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

敗訴之後,誰能幫助我

2019年2月8日 01:13
大一下的時候, 我當時的同學A在練習籃球步伐「螃蟹步」過程中嬉鬧, 因而踩壓我腳部,造成我當下立刻摔落,臀部重摔在地,而同學A亦摔倒在我身上,造成我的臀部及脊椎受到更劇烈的傷害。摔落當下,我感覺臀部一陣疼痛,但為了繼續上課仍試圖站立,發現當下還是能夠勉強站立及行走且臀部還是有疼痛感,所以摔傷後的體育課我都在球場邊坐著休息。起初,我以為此次摔傷只會造成瘀青等小問題,於是去健康中心後只做了冰敷處理,但自體育課摔傷事件當晚卻發現走路開始有些吃力,左腿常常會莫名地無力,而又過了兩天,我發現我逐漸無法控制我左腿行走,於是只能靠同學推輪椅來代步;至於臀部的部分,在摔傷過後我無法坐任何硬椅子,必須在椅子上加裝甜甜圈坐墊才能夠舒緩不適。 事發以後,因疼痛及無法行走的問題日益嚴重,加上因身體不適造成上學的種種不便,引發我巨大的課業壓力,身體的壓力以及課業的壓力使得我心力交瘁。班導師以及系主任擔心我身體不堪負荷,建議我休學回家休養。儘管心中萬分不願意暫停學業,但因為身體狀況及課業壓力不堪負荷,我最終還是選擇了回鄉休養。 事發之後,我因擔心同學A往後留下污點,未提起刑事訴訟,盼同學A能主動理賠。然而同學A不但遲未回應,連我到區公所申請調解,被告兩次都無故未出席,區公所遂開立調解未到證明。 之後我對同學A提起民事訴訟,但卻因為對方已轉學、對方有請律師,我家請不起律師,加上班上同學(證人)對我跌倒的情況描述不全而敗訴。 自從我跌倒到現在已經三年多了(民事訴訟打到去年),我爸爸要我放下,但對方的態度實在完全沒對我受傷負責,所以我想對對方提刑事訴訟,請問法律系的人可以給我一些建議嗎?
愛心
6
.回應 12
共 12 則回應
國立中興大學
有律師好辦事很多,真的
國立臺北護理健康大學
沒證據也很難起訴吧 你也可以去事務所諮詢看看啊
B2 我有與同學A的對話紀錄,她有提到她記得她摔在我身上,然後我們兩個一起摔在地上
國立臺北大學
可以去法扶問問看有沒有符合資格 ——————————————— 法律是一項專業 要找懂的人幫忙 想玩好遊戲又不懂規則的話要找打手這道理應該不難懂吧 B3 對話只有這樣連我看都覺得不足 最好有其他的證據
B4 我有醫院診斷證明、休學證明、室友能證明我無法行走、因休學獎學金被停止、與同學A的對話紀錄(包含其承認有和我摔倒在地,以及失信要調解的對話) 但是最關鍵的是沒有能明確指出是她和我摔在地上導致我之後無法行走,因為有時間差,加上學校監視器沒有拍我們上課的那塊籃球場,真的超級無奈,去找當時的體育老師問,老師也沒印象 我爸也因為這起訴訟認識一些調解委員會的人(我的狀紙是請議員身邊懂法律的人寫的),但他們也說希望不大 自己去打官司的感覺真的很像在被二次傷害,覺得很委屈(讓我抒發一下) 還是謝謝妳的建議
國立臺北護理健康大學
最關鍵的應該是行為過程沒被拍下來吧
B6對,我只有對話紀錄能稍微證明事發過程....而且那個女生還跟班上其他人裝可憐,其他人就會來跟我說"她家很可憐(單親),不要告她",真的超級傻眼,但她家雖然是單親,但卻在台北住豪宅阿...
國立臺北護理健康大學
基本上 他們說希望不大 我覺得你就不要繼續了 不只耗費金錢、時間 你還會更受傷 你就讓他罪惡一輩子也是一種報復
B8她如果真的有罪惡感我心情還稍微能平復,但她轉學之後,不但過得很開心還去捷克遊學,我真的心情很難平衡,正義沒有伸張
國立臺北大學
B5 這些都只是受傷的證明 只能拿來提民事賠償 要告刑事需要的證明是「他故意/過失害你受傷」
國立臺北大學 法律學系
勝訴機會小,理由很簡單,證據不足(從文章中得知),且民事敗訴刑事更難勝訴,因證明度要求更高,需達無合理懷疑的確信程度。 以上,若你連我在說什麼都聽不懂,還是去找個律師問問吧,免費諮詢的也可。
感謝回復我的各位
馬上回應搶第 13 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