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

姑丈和姑姑的噁心嘴臉

2018年8月2日 18:41
文真的靠北長!慎入! 關於發文這個想法 其實已經在我心裡醞釀了一陣子 太過氣憤 就當作抒發一下心情 大家看看就好😊 這所有全部事件斷斷續續發生在一至兩年前 由於在下的姑丈和姑姑不知道是頭殼撞到還怎樣 實在有太多故事了 故以下分項敘述之: 1.阿公生病之我很忙忙忙沒空回來探望啦 我阿公大概在兩年前開始出現無法控制自己的身體徵兆 最初只是吃飯容易嗆到、大小眼等症狀 演變到後來時常腿軟走不動、無法自行如廁 家人驚覺不對勁 帶至醫院診斷過後 才發現原來是腦幹附近長了顆腫瘤 考量到阿公年事已高(當時已高齡80幾歲) 且腫瘤又長在腦中 特別危險 醫生並不建議開刀取出 於是乎就讓阿公拿了些藥回家靜養 說到這,必須先補充一下我們的家族背景 阿公阿嬤有三個孩子 兩個女兒和一個小兒子 唯一的一個小兒子就是我爸 而兩個女兒之中年紀最大的正是今天的主角 也就是我的大姑姑 她嫁到B縣市 (為了避免被認出故以代號稱之,請見諒) 我們和阿公阿嬤住一起,是三代同堂 二姑姑和我們家皆住在A縣市 A和B的距離大概開車一小時內能到達 這點很重要!!劃星星!!以後會用到這概念!!! 在我自己看來 腦袋長腫瘤是件非常嚴重的事 並且在阿公確診後、差不多同一時間 阿嬤也開始有阿茲海默症的狀況出現 時常胡亂發脾氣 一直質疑說她不住在我們家 是我爸把她帶過來的,她要回舊家 晚上不睡覺、老是說好多人擠在她房間(應該是幻覺) 於是狂放佛經 印象中最可怕的一次是半夜三點左右 阿嬤自己開了鐵門走出家門 萬幸的是我恰巧起來上廁所,聽到拉鐵門聲驚覺不對 趕緊叫醒還睡眼惺忪的爸媽 最後是爸爸騎車把阿嬤給載回來 (阿嬤當時已走到距離我們家三條馬路遠的地方) 想當然爾,家裡頭瞬間變得混亂至極 阿公的病情更是每況愈下 從一開始要用尿盆到直接包尿布 從一開始能步行到要使用助行器 從一開始還能自行沐浴到要我或妹妹幫忙才能洗澡 這之間大姑姑來探望阿公阿嬤的次數是屈指可數 每次來了又一直強調自己好忙喔 也沒幫上什麼忙 反而像個客人一樣老是只會坐著和阿公阿嬤聊聊天 我們還得端茶水招待她和姑丈 總是待不到幾個小時就趕著離開 我們家是雙薪家庭,平日爸媽都得上班 二姑姑為了來我們家照顧阿公阿嬤 乾脆把工作辭了 上午先騎車過來我家陪阿公阿嬤,直到我爸媽下班後再回自己家 二姑姑能做到這樣 我實在不太懂沒在工作的大姑姑究竟在忙什麼?
2.要求阿公至B縣市醫院住院之但我還是很忙忙忙不能照顧啦 每一次大姑姑和大姑丈來我們家雖然不會有實質上的幫助 但非常會出一張嘴 某次就說大姑丈在B縣市的XX醫院有認識誰誰誰 可以去那裡治療阿公的腫瘤 我爸當時也就真的信了載阿公到XX醫院去看診 最後決定在XX醫院接受電腦刀治療 說是一種不侵入而用放射線照腫瘤讓其消失的方式 醫生指示阿公若要接受療程必須住院一個星期 長輩既然要住院一定得有人在旁陪伴對吧? 好囉,精彩的來了 我爸想說既然都來B縣市住院了 離大姑姑住家也近 (總比我們住A縣市還近吧!!) 於是打電話詢問大姑姑這幾天能否來照顧阿公 大姑姑居然回 :「可是我沒辦法耶,我要幫忙你姐夫的工作什麼什麼——(以下省略)」
最後只好花錢請人來看顧阿公 不然爸媽平時得上班也無法在B縣市過夜陪阿公 我和妹妹也需要上課一樣不可能 很可笑吧,自己女兒就住在XX醫院附近卻還得花錢請人照顧 阿公以前在我們A縣市看病住院 大姑姑嫌遠沒空來就算了 (雖然我個人是覺得開車一小時內可到並不算遠啦⋯⋯) 現在人都已經過來B縣市了 居然還是一樣說沒空來照顧阿公 重點這還是你們自己提議要阿公轉過去XX醫院治療的!!! 以為這件事就這樣算了嘛 才不呢 大姑姑當初不是信誓旦旦說有認識誰誰誰 我們才會特地過去XX醫院嗎 不然我們沒事幹嘛搬石頭砸自己的腳 放著A縣市一大堆醫院不看特地去B縣市 結果阿公住院的這整段期間 據我爸和二姑姑轉述 (對沒錯,就算花錢雇了人,但我爸和二姑姑那一星期都還是會等我爸下班後一起過去XX醫院探望阿公,有一天我爸太忙沒辦法載二姑姑過去→二姑姑不會開車,她還直接自己搭火車過去,反觀大姑姑就呵呵呵) 其實整段看診、住院期間根本沒什麼特別待遇 就「像往常一樣」在醫院度過那幾天 後來大姑姑還私底下問我爸 :「誒要不要給那個誰誰誰送一下紅包啊,人家有幫忙ㄋㄟ」 我聽了完全大傻眼,我爸也傻眼 他直接跟大姑姑說他完全感受不到什麼幫忙 大姑姑若是要包就自己包 後續她到底有沒有包我就不知道了 再說就算真的要包 她特地來跟我爸說的意思是要我爸出錢包嗎?傻眼again
