,即使我已經穩定很多,也確定了畢業後的諮商管道,但我好不想要我的諮商師成為我生命中的過客...他曾經幫助我那麼那麼多

在重鬱症症狀起起伏伏把我搞一團糟的時候、把自己傷得一塌糊塗的時候,只有他告訴我...沒關係...我能理解

但我也知道那些諮商倫理,我不想添麻煩造成他的困擾
只是真的很捨不得僅剩的最後一個小時,好殘忍....

共 12 則回應

0
我們所能作的是好好珍惜與諮商師相處的時間吧~
0
可以到醫院或找其他專業的諮商師呀
0
完全能理解這種心情...能碰到一個信任的人真的非常非常不容易
1
我是拖了一學期遲遲結不了案😂其中有捨不得的情緒,也有害怕獨自面對的情緒。我覺得現在能做的就是試著接受對諮商師的不捨,練習跟諮商師説再見😊

也可以把這些不捨、感慨的心情跟諮商師說說哦~再順便討一個擁抱給自己力量!XDD

by被諮商師拒絕擁抱的個案😂😂😂
0
QQ
0
B1 是啊~~~沒有其他選擇了
我珍惜到 吞藥overdose隔天都照樣去找他諮商
只是事後會失憶而已哈哈
0
B2 有喔~我有安排好後續的管道了
只是這一個真的很合,我很依賴他,不想換別人嗚嗚
0
B3 嗚嗚嗚嗚真的😭😭😭
而且每次都覺得一個小時哪夠啊
0
B4 幸好我現在狀況好多了沒有像以前那麼害怕分離
我之前似乎有那種分離焦慮的狀況,諮商師說我在跟重要他人分離的時候情緒特別明顯
所以當時真是無敵害怕跟諮商師分離
諮商倫理中好像有盡量避免跟個案肢體接觸所以他們才會拒絕喔
而且我的諮商師是男森哈哈更不可能
5
諮商倫理中並無盡量避免跟個案肢體接觸這一項
但在華人文化中肢體接觸的界線較容易被二元劃分
(沒接觸=禮、接觸=性)
這就要看諮商師的個人哲學觀去決定是否肢體接觸了
不過就算肢體接觸,仍然會止於握手或較淺的擁抱

結束時想要跟諮商師要個擁抱就去要,沒什麼不好或不能的
肢體接觸比想像中可以傳遞更多的堅定和溫暖
2
B10 不好意思我資訊錯誤
我聽人家說的哈哈哈
你說的對
但我也比較不跟人肢體接觸所以會把內心話寫成信給他表示我的感謝等等
感覺好像也可以傳達對比較完整而且長久一點
4
用寫信的方式很好欸~
其實就算結束後也可以隔一長段時間就寫個信
沒違反任何規定的(有些學派的諮商師甚至會認為還不錯)
諮商有時候不只是個生命的陪伴者,也可以是個生命的見證者
馬上回應搶第 13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