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管理
看板設定
Icon/small16x16/color/forum infoCreated with Sketch.看板資訊
副版主管理
進階設定
版規設定
編輯版規
違規項目與停權天數設定
檢視版規版本記錄
文章管理
文章檢舉
留言檢舉
其他
管理活動記錄
我在小五時遇見了除了姐姐外唯一的牽掛
在我生命中占了重要的地位的他
我當時認為為了姊姊或他而死
是可以的 甚至是無需思考的 理所當然的
(假如有這樣的機會,我會開心赴死)

我的性格甚至人生也因為他不同了
他把歡樂注入我的生活中,驅散了寂寞
我們在班上互相笑鬧
私底下偷偷傳紙條傳遞情誼
我們無話不談,甚至有談不完的話
有好多共通點呀我們
我們都與家裡關係緊張
我們在家裡都有一個優秀的手足把自己狠狠比下去
我們都曾認為可以獨自面對孤獨、處理脆弱
還有快快長大,脫離父母的志向
在那樣的年紀純粹的友誼是我們緊握在手中唯一的幸福
我們漸漸走的很近

但肢體接觸是完全沒有的
我們在一起四年 
在分手前幾個月才第一次牽手、擁抱
-------------------------------------------------------------------------------
想當然爾
簡單的幸福是不會維持太久的
爸媽由很多跡象猜出了我交了「男朋友」
爸爸的玻璃心狠狠碎了一地
這是他第一次對我大吼
他大聲叫罵,要我立即和那個「男的」分開,不然他會採取非常手段。
然而
脾氣硬似乎是會遺傳的
我心想:
「現在家裡其實已經慘得無以復加,這句話對我來說沒什麼威脅。
但假如要我放棄我得來不易的牽掛,我做不到。」

但這次卻如同席恩所說:「事情永遠會更糟。」
我幾乎被軟禁在家
我被軟禁在 這個家
我被剝奪使用電話的權利
看電視的權利
上學和放學時都要由父母接送
甚至和同學去圖書館時我都會發現我父親在我身後偷偷跟蹤

日記被移動了
東西被翻過了
母親大言不慚的說:「看日記是為了關心你呀!」

最令人痛心的是我母親以男孩的東西要脅
把男孩約出來
攻擊抹黑他的成績和品行
要他自己知難而退
這件事幾乎要毀掉我們的感情

這些對於自由的迫害、不理性要我分手的命令
好,我都忍下了
這是上天在考驗我們的韌性與考驗我們的感情
我要證明給他們看
交往並不會影響成績
讓他們沒有理由阻擋

於是
在國二時我費盡全力考了全校第七
但那次我姐考了全校第三
回家時家人只有稱讚我姐
我就站在旁邊扮演好空氣的角色

從這次後我對家人剩下的只有悲憤與恨意
我笑自己是白癡
渴望著奢侈的 永不可得的稱讚

但我不恨我姐,那不是她的錯
是父母的錯

此後
我不再尋求認同
再也找不到讀書的意義
於是我不讀了
成績往下掉我無所謂 對我來說沒有意義了
如同社會學所說:「被標籤化後的偏差行為是肇因於標籤化。」

新仇舊恨在我心頭堆積
我恨他們
那種恨是恨之入骨的恨
恨得就算我支離破碎也在所不惜
只要可以讓他們落得不得好死的下場

算起來我身上所有的悲劇都是他們造成的
我恨我爸 更恨我媽
那種恨是可以隨時從回憶中提取的
恨得在日記中寫道:希望爸爸死
更已想好拿刀殺死父母的計畫
而細細規劃弒親細節會令我感到興奮

但終究沒膽
我回過頭來恨自己的軟弱
恨自己從來不敢反抗
任由他們在我身上恣意使用權力欺凌
────────────────────────
我想通了
我已經沒有什麼好失去的了
我要報復
我細細思索如何對待他們
我決定要以恨的本質行使冷漠的行為

愛的相反是冷漠卻不是恨
恨是由愛生成 感受到背叛 進而傷透心才漸變成恨
冷漠則是從頭到尾都漠不關心 此人在你心中無足輕重

從此我在家中對父母極其禮貌
說話一定包含:請、謝謝、對不起
任何家事都搶第一

我要他們感受到我把他們當外人
我可以當女傭 當房客或園丁
但絕對不是女兒或家人
他們的女兒已經被他們自己逼死了
──────────────────────
上高中時我學會翹家
白天這個家是戒備森嚴的監獄
但夜深人靜時 是它毫無防備的時候
我被關得夠久了

