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

霸凌者從來沒有要被霸凌者原諒你們的資格。

2019年1月18日 04:46
前情提要
看到這篇文章,我真的深深體會被霸凌者的心情,那是在你最青春的時候,最深刻的疤痕。 再看到留言,某些留言真的刷新我的三觀,尤其曾經是霸凌者的人,憑什麼要求被霸凌者的原諒,甚至跩跩的覺得自己現在日子過得很好? 以下是我曾經遭受的小故事,有時間的人歡迎把他看完~ (想標記個⚠️大概是想讓人看看那些霸凌者可恨的嘴臉) ——————————————————————- 先從我國小的故事說起吧?五年級以前我的個性算是很天真爛漫,而我那時候完全可以自己一個人做任何事,小時候嘛又是家裡的老大,沒有任何人教我「交朋友」這件事,我只記得我喜歡在下課、放學、放假時,在遊樂場裡跟不同的孩子們玩,沒事就像成為遊樂場的孩子王一般,帶領大家一起玩躲貓貓或鬼抓人,我很快樂,我並不覺得一定要跟誰特別好。 三四年級時的其中一個大姐頭,很不喜歡這樣的我,回想起來大家都喜歡拍他馬屁,他功課好、畫畫好,而我也畫得不錯、成績也不差,每一次只要我考得比他好、圖畫分數比他高,加上我不會對那位大姐頭唯命是從,因此她對我很不爽。一直以來他們都會偷偷的欺負我、故意排擠我,但那些我都不以為意,反正我可以找到自己開心的方式,我還是每天笑的很開心。 但一直讓我印象深刻的欺負人方式,就是在一次體育課玩鬼抓人時,大家故意偷偷套好,誰當鬼就先抓我,我只記得那時候我跑得好累,因為目標都是我,這時換一個女生當鬼,她是大姐頭最得意的小跟班,她非常壯碩,身高過高、體重過重,她那時候龐大的身軀追著我時我深感壓迫,這時她把我逼到牆角時,正常來說只要手碰到我就好,但她直接一個拳頭打在我臉上,那時候戴眼鏡的我眼睛噴掉,我大哭了起來,她才意識到事態嚴重,一直叫我別哭了,我很痛當然聽不下去,她就對我生氣大吼:「⚠️妳幹嘛還哭!我不是跟妳道歉了嗎?」 / 來到五六年級,這時候的我交到了所謂的「朋友」,我開始會特別在意某些人、會害怕他們生氣、學習小團體的意義(但我從小時候就不懂揪團上廁所、什麼事都一定要一起的意義),從這時候開始才發現自己是個非常重感情的人。但是我們的友情很「怪異」,也許是當時的不成熟,其中一個女生生氣時,無論是誰的錯都是我們要道歉,甚至到跪下來的地步,最後忍無可忍後,我們不再對他唯命是從,不再想與她玩在一起,我們並沒有對他做任何不好的事,但她因為只有我們三個朋友,因此她好像變得心情很差(而且曾經都聽她指揮的人們突然不理她吧),這件事還搞到四人的家長來學校八個人坐下來談... 後來剩下我們三個時,其中一個女孩因為前面有個高中的大姐,因此非常前衛流行,甚至有點愛玩、調皮,那時候她帶我認識很多東西,她幫我創辦了無名小站,也因此她知道我帳密的情況下,與另一個女生一起惡搞我無名,例如將背景換成清涼女人的套版;我當時欣賞一個男生,而他有欣賞的女生(別班的),她們在我的動態打「xxx(那女生名字)是婊子」,最後是同班同學很不相信的密我,問我說我怎麼了會發這種文,我還很白癡焦慮的打給那女生所苦,那女生還裝傻說怎麼會這樣,而在一旁的我媽真的是神救援(我媽一直以來都覺得她是問題學生,很愛欺負我利用我),接過電話跟她說「不知道怎麼會有人這樣弄,沒關係,阿姨晚點找網路警察來處理,可以找到兇手。」那女生嚇得馬上承認說「阿姨對不起,那是我用的,⚠️我只是好玩」,隔天還一起來求我,別人問是誰用時不要說是他們倆,而我也傻傻的照做了。 / 我國中曾經被霸凌過兩次,第一次莫名其妙傳到全年級間,那些愛鬧事的比較「大尾」的人,就會故意來到我們班門口看我,那種感覺很羞辱、很難受(以前我們班算放牛班,因此才傳這麼開)而班上某三個最讓我印象深刻的女生,就會做些惡作劇、沒禮貌的行為,例如看我桌上放食物經過連問都不問,就當我面拿起來吃;在男生們面前挑撥離間、叫女生不要與我做朋友(但有一大群都沒聽他們的);最嚴重的一次,是趁上課時揉小小的紙團,沾上三秒膠後往我背上丟,到現在看到那件外套都還有膠的痕跡。 因為那次所以終於找來了家長,並且有些在被排擠時交到的朋友們,有偷偷寫信給班導揭發這件事(雖然他們也會害怕,但還是默默陪伴我,到現在成為依然會聯絡的好朋友),但班導是個很混的老師,根本不多管這件事,連在家長面前都很敷衍,那三個女生中有個負責背黑鍋的,媽媽是輔導老師被請來學校,一直不斷跟我和我媽道歉,還希望我們不要讓她爸爸知道,因為她爸爸非常嚴厲。 後來老師要我們倆去外面走廊聊聊,對,他以為這樣就能解決事情,但我只記得剛好午休結束,其他霸凌者們趕來,還通知了其他「大尾」同學,一起圍觀看我們「溝通」,我當下到底怎麼敢講什麼呢?我只記得那女的說「⚠️不然妳想怎樣?」 不過後來事情就慢慢過了,反而他們三個一個個被排擠,我交到了朋友,他們就開始會黏上來找我示好,後來有一次我跟其中一個霸凌者問說,當時到底為什麼要這樣對我?他卻回我說「⚠️其實我不知道原因」 👏🏻是的,那一次的霸凌,根本找不到任何起因,只因為大家傳來傳去,最後就跟風一起霸凌了。 / 至於第二次,比較不像霸凌,算是排擠吧?簡單來說就是跟一個好朋友吵架,原因是我們平常會打打鬧鬧,打人都沒在客氣,會打到很痛的那種,但那女生卻一直跟別人說我打的多痛,不知道自己同樣打我甚至咬我都很痛,講得自己是受害者,常常偷偷隱藏我發文到fb討拍,讓他人都以為我是「施暴者」。 最後爆發是我們一次打鬧中,好像在搶一個什麼東西,她在我手伸過去時直接作勢要咬下去(她咬人真的超痛...有留痕跡過),我反射性躲開的往她頭上拍下去,她趁機開始跟大家討拍、最後我被同班同學及別班共同好友排擠,那時候我很難過,因為我再解釋也沒用,先講的先贏,還記得原本最嚴格大家最討厭的老師,變成我最喜歡的課,因為這時候大家都會乖乖上課(其他課大家都會很吵鬧或做自己的事),不會讓我有孤獨感。 維持了大概2、3個月吧?後來有幾個朋友開始跑回來找我,跟我說那女生的不是,這時候我才有了解釋機會,他們才發現誤解了我,並且跟我道歉,然後那女的也慢慢回來了,又像是要裝沒事一般。 / 以上就是我的心路歷程,曾經應該最天真單純的時候,卻成為逼迫我長大的時光,從原本的天真爛漫,變得容易猜忌他人,不容易對人敞開心房。但也謝謝這些過程,讓我從幼稚會鬧脾氣的小孩子,變成了成熟獨立又理性的自己,我改變了非常非常多,更知道自己該怎麼對待朋友、該怎麼分辨朋友的好壞,也更愛自己了一些。 世界上有很多不幸的人,他們走不出來,到現在仍需要精神治療,仍在痛苦的回憶裡打轉,甚至最嚴重的人選擇離開這世界上。 我很幸運的是,因為自己樂觀的性格,這些事情就是個「記憶中的不悅」,沒有成為陰影(硬要說的話,害我變得不容易相信人),我反而是讓自己變得更好,因此現在擁有很多愛我的朋友,是真的感情很好真心付出的那種,我也更加愛我的家人們,在我最低落的青春裡,陪伴我、開導我,給我力量與幫助。 我只會說,謝謝我經歷過這段歷程,但我從來不會輕易說我原諒了你們曾經帶給我的傷痕,即使你們現在有些人又跟我重新聯絡,好像什麼都沒發生一樣;即使它現在只是成為了一個不痛不養的傷疤,但依然永遠留存在那裡。 所以霸凌者, 你們沒有資格用一句對不起, 來掩蓋你們曾經造成他人的傷害。
