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守職業規則的心理師(小更)

2018年10月6日 13:26
小小更新一下 我為什麼會打說不守職業規則? 其實不代表不好的,我一個教授跟我說過台灣的心理師不是很多資源相對的也不是每個人都知道怎麼應對,所以大多是一套屬於他們自己的SOP,所以要找對心理師很困難。而這個姐姐並沒有照著SOP在走,反而是以每個觀察絕佳並且以適合的方式引導,所以沒有對錯只是因個案而異所採取的不同方式,所以可能一個同樣的方法對A是錯的但是對B是對的。 對我來說專業的不是照SOP去走,而是以對的方法來做。 至於陳醫師把我事情告訴姐姐的事情 其實心理師只要是同行確實有時會以個案症狀來討論最好的方式,但不會跟非相關人士透露的唷 他們一開始有跟義父說大概會有兩個心理師會討論我的案子,我義父同意了但是我當下不知道,因為一開始我不是很想去,義父讓我去我也沒有問清楚,義父也沒有跟我講。所以我一直以為只有陳醫師知道,才會有後來陳醫師說讓姐姐見我跟我對談時我當下心情會生氣,我想一開始時陳醫師是以為義父有跟我講才會這樣,應該也就是陳醫師的失誤了~ 為什麼林姐姐這麼直接戳出點? 她並不是一開始就這麼直接,而是相處了很久很多時間判斷出這個對我來說才是好的可能性 在遇到她之前許多跟我對談過的心理師並沒有真的引導到我的點,不然就是談不下去我也不想去,因為一直都是在以一個模式原地打轉,並沒有解決到任何問題。 對於台灣心理師這門的看法 台灣的心理師真的很缺乏合適的人,大多都沒有得到實質的解決,是否是因為受到倫理所侷限?我說的侷限並不是不保護當事人這點,而是以不同方式適當的方法對個案做最好的引導。 ^^^^^^^^^ 原本發在一個版 但有人建議發在這裡比較好所以發過來 我想感謝某個版上的一位姐姐 因為是她讓我走出低潮 也因為她我考上心理系 也決定打出這段過去 只是想分享我的經歷 2001年5月 我六歲 我得了創傷症候群 因為看見了父母的自殺現場 我忘記不了那天我在幼稚園等不到爸媽來接 老師打電話打不通只好帶我回家看看 老師陪我等了一整天都沒有人應門 最後選擇報警破門而入 迎面而來的是父母的上吊 我不明白發生什麼事情 只知道爸媽每天都在吵架 為了什麼吵架我不知道 我一夕之間變成孤兒 沒有任何親戚收留我 最後是爸爸生前的同事成為我的義父 他給了我滿滿的愛 但我無法忘記爸媽死的樣子 我每天哭得撕心裂肺 我害怕上學 害怕與任何人接觸 我不再說話,就算回應也是簡單的回答 因此上學時我總是被霸凌被認為我故意不理人 心裡的壓力讓我開始自殘的傾向 我每天都在哭、拒絕上學 只是埋頭把自己塞進了書本的世界 2007年 我12歲 學校定期安排心理師跟我溝通 因為諮商過程我幾乎不講話所以很多心理師都不願意繼續跟我對談 理由是談不下去 每天我很累睡不著,只要一睡著爸媽死的場景就會出現在我眼前 安眠藥、抗憂鬱藥都吃了 但完全沒有用 我開始試圖吃安眠藥自殺 還記得我吞了很多很多很多 昏昏沉沉的感覺很暈 但我竟然感覺回到了很小時候爸媽跟我幸福的時光 沒多久我就被現實從幸福的夢中拉回 我恨義父為何救我 我找不到自己的目標 找不到屬於自己的未來 找不到屬於自己的路 每天我不知道我在過什麼生活 到現在我依舊不記得我做了什麼事情 義父一直想找我說有關父母的事情 我不想去聽也不想去面對事實 就這樣埋頭到了高中 2012年 我17歲 我在義父的安排下偶然在北部的一個私人心理診所遇見了一位陳醫師 原本我以為他跟我所遇到的一樣只是問一問就給藥,或者是放棄我 他非常有耐心,不同於其他地方 我不說話他也可以花很長的時間陪伴我、聊他的女友什麼生活事情都拿出來說 雖然諮商只是短短的兩個小時 但我也從排斥變成慢慢主動會去聽陳醫師說話 突然有一天陳醫師說他的學妹想跟我聊 她也是心理師 只見走進來的是一個外表看起來不好接近的姐姐 她說她姓林,要我叫她姐姐就好 林姐姐說陳醫師其實有把我的事情跟她說 我當場覺得自己受到欺騙 怎麼可以隨便把我事情告訴一個外人? 