3.阿公無法上下樓梯就在家裡裝電梯啊之我就是講講幹話啦 說到大姑姑和大姑丈很會出一張講嘴 就不得不再提這件事 阿公從XX醫院做完電腦刀療程後回家情況反而愈來愈糟糕 先說明,在此我並沒有要責怪XX醫院的意思 我們家人也都清楚阿公的狀況十分嚴重 就是多一個治療多一個希望這樣 但阿公從XX醫院出院後漸漸地無法走路 完全沒辦法爬上自己在二樓的房間 大姑姑和大姑丈知道後又開始出餿主意了 居然建議我爸在家裡裝電梯! 哈囉?電梯呦? 電梯是你要裝就能裝的嗎 不用考慮原先家裡的格局適不適合裝嗎 她就直接拿著一堆電梯廣告狂跟我爸講 畢竟是親姊姊 就算這種幹話問題已經發生N次了 我爸依然保持著禮貌性地微笑 和大姑姑、大姑丈一來一往有問必答
最後解決方式是把我家一樓清空 直接裝潢一間新房間給阿公住 當然沒裝電梯 太荒唐了 4.阿公往生又怎樣之我就是要擺臭臉啊 關於阿公的往生詳細我就不再多談 畢竟重點是大姑姑和大姑丈 我們是在殯儀館租用靈堂的 有經歷過喪事的大概都能知道一些流程 一定會需要誦經之類的 大姑丈似乎覺得這很浪費他的時間 他還要談生意啦會害他不能賺錢 所以大姑姑就不斷地問爸爸哪一天的誦經是一定要來的 她和大姑丈就只會出席那幾天 (因為我阿公生前是一位很虔誠的佛教徒,還未生病前會到處幫人助唸,所以往生後他那些師兄師姐也會特地過來替阿公助唸,導致阿公未出殯前有非常多場誦經活動) 只來那幾天也就算了 誦經途中一定會有需要跪拜的地方 二姑姑一家都是基督徒 為了尊重阿公 二姑姑全家還是會參與誦經 只是不拿經書也不跪拜 大姑丈不曉得是不是看二姑姑一家這樣 後來幾天的誦經他就說什麼自己腳痛哪裡痛 乾脆也就不跪拜了 (我個人覺得是藉口的成分居多啦) 不跪拜也就再次算了 他老大哥每次來靈堂都好像要他的命一樣 一張臉臭得像吃到大便 不管是誦經還是坐在靈堂前 (我們也沒膽叫他摺蓮花還幹嘛喔,純粹就是坐著) 他永遠都擺出一副「浪費我賺錢時間」的臭臉 不用參加誦經時 他就是來上個香後就準備要走了 大姑姑跟我們多講幾句還會被他催 也不想想自己以前打拼事業時 都把女兒們丟給我阿公阿嬤帶 反而我和妹妹因為出生的晚 當時阿公阿嬤體力早已大不如前 我們還是給外公外婆帶大的咧 不好意思,有點離題了 等到阿公整個喪禮儀式結束那天 下午將阿公送往新家靈骨塔後 我爸提議說晚餐全家族一起吃個圓滿宴 當作給阿公一個圓滿的最後 話一出口,大姑丈的臉馬上就臭了 (以下由貓界臭臉王替我們示範)
當下他沒說什麼 但任誰一看都知道他不爽了 後來走到停車場時我聽到大姑丈對著我表姐碎念 :「啊要吃飯怎麼不早講」 晚上吃飯時更是像個鬧彆扭的小女孩一樣 冷著一張臉 弄的全桌氣氛尷尬到不行 我爸試圖挽救,一直瘋狂開話題 結果問他什麼他就句點什麼 我整場飯吃下來、看在眼底 再想到之前他在靈堂的表現 真的是怒火中燒
是的,今天沒事先告訴你要吃圓滿宴的確是我爸的錯 但你一個大人 這樣的風度展現適當嗎? 再說,今天是阿公出殯這樣一個大日子 騰出一個晚上也不行? 整場喪禮下來,他完全刷新了我的三觀 如此地不尊重我阿公 相信他以後勢必有報應 5.輸人不輸陣輸陣歹看面之我就是要你幫我訂花籃啦 這件事也是蠻瞎的 某天大姑姑一個人過來靈堂時 看見靈堂有我媽那邊的親戚送來致意的花籃 她一看不得了 這裡摸摸那裡看看後 馬上喔! 真的是馬上! 對我爸拋出一句 :「誒OO(OO是我爸的名字)來來,你幫我訂六個花籃,啊這個要寫你姐夫的誰誰誰的名字,啊那個齁要寫⋯⋯的名字,誒誒啊妹妹呀你有沒有紙和筆,我寫下來給你們」 整個動作一氣呵成如行雲流水般 大姑姑拿起我妹的筆和紙 就這樣洋洋灑灑地列了好幾個名字 口中還一邊唸唸有詞,誰要和誰送一對 我在一旁剪接告別式的影片 聽到都傻眼了 一直確定自己耳朵到底有沒有聽錯 完全就是一個命令耶!! 沒有講要哪種Size的花籃 (不同大小價格不同) 也沒有主動說「我先給你錢」 再說,這種表示自己心意的東西 為什麼是叫別人幫忙買? 不就代表自己無心嗎!