279
留言 17
文章資訊
Logo
每天有 391 則貼文
共 17 則留言
之前國小國中的時候,也被班上的人「欺負」過。 為什麼只說是「欺負」?因為大家都覺得霸凌太嚴重了,這只是小孩子的小打小鬧而已,但這卻是我心裡一輩子的傷疤。 在小五之前我也是很活潑很樂觀的個性,但小五的時候,因為在上課的時候回答了老師的問題,被班上女生認為我「很愛出風頭、不尊重其他人」(老師點了十幾個人答不出來,規定要有人回答才能下課,我舉手後老師點我我才回答的),往後兩年各種難聽的綽號、排擠、謠言,就一直伴隨著我到畢業。 當時的導師算是很嚴厲但是人很好,還蠻照顧我的,所以班上的同學沒有到打人這種狀況發生。 上了國中,我以為終於有一個新的開始了。 班上還有一個同學是我之前安親班時的「好友」(之前在安親班就亂傳我謠言,但是我很久之後才知道,虧我那時候把她當朋友🙄),殊不知這才是惡夢的開始。 明明沒做什麼事,因為長相被取了綽號,請他們不要再這麼叫我了,大家嘻嘻哈哈就忽略掉我的聲音,這一切還是那位「好友」帶頭的。還有在午休的時候拿東西一直戳我、拿電風扇一直吹我的頭、把我寫完的作業拿走讓我差點交不出去……等等,雖然班上也是有少數人是站在我這邊,但是因為霸凌者是班上最多數人的一群,沒有人敢站出來反抗。 後來我忍無可忍,這件事讓學校知道了,但是他們在被處罰過後還是沒有任何改變,我的反抗在他們眼中只是微小的掙扎,就一直這麼到了畢業。 之後我一直無法在輕易的相信他人,對所有人都保持距離,沒辦法對他人敞開心胸的談論這件事,一直到了高二遇到一群非常好的朋友,很感謝他們陪伴我至今,不然我大概早就承受不住心理的壓力了。 霸凌者當然能說對不起,但是沒有要被霸凌者原諒的資格 要不要原諒是被霸凌者的事 看到霸凌者長大後宣傳反霸凌就覺得可笑
我認為之前的社會是造成很多人被罷凌的原因,為什麼我這樣說呢,因為之前在面臨我最崩潰的時候,沒有任何一個社工、警察、老師真正想要協助我的,有也只是表面想做好自己工作,實際上對我一點幫助也沒有,還對我說我精神病的爸爸人很好,拜託,領極重度殘障手冊的是他不是我好嗎?怎麼那些老師就不說說自己有病的想法
大同大學
霸凌這種事本來就不存在意義啊 人想說什麼就說什麼 想做什麼就做什麼 不需要管你/妳 的想法 不需要知道你的痛苦 純粹只是想要你過的不快樂而已 而且你的不快樂 就是他的快樂 我前女友曾經是個被霸凌過的人 交往期間也為她以前被霸凌感到不平 結果分手後 不知道發什麼神經 她就開始在系上霸凌我了... 對於她霸凌的手法 雖然沒有嚴重到有被人身攻擊 但是煩躁程度已經讓我蠻憂鬱的 甚至有點躁鬱 真他媽後悔自己分手後 還到處幫她說好話 殊不知 處處都是心機 還說分手後可以是朋友 還說人要自私一點 對自己好一點 所以跟我分手 也是啦 霸凌別人讓自己愉悅 就連她原本“閨蜜”中的其中一位 前女友可以用 莫須有的罪名 冠在那位女生頭上 導致她離開“閨蜜”群 也漸漸有點憂鬱傾向 所以 對於說什麼 希望被霸凌者 原諒霸凌者 這種話真的很自私 對於“我”來說: 要嘛 在我對她的良心還在之前 就道歉了 我比較容易接受 不然 我恨不得 下一秒就聽到她的死訊:)
臺北市立大學
標題到底是什麼意思 看了幾次還是不懂
中臺科技大學 牙體技術暨材料系
B4 霸凌者從來沒有 要(求)被霸凌者原諒你們的資格 大概是這個意思吧 我自己的解讀
元智大學
霸凌者都是垃圾 就算痛改前非也沒會來道歉過 多的是現在爽過的人 社會的未爆彈及未爆彈延續者 憑什麼整天爽玩不念書到處霸凌別人的渣出社會還能這麼爽 世界就是這麼不公平ㄏㄏ