但很快的我心裡的厭惡感消失了 林姐姐在聊天中不時穿插引導 雖然很明顯知道她想表達什麼但卻不自主的被引導下去 就這樣每次去都會遇到她 而她也會跟我抱怨今天發生什麼事情 完全不像是個心理師 反而像是愛跟我抱怨的姐姐 我也大概整理出這個人習性 愛賭博、愛聊化妝風格、愛碎碎唸、常常被陳醫師罵、很愛惹禍上身 常常依約時間進門或者離開時,就聽到陳醫師在罵她別老是不按照職業倫理走 而我們在諮商時,不時會看到姐姐邊聊天邊把桌子上以及旁邊各種物品擺正 特別是衛生紙,一定要四個角對齊,只要有一張衛生紙沒對齊就全部抽出來一張張摺 最後我忍不住幫忙一起摺 我們這樣的模式過了一個月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也忘記姐姐說了什麼 我回想到我想忘記的過去,記得自己很生氣 :「你根本不懂,如果爸媽真的愛我為什麼會離我而去?」 這是我第一次在外人面前情緒爆發 姐姐聲音非常平淡 :「嗯那你真的懂他們嗎?每個人都有選擇自己命的權利,對你來說他們或許自私,但是對他們來說呢?」 :「我不想知道!知道的只是他們拋棄我。」 :「但他們也沒有結束你的性命。」 當場我很憤怒,我覺得姐姐根本什麼都不明白,不明白我這麼多年背負的傷痛 姐姐拿出了許多報紙、雜誌放在了我的面前 :「看看這些飢餓地區的人,這幾個國家也因為內戰沒有人一天好過,許多人看著自己家人被炸死,死法源源比你家人慘多了。你知道最可怕的是什麼嗎?那就是根本沒有理由就死的很多,多少殘破的屍體在親人面前?那你想過他們嗎?沒有,你只想到你自己被拋棄。」 我頓時啞口無言 :「你把自己關在你的世界我不想說什麼,但你繼續關下去永遠得不到你要的答案,世界上不是只有你一個人發生這樣的事情,你也就別以為我沒有。」 我無法去反駁,一直以來每個心理師是想盡辦法安撫我,並且帶過 而眼前這個並不是 :「我不知道你是不是相信,你父母非常自責也還在原地徘徊。你被繼父收養後離開了原本的家對吧?我想你也不想回到你的傷心地,所以你就要這樣過你的一生?全部怪罪於你的父母?他們一直都在原地對你說著對不起。你難受,他們難道不難受?喔我看我也說錯了,你根本逃避不想面對自己的心裡也不想面對父母當時的原因只是埋怨。」 林姐姐的話完全的戳中我的痛點 而我也發現我確實沒有想過這些 我不想承認,很害怕 :「我們心理師,只不過是媒介,還是需要你自己走過來。」 這天我帶著逃跑的心情逃離了診所 但我卻無法停止腳步的往我以前的家奔去 在以前的家面前哭了很久 哭非常久 想起了爸媽自殺的畫面 但同時間我好像感覺到有人在我旁邊說對不起 是爸爸媽媽熟悉的聲音 後來義父接到診所電話知道我跑了,到處緊張的找我,最後找到了我 並且事後不停罵著陳醫師以及林姐姐 我知道林姐姐說的沒有錯 林姐姐雖然被義父罵,但不忘衝我笑 我好像明白有時聽到陳醫師罵林姐姐不遵守職業倫理是什麼意思了 雖然那天後義父把我跟診所的約談全部給取消了,但我好幾天下來發現自己情緒沒有之前的浮動 反而是想要知道一切的慾望 一天深夜我吵醒了義父,希望他把我父母自殺的原因告訴我 義父雖然詫異但還是告訴了我 嗯 跟我預想的一樣 離開原本的公司想創業卻經營失敗 跟地下借了好幾百萬結果倒賠,債上加債 加上一直被暴力討債 被強迫抵押房產等等 爸媽為了不讓我背負債務以及房產變賣,選擇在送我上學的那天自殺 我想起來事發那天早上 爸爸媽媽溫柔的幫我穿衣服 不停的抱著我很久 