我寧可在寒冬半夜2點離開「溫暖」的家
獨自穿著高中的制服坐在7-11等待6:45的校車
儘管北風呼嘯 陌生人來回逡巡
睡在便利商店卻帶給我比在家更放鬆的感覺

翹家後父親對我的態度變本加厲
曾連續大聲喝罵1小時
但是那聲音對我來說
就如遠處傳來的嘈雜收音機
其實聽不清楚在說什麼 也不甚在意 反正它自然會停
─────────────────────────
上大學時
無所不用其極填了一所離家最遠的大學
希望距離的阻隔可以沖淡我和父母之間的是是非非
這招也奏效了
我和父母久別重逢時
從來不提過往
傷口表面看似好了許多
但我們都知道
那不會好了
-----------------------------------------------------------------------
直到我遇到上大學第一任男友
當我們自剖內心時
我發現他已經轉化過了
他恨透他爸了

但他漸漸發現
在學校中、職場上、甚至是所有的社交都會受到過去影響
他不得不回去處理最原本的家庭創痛。

肇因於家人的難溝通,
他在講不通時容易放棄
於是他在社交上會遇到難溝通的人,他也會表現出一樣的態度:直接放棄
如同他對待父親一樣

這個自小養成的社交慣性已經在潛移默化中嵌入他的人生了
最可怕的是他自己毫無知覺
他人發現後告訴他 他才猛然驚覺

我發現在這方面我和他很類似
我對於社交抱持很消極的態度
認為人很難改變他人想法
若是相處不來 就直接放棄吧
就像我對待我父母一樣

以上事件種下我心態轉變的動機
----------------------------------------------------------------------
後來我遇見阿德勒《被討厭的勇氣》
他的內容深深震撼了我
他使我原先相信的世界天崩地裂

原來我一直在用佛洛伊德史詩式的悲劇過去 詮釋自己的人生。
一直活在宿命論的窠臼裡,從沒想過「可以改變過去」這個選項。

過去從來就只是客觀的事實,重要的是你怎麼詮釋它。
阿德勒:「不要由經驗決定自我,要由我們賦予經驗意義。」

就如同井中18度的井水
夏天摸時會感到冰涼
冬天摸則會感到溫暖
我的這些經歷都只是事實
情緒都是詮釋後產生的。

以我的經歷舉例:
割手事件也可以解讀為媽媽的確為了怕爸爸怪罪她照顧不周,情急之下說的話而已。
其實沒什麼好在意的。

或是男友事件:
他們反對交往是事實,但自由迫害也可以解讀為:已經管教到沒有招數,非不得已做出的抉擇。

另外,阿德勒還有一個很嚴厲的指控:
他認為「心理創傷並不存在」、「你的不幸是你自己選擇的」
書中的舉例是:有一位繭居族畏懼人群,一走出家門就會全身發抖、心悸。
運用阿德勒學說抽絲剝繭後,才發現繭居這個行為會受到身旁親人的熱切關注,可以為這位患者喚回成長路上不曾有過的,父母的關愛與照顧,所以他在可以選擇繭居與不繭居的情況下,他選擇對自己有利的、會被關愛的選項:繭居。
以我自己的例子,根據阿德勒的學說,我“交往”“翹家”這些偏差行為其實目的只有一個,就是被關心,所以我自願選擇了不幸。

阿德勒的論點固然刻薄、不近人情
但是他卻帶給我們希望
讓我們相信我們是可以「當下就幸福」的,只要你決心改變對過去經驗的詮釋
更進一步試著改變自己的生活型態:你如何看待自己,以及如何看待這個世界。

我釐清自己的想法後,我攤開來和我父親談清楚
我問了曾經不敢問的問題
得到了父親的回覆

Post images


Post images

Post images

Post images
也算是初步的溝通和和解了


以上
謝謝各位觀賞我的文章
歡迎留言讓我知道你的想法

共 3 則回應

1
想起一句話:原諒他們,也放過自己
希望你的人生能比從前更快樂
1
有些事情道理我們都懂
只是要做到 太難


你真的很棒!加油!
1
很開心你爸願意溝通
但有些家長是拒絕面對的,只會無止盡限制與控制
例如我爸
尤其時候當你問他他只會逃避假裝不記得然後再發火打罵
這種人完全無法溝通,只能告訴自己快脫離他
馬上回應搶第 4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