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臺灣大學 法律學系
韓國都能因為光州事件而對他國類似事件表示同情理解 反觀呢 一堆台灣人看「我只是一個計程車司機」看得感動涕零的同時 對國內二二八卻只會說「黨工」、「提款機」、「政治魔人」、「撕裂傷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