不停的對我說愛我 原來一切都已經有徵兆,但是我不知道 因為父母的死警察介入 地下討債的也找不到人討債 因此留下了唯一一個房子給我 我也知道了不是沒有親戚願意收留我 而是他們 本來就是孤兒所以沒有所謂的親戚在 那天我不停的哭 哭到睡著 傷心、痛苦、生氣 到最後我已經不知道自己什麼感覺 那天我夢見了爸媽 爸媽牽手非常慈祥對我說對不起 他們等到我看他們了 他們說他們要離開了 說是那個姊姊讓他們可以去報到了 要我好好的走下去 未來要幸福等等 我發現我心裡那壓著我快喘不過氣的感覺消失了 這天之後我開始省思自己的心 可怕的是,我竟然不知道這些年我到底過了什麼生活 我開始主動的去參加了許多活動 開始去接觸外面的世界 赫然發現,原來外面世界這麼大 最後我回到了陳醫師的診所 才發現診所已經遷移 我高中畢業後考上了心理系 因為我想更瞭解自己 想更瞭解別人 瞭解那些充滿傷痛的人 並且幫助他們 我想對他們說 當年,是一個愛賭博、愛聊天、愛聊化妝、愛碎碎唸以及愛摺衛生紙的一個姐姐讓我明白,最可怕的是逃避、過著渾渾噩噩的生活。 也想如果在哪天遇到這個姐姐也要對她說 謝謝妳
10550
回應 385
文章資訊
熱門回應
國立臺北科技大學
其實比痛苦是不好的行為 會暗示個案你的事情沒那麼嚴重不值得難過 正規諮商師要引導你不是讓你變成他的想法
國立臺灣大學
嗚嗚超級感人的Q 未來一定要快快樂樂的走下去!
國立雲林科技大學
看到標題以為是指壞事
共 385 則回應
國立臺灣大學
嗚嗚超級感人的Q 未來一定要快快樂樂的走下去!
國立雲林科技大學
看到標題以為是指壞事
國立臺灣大學
我哭了😭😭
輔英科技大學
替你感到開心☺️
祝福你 未來的路上一切順遂 - 欸嘿嘿我打錯字了xDD
長庚科技大學 護理學系
要繼續加油ㄛ
抱抱你 希望你往後能更加幸福~
高雄醫學大學
令人動容的文章 祝妳未來能幫助更多跟妳一樣辛苦的孩子
當初那位心理師真的救了你 很慶幸你走了出來 恭喜你
看標題以為你要黑特心理師😂
國立臺北科技大學
其實比痛苦是不好的行為 會暗示個案你的事情沒那麼嚴重不值得難過 正規諮商師要引導你不是讓你變成他的想法
ㄜ 真的是滿沒有倫理的 不過結局是好的就算了 祝福原po
B5 不是護理師啦 🤣 B11 其實後來我學習的老師有說到,其實很多心理師所謂的引導每個個案狀況不同用的也不能一樣,我想她不是要比痛苦而是覺得我這個個案問題應該用這個方式才有用。我遇到她之前每個心理師都是以他們認為的鼓勵方式來引導,轉換心態的引導反而對我這個個案來說變成間接的逃避,我想她是做了很多判斷才選擇這種的方式也確實有效,至於變成她的想法我是覺得沒有,因為我根本摸不透她🤣 B12 其實我想她是整合了所有判斷所下的,沒有以心理師業界所謂死板的客套來引導
看到哭
我的眼淚沒有白流QQ 原po能遇到那位姐姐真的很幸運 希望你能延續那位姐姐的做法並幫助更多需要的人💕 加油💪
好感人😭😭 我想那位姐姐知道妳現在過得越來越好 一定會很開心的! 加油💕💕以後能幫助更多人💪💪
B15 這個姐姐很厲害,我來成大時有打聽看看姐姐的名字,沒想到真的有打聽到。 老師說台灣現在的心理師很缺乏技術,只會照SOP流程走,但是這個姐姐是很會觀察並且不同模式來以最為合適的方法引導每個個案,我希望可以跟這個姐姐一樣可以在台灣帶動一個風氣。
我也是重度憂鬱症患者 我想說,那位姐姐真的好棒 妳也好棒 期許妳們每天都能得到滿滿的溫暖:)
加油唷❤️
我哭了
妳的義父很偉大
看到哭😭😭😭 好好孝順義父吧! 也祝福妳成為優秀的心理師!
真心的為妳感到高興 也很佩服影大🤙🤙 不得不說早已淪陷變成影大的迷妹了❤️
除了姊姊 還有關心你的義父 一定要好好孝順他
有點想我的心理師了....