但礙於我是晚輩 當下不敢直接質疑她 也不懂為何我爸沒拒絕 (應該也是因為尊重姊姊啦⋯⋯) 一直到她離開後我們幾個才跟我爸反應 說大姑姑剛才的行為很莫名 晚上我爸才又打電話給她 理由是說因為不曉得她想要多大的花籃 所以還是請她自己去訂 我們一致認為她根本是見到其他人送的花籃 才想到喔對齁!那我也要送一波比拼一下 最明顯的就是她連她家小孩 (也就是我表姐們) 都要掛名送花籃⋯⋯ 拜託,我們這一輩是再送什麼花籃啦! 我真的不知該說什麼好 6.什麼我們不幫忙還擺臭臉都是有理由的 其實很早以前在照顧阿公阿嬤的問題上 我爸就有和大姑姑反應過 大姑姑沒在工作 基本上都得仰仗大姑丈 (就這點而言,我媽和二姑姑都覺得她挺可憐的) 大姑丈說一就是一、說二就是二 大姑丈不喜歡她太常回娘家她就少回 不准她去XX醫院照顧阿公她就不去 我們和阿公阿嬤同住 所以我爸媽照顧阿公阿嬤也是應該 我爸比起兩個姊姊(不跟姑丈們比) 收入也是算較高的那個 況且阿公阿嬤自己也有存款 一直以來從沒要求過姊姊們負擔阿公阿嬤的生活費 是直到阿公開始生病以後 家裡的負擔變重 醫療費、買癱瘓護理床(後來阿公基本上只剩下眼珠子能轉,全身是無法動的)、買輪椅、租抽痰機、裝潢阿公的新房間、買尿布奶粉安素,還有請外傭等等 除了費用上的支出 沒請外傭前我們必須自己幫阿公洗澡、換尿布以及餵飯 並且還得注意阿嬤的精神狀況 讓我爸有些吃不消 才開始跟大姑姑反應說怎麼她既不出錢也沒出力 大姑姑很扯地回我爸 :「你姐夫說照顧爸媽是『兒子』的責任,而且以後爸媽的財產(也就是我阿公阿嬤),我們不會跟你們分,所以我不用照顧」
說這什麼話,她敢說我還不敢聽呢 而且當時我阿公阿嬤都還健在!!!!! 但她的不照顧原則倒是實行地蠻徹底的 有一次她來我們家時正好碰上阿公要換尿布 她根本不會換 大呼小叫趕快叫我媽和我妹過去幫忙 呵呵 接著呢,口說無憑 後續開始處理阿公的財產事宜時 她又語不驚人死不休 :「我要和妹妹(也就是我二姑姑)一樣的份噢!因為你姐夫說爸那些財產是要給孫子們(指她的小孩)的,雖然不是給我,但我還是要拿~」
⋯⋯ 我大姑丈的神邏輯我實在不懂 打這篇文章打了好久 如果有人全部看完我真的要給你拍拍手 謝謝收看 其實童年時期還蠻喜歡大姑姑和大姑丈的 特別是大姑丈 以前總覺得他很幽默風趣 很會說話逗大家開心 殊不知,在阿公阿嬤生病後 一切都變了樣 聽我爸說其實他還很瞧不起我爸 覺得我爸領的是死薪水 他覺得他自己走跳商界賺錢賺得快多了 難怪有句話說 「生一場病,能看清身邊的人」 中肯阿中肯 什麼難看的吃相都出來了 經歷了這些後我只能表示
愛心
1980
留言 128
文章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