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

關於家人關於原諒關於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

2018年8月29日 23:31
(幫朋友代發) /以下正文/ ---這是一個紀錄很多我心情的平台--- 其實在臉書及Instagram普及的狀況下並不會有太多人注意到Pixnet吧? (噢好,其實我不知道是不是這樣,因為我很少登入這個平台。) 在與五年的男友分手後,我開始正視自己在這段感情犯的錯, 接著我還是會遇到新的人,然後我還是單身,所以代表這個人也沒有走進我的生命。 諸多原因還是走散了,我還蠻難過的,畢竟人之所以愚蠢又有智慧都來自一顆真心。 檢討自己的時候,看了一部公視的好戲劇---「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 我就好奇自己怎麼會被吸引?還有我跟家人在我越明白世事的同時,離我越來越遠。 我討厭回家、討厭面對對我不了解的親戚還有令我厭惡的環境。 很小的時候,親戚來家裡作客是常事,畢竟我住在家產爭鬥中的寶地中, 我的堂哥當時國中,我只是一個還沒上幼稚園的小朋友, 堂哥算是負面教材吧?他偷了我阿姨的內衣,還對我用手指性侵, 我告訴我的父母,但我並沒有得到幫助。 我爸不相信我,認為我童言無忌, 我媽希望我忘記因為堂哥跟伯母不承認,避免家醜外揚,接著事情被掩埋,非常重男輕女的被掩蓋。 時間快轉到小學,我被班上排擠,原因是什麼其實我忘記了, 反正我回家告訴媽媽,得到的答案都是跟別人相處起來不太有利的回答。 接著國中,我跟班上最好的朋友吵架了, 媽媽還是告訴我不太對的事情, 希望我好好讀書沒有朋友也沒有差, 但我還是很需要有人陪,舉凡我的日記我的東西都被她翻過, 逼著我必須聽話不要跟朋友太好, 好,愚蠢如我我還是聽話了。 在這個當下我發現爸爸外遇,爸媽的感情正式有了裂痕, 但我不懂不明白, 只知道她更把重心往我身上放, 可是我並沒有照她的期望考上高中,而是走進技職體系。 然後時間來到高中,因為國中考試失利,媽媽變得控制欲更強, 除了補習班,少到不行能跟朋友在一起的時間, 門禁是八點,很早嗎?其實好像太早。 為了知道我在哪,媽媽好不容易辦了一支手機給我,但這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青春期賀爾蒙難免發作,所以開始對異性感到好奇, 我的初戀是我國小同學,剛好在同所高中,結果他劈腿了。 我最記得我在他們班門前甩了一巴掌,後面的事情我也忘光了,當成我年輕不懂事好了= = 第二個男友就更爛了(我嚴重懷疑我的眼睛真的是被戳瞎過) 把我騙上床就算了,第二次還想無套,然後到處散播他幹到處女了, 我很確定我只有兩個朋友知道這件事, 搞到全校都知道的時候,還知道這個女孩子是我的時候,我真的不知道自己該怎麼辦。 班上有男生拿這件事算是刺激我去找對方說清楚, 所以再次愚蠢如我,我又被激到了,結果我沒問到,要打人還失手,還被推倒, 最後呢?最後鬧到我被記大過,想當然我爸媽知道了這件事。 我父母沒有給我安慰沒有給我理解沒有給我關心。 :「給妳錢去讀書,不是讓妳去搞這種事的!」 :「妳在幹嘛?我是讓妳去談戀愛的嗎?」 :「妳只需要好好把統測考好就好!」 :「哭什麼哭!自己的選擇自己負責!」 在我高職生涯最後一年,是我最難熬的一年,我幾乎想死,但我沒有,我超怕痛而且還怕死。 大學好不容易離開家中了, 好不容易脫離爸媽跟不願意回顧的環境, 我開始把成長過程裡的疼痛, 用刺青的方式去記錄去瓦解去消化心理的傷, 我的心好痛喔但我只能用身體的痛去感覺, 每留下一個刺青我就好像更有能量活下去, 人際關係也開始正常並且好了起來。 我以為我能好好生活。 直到畢業後我工作三年, 我的弟弟(噢對沒錯我有個弟弟) 出現很多行為偏差的事情,媽媽以前就很歇斯底里, 更年期後越發嚴重,在我上班時間打來罵我責怪我, 分手後的我思緒被打亂,還有媽媽給我的精神壓力, 還有我情緒無法控制讓朋友對我生氣的言語, 我精神崩潰,我開始尋找心理治療, 身邊知道家裡表面狀況及我單身的朋友, 有的開始下指導棋告訴我應該怎麼做,或者是無法接受我難過一年太久, 開始遠離我, 也有的說有必要跟家人搞成這樣的人, 我最感謝的是,陪著我告訴我慢慢來的朋友, 我也開始慢慢好起來,接受醫生要醫治我與家人那道傷, 直到現在媽媽還是時不時透過任何管道要我回家,說她要道歉,要我馬上原諒她。 很難,我覺得好難。 我現在辦不到原諒她,當我拒絕她,她又回到了責怪我的模樣,指著我說我不孝, 我除了無奈還有繼續接受治療,我沒有別的方式。 只是我瞬間理解,在沒有辦法去理解別人做的任何決定時,不要加以主觀批判去指導, 認為別人的人生應該如此進行。 我不知道我媽媽到底愛不愛我,我是不是她的孩子,還是說 在爸爸外遇後,想控制些什麼去得到重心。 會好的,會。 謝謝所有看完的人。
25
回應 4
文章資訊
共 4 則回應
嘉南藥理大學 藥學系
真的要繼續治療 你已經做的很好了 過好自己的人生 有餘力再帶媽媽看醫生 現在你快樂 最重要!
國立臺北科技大學 土木工程學系
會好的,慢慢來
匿名
這則回應已被刪除
2018年8月30日 20:39
已經刪除的內容就像 Dcard 一樣,錯過是無法再相見的!
不用原諒她 我也發生過一樣的事,但是加害人是我爸,現在他死了我講出來,我媽還把事情怪到阿嬤去,她不想承認自己嫁給一個垃圾,現在在我面前還是不迴避,我也很痛苦。 詳細情形就不說了,只是我有去參加勵*心理諮商,還有找精神科醫生拿安邦錠。 最近好不容易把我媽也逼進去諮商了,只是今天早上想起來又吞了半顆安邦錠,不然氣到打電話罵人也不是辦法,有病的人是不覺得自己有病的,一但開始覺得自己有病才是能開始講道理的時候。 我們這些受傷到無法騙自己的人要先自救,下次再情緒起伏時,就打給專門處理這些事的人吧!如果妳覺得:情緒沒有嚴重到要救助。那我跟妳說哦,這件困擾的事實本身的存在,如果構成犯罪的話,就有嚴重到需要專業協助。關於性侵害,勵*基金會有24次免費諮商,妳可以去試試看。也可以聽一些瑜伽冥想音樂放鬆心情。慢慢來吧~希望我們這些人可以一起慢慢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