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必修分組,跟一個小我一屆卻大我幾個月的同學熟一點了。

一開始很多時候是她先找我搭話的,畢竟我也不常cue她(而且好多次我都很錯愕)。那時沒有多想。之後共同編輯報告時,她突然匿名找我哈啦;當下還是很不知所措,也是這時懷疑她對我有意思。

之後,除了一次用微不足道的事端作為藉口請她出來(什麼都沒發生。),還是在互動上很畏縮被動,到了會臆測她因我冷淡而不理會我的地步。

接下來幾週內我都在對她行為的錯誤詮釋和不必要的自責裡渡過。一方面恐懼自己麻木導致錯過可能的對象,一方面其實什麼都不敢確定。想到放暑假可能再沒機會了,我在期末考前百般糾結地和她確認,裡面含有許多被期待渲染的錯誤預設。可想而知她把我當朋友看待了,而我也為自己的腦補示歉。

前後也才不到兩個月,還是需要一些時日從這段誤會走出來。

唉,真的母湯再這樣胡思亂想誤解別人了,還把自己搞得很難受;就算不小心犯蠢,也要理智一點把該死的妄想都收好。不然朋友也會變陌生人的。

摯友安慰我說,一項研究顯示雄性人類有高估示愛意圖的生理傾向,所以別這麼自責。不過,這沒有合理化什麼或讓我好過些。如果有什麼值得慶幸,大概就是之後修課不需要鼓起勇氣面對她了吧。

共 3 則回應

1
沒關係,你不是一個人
我也發生過哈哈哈哈
0
有這麼缺嗎?
0
B1 唉唉是被告白嗎,不敢想像有多尷尬
B2 不好回答,就算不想脫單好好一個人,感覺一來了就是很難受,逃不走欸
馬上回應搶第 4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