朝陽科技大學 社會工作系
我覺得很多受過幫助的人,都會喜歡上心理、諮商,甚至有興趣 我也想親口謝謝我的諮商師,是他開了頭,引領我,讓我自己學習如何走出我的過去 💛
南亞伯達省理工學院
很高興你釋懷了也知道了真相 也很高興你想和幫助你的姐姐一樣去幫助更多人 原po要好好記得爸媽說的話 「好好活下去 要幸福」 不僅為了爸媽 也是為了你自己🙂
國立臺中教育大學
我覺得沒有倫理的是陳醫師欸,抱歉我無法接受我原本信任的人在我事先不知情的情況下,把我的私事跟別人說。即使後來結果是好的,我也覺得這種行為非常過分
太勵志了😢 謝謝妳願意繼續幫助更多人!
B28 其實一開始我很生氣,不過我後面沒有講明白讓你誤會了!後來的時候我才知道說是我義父事先有跟他們談過同意那位姐姐進來的~並且在讓姐姐進來前是有問我是否願意談我同意才進來的
國立臺中教育大學
B30 不知道是我理解有誤還是什麼,即使加上妳的說明,我看起來也會覺得過程是這樣: 1. 陳醫師跟林姐姐跟妳義父談 2. 陳醫師詢問妳是否願意跟姐姐談 3. 陳醫師把妳的情況透露給林姐姐 (有可能跟2對調順序,不過對調在我看來更糟) 4. 姐姐來見妳,此時妳得知自己的狀況事先已經被姐姐知情 我覺得重點是在3之前,陳醫師有告訴妳他打算把妳的事告訴別人嗎?他在2的時候詢問妳願不願意跟林姐姐談的時候,有告訴妳,他會事先把妳的情況透露給林姐姐,並且跟妳討論他將會向林姐姐透露哪些資訊嗎? 即使說醫師是拿遇到的個案去互相談論,那也應該是匿名的。並且在林姐姐來見妳前,醫師應該要告訴妳,之前因為什麼原因所以曾經向林姐姐透露過哪些屬於妳的訊息,而不是讓林姐姐突然告訴妳她知道哪些事啊 義父有沒有同意,老實說我覺得不是重點。即使今天林醫師透露的對象是妳義父(法定監護人),我也覺得他應該在妳開始吐露之前就讓妳知道,這些對談、以及妳的近況中有多少內容是他將要告訴妳義父的。這應該是第一次見面、甚至每次會談前後要告訴妳的事,而不是讓妳某天突然毫無心理準備的發現妳跟醫師講的話有別人知道,不是嗎? B32 嗯。所以我說即使結果是好的,但如果是我,我應該還是會覺得醫師很過分。我可以理解醫師讓其他人來介入治療時,需要讓對方知道我的情況跟我的進度。但即使僅僅出於我對醫師的信賴,他難道不需要主動告訴我他向別人透露了什麼嗎? 這應該不是隱私法規的問題、也不是對錯問題,而是感情問題。我是因為相信醫師,才會跟他吐露心聲,但在我毫無準備的情況下,有人告訴我「其實妳跟醫師說的這些事我都知道」,我會覺得很難過。即使最後的發展可能是好的,但我當下的震驚、憤怒跟難過,難道不是我原本不必要承受的傷害嗎?
B31 他們一開始有跟義父說大概會有兩個心理師會討論我的案子,我義父同意了但是我當下不知道,因為一開始我不是很想去,義父讓我去我也沒有問清楚,義父也沒有跟我講。所以我一直以為只有陳醫師知道,才會有後來陳醫師說讓姐姐見我跟我對談時我當下心情會生氣,我想一開始時陳醫師是以為義父有跟我講才會這樣,應該也就是他的失誤了~ 至於詢問我是否讓姐姐跟我談,基本上當心理師同一個個案交接時,確實會先講過,才能讓下一個跟我對談的明白進度以及狀況也沒有錯的,只是都要先跟對方講過。
不好意思我自己喜歡寫一些有的沒的幻想之類的 我個人腦補他們應該不是心理師,而是被派遣下來的天使,完成一個任務之後,再從妳眼前消失~ 這個故事讓我好感動
真希望我當時也能遇到這種心理師.