國立高雄科技大學
排版真的不行。。
國立澎湖科技大學
什麼原諒不原諒 說不定他們根本不在乎 唉唉 算了 只是自己也無能為力
淡江大學
想說些什麼 但又不知道要講什麼抒發心情 只因為那些垃圾的覺得好玩 然後成為我們心中無法抹去的傷痕 就非常不能原諒那些垃圾 反正最好那些垃圾就都去死 死的越慘越好 ========================== 別說什麼留點口德什麼的 對這些垃圾不需要
嶺東科技大學
國小的時候就因為轉學生的身分被嘲笑被調皮的男生捉弄 小五小六的時候她們都來跟我說討厭誰不要跟她講話 我也說好 結果到最後都怪我 說是我叫她們不要理她的? 還說我是大姐頭? 國中也是 國一我就很孤僻不交朋友 也被針對 後來就跟班上的中心人物變熟 有一些人心機根本超重 跑來跟我說討厭誰不要理她 我就沒有理她(我本來也不熟) 後來又說是我發起 真的很無言 高中後也因為之前的事很不想交朋友 也被班上一個醜男針對 還好有遇到善良的人 不然我真的覺得很難受 大家都覺得我是霸凌者 難道沒有任何人霸凌過我嗎? 講了又沒人相信
正修科技大學 休閒與運動管理系
曾經我也是被欺負的那個 那時候痛苦到有自殘的行為 那個陰影永遠都擺脫不了 不過令人欣慰的是 霸凌我的沒一個過得比我好 看他們過得不好 我就放心了
國立中興大學
那些被霸凌的過往就像是一道傷 即便時間過了這麼久 不痛了 也有一道很深的疤 時時刻刻提醒你那樣過去多不堪回首 那些霸凌者不值得被原諒
中華醫事科技大學
我從前是個乖乖牌看起來就很好欺負(? 那時候因為一件小事被一個大姐頭說要堵校門口輸贏, 我那時很不知所措還大哭結果我哥整個嚇到問我怎麼了, 了解後他就去找那個大姐頭朋友的哥哥(反正也很混但我哥比較可怕😂😂) 好像說什麼只是小事有需要這樣? 然後那個大姐頭就自己來找我道歉了呵呵呵 不過以防萬一我哥還是叫我如果放學被堵就打電話給他他準備好人了(瞬間覺得他很帥。) 但沒那個機會所以當時我還挺難過因為我根本不想原諒她反倒還希望她被打(⁎⁍̴̛ᴗ⁍̴̛⁎) 想想我哥當時也是衝動幸好現在是個努力工作賺錢的好爸爸😂😂 不過我想說:暴力不能解決問題,但能解決有問題的人。尤其是那種他以為你好欺負的那種。
真理大學
以前國中上補習班時,也有一群別校的小男生會時不時嘲笑我、嗆我(惡意的那種) 就這樣維持了很久, 在我快離開補習班前,我問了一位同校的女同學說 為什麼他們討厭我, 那位女同學回我說她曾經有問過他們,結果對方回 其實他們也不知道為什麼 當下真的很無言- - 心想「好吧,那就不是我的問題了●_●」 b4 b5 可能是「霸凌者沒有資格 要求 被霸凌者原諒自己」(?😃 霸凌者:「你就原諒我唄,都那麼久了,那時我們都還小」 被霸凌者:「你沒那個資格要求我原諒你」
醒吾科技大學
我以前國小也是被霸凌 下課都跑去廁所待 老師也是啥都不管跟個廢物一樣甚至跟著那些霸凌者一起欺負我 因為那時候我是班上最胖的😑 還好因為他們讓我變瘦變漂亮
輔英科技大學 文教事業管理學位學程
你就大膽把那個ㄔㄕ的 往洪 名字打出來 讓大家看看世上人們的眼光出了什麼問題 居然心甘情願當她們粉絲 年紀越大,歲月的路走的越多 越來越覺得,這世界真是 他媽的人鬼殊途
德明財經科技大學 企業管理系
你的故事很無聊 都是一些小女生會做的小動作而已 根本不必放在心上 如果在路上遇到那些人 主動跟他們說起這些往事 說不定他們還會覺得丟臉 因為真的蠻白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