東吳大學 會計學系
看到哭了,很感人真的
中國文化大學 法律學系
看到這篇想起我的諮商師了( ´༎ຶㅂ༎ຶ`)
B33 他們真的是天使無誤👼 在同個時間跟定點出現 也很像NPC
哇~~原來這就是專業的心理系在做的事情!! 虧我還沾沾自喜地以為我開導過好幾個被弄到懷孕墮胎/被強暴/被劈腿的朋友 就算是有開導人的本事了 哈哈哈 但看到林姊姊在開導 B0 那段的時候我就想到了一個問題 其實找我聊找我開導的很多朋友 說穿了就是跟當時的原PO一樣 想不開 想不通 不願面對 面對這種想不通的 以我的腦袋我可以找出他們觀念上的問題點 再指出錯誤而試圖導正他們往正確的觀念去想 但就像林姐姐說的一樣 我也都跟他們說「想通靠我 放下靠你自己」 可說實話 我現在也面臨著心理上的困境或疾病 不同的是 我不是想不開想不通 我正是因為想開了想通了一些世俗人沒有想通的事情 再配上我的一些人格特質 而衍生出了現在十分可怕的心理狀況 我覺得我需要的不是一個人來開導我 讓我想通 我需要的是有人能夠證明我現在找到的答案是錯的 可惜 身邊所有的朋友嘗試過都做不到 因為我的想法雖然偏激雖然黑暗 但卻是有條有理的事實 很多試圖說服我 事實沒有我講的那麼糟糕的 最後反而都被我舉例 甚至是舉對方本人的例子去映證了我說的才是對的 有時候腦袋聰明太會辯論也不是好事呢 ((苦笑 我倒是蠻好奇心理系的在面對這種並非想不開 而是好戰善辯 需要有人證明他的答案是錯的可偏偏就真的沒人能成功 這該怎麼辦
國立勤益科技大學 電子工程系
我找不到自己的目標 找不到屬於自己的未來 找不到屬於自己的路 每天我不知道我在過什麼生活 跟我這20幾年一模一樣 你把自己關在你的世界我不想說什麼,但你繼續關下去永遠得不到你要的答案,世界上不是只有你一個人發生這樣的事情,你也就別以為我沒有。」 我們心 理師,只不過是媒介,還是需要你自己走過來。」 覺得也是有擊中我的點 可是我找了很多諮商師 身心科醫師 找朋友 老師 感覺問題還是一樣
很少看到一個文章我可以哭這麼慘的QAQ 祝福你一切順利 願你達成心願
國立臺東大學 特殊教育學系
我是想轉考心理系 諮商師說的沒錯,他們的職責只是在協助個案,真正能讓個案走出來的,還是在於案主自己
陳醫師醫學倫理待加強 至於那個姓林的諮商師嗎 沒有說一定要死守SOP 但是 跟個案說 你沒有那麼慘 有人比你更慘 完全是初學者的錯誤 讓我有點懷疑她的專業性 你的問題能解決 真的蠻幸運的
國立雲林科技大學 化學工程與材料工程系
b23 不好意思標妳一下 雖然我看到這位姊姊 想到的也是影大 但是影大不是姓黃嗎 還是我記錯了
天啊...無法想像看到父母..的場景...是多麼的痛........ 真的 尤其你還那麼小..... 真的覺得高興你走出來了!!! 希望以後你的日子能過得很順遂! 加油!
國立臺灣海洋大學
B38你需要的不是有人證明你是錯的 因為那個沒有道理,你其實是希望有人帶你看了你原本不相信的世界並且讓你開始相信
B46 非也非也 正因為我找到了這個世界的規則 一個不合理的規則 所以我才希望有人能證明這是錯的 證明我的想法是錯的 不然我也只能跟著陷入黑暗之中迷惘墮落了哈哈哈
國立臺灣海洋大學 光電科學研究所
B47那你覺得社會規則怎麼來的呢?不是由每一個人的相信組成的嗎!人因為相信故事所以組構出現在的社會型態並且告訴每一個這樣是美好的,在拿著資源去壓榨不相信的人直到取得了平衡。但總有新的下一代不相信原本的故事了,所以換了一套故事說服更多人相信然後就.... 所以你所相信的是你的相信跟事實無關呀
B48 這是個利益導向 卻又是個感覺至上的社會 並不是什麼用資源去壓榨不相信的人來獲得美好 而是在這個理盲濫情的社會 理論和事物的本質根本就不是重點 重點是呈現的手段 謊言 騙術 絢麗的包裝 然後就會有一堆理盲濫情的人接受了這些只有騙術沒有本質的錯誤存在 只要仍有任何一絲一毫的這種現象存在 就證明了 世道不公 當好人其實並不是很有意義 因為你隨時會被比你爛但是比你有手段的人給擊敗 最悲慘的就是 好人會輸不是因為他不夠好 而是這個膚淺的社會常常只會被感性和感覺牽著鼻子走 從而一堆理盲濫情就受到那些低能包裝的蒙騙 這就是現在社會的規則 世界的道理 枉「世道」這詞 含有道理於其中 結果最後仍是由感性去做主導而成了一個不合理的規則 社會會持續地向下沉淪 就是因為太多人把正常的事情當作正確的應該的事情 而不是去探究事物本質上道理的邏輯謬誤與否
緣分會讓你們再次相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