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後,與各路親戚聚餐。其中有一個遠房親戚任教於私立高中。飯桌上,她侃侃而談私校資優班的教育模式:各種超前學習、夜自習、課外輔導等。也說著自己帶出了多少多少的升學率、亮眼而優秀的準大學生。我靜默的扒著白飯,對她的話題其實沒多少興趣。
 但她接著談到,她帶到一個學生,升上高二之後就開始變得怪怪的。曾經開朗的她慢慢變得內向不愛講話、聽說也不太吃飯,瘦了好多。親戚接著說:「聽說她媽媽還帶她去看醫生,好像是憂鬱症,還要吃藥。齁~啊現在年輕人抗壓性也太差,這樣就憂鬱症。」
 甫聽到這裡,我放下碗筷,等待親戚接下來要說的種種。
 「我就叫她想開一點就好了啊,幹嘛還要吃那些傷身體的藥,那些藥吃了齁…人都昏昏沉沉的…」
 不等她講完,我馬上打斷她:「這不是想不想開就可以解決的事情。」
----------------------------------------------------------------------------------------------------------------
 過年後一周,剛好run到精神科。其中,有一位病人讓我印象十分深刻。這個病人在主治老師的門診診斷是重鬱症 (MDD, Major Depressive Disorder),而從前的我,事實上沒有「真正」接觸過重鬱症、甚至是憂鬱症的朋友。

 我也曾經以為,憂鬱症,就是過不去自己心裡的一道牆,想開了就能痊癒的疾病。

 在精神科的第一次的查房,印象中,查到的第三個病人就是她。

 來到病床前,我看到的,是一具眼神空洞、直勾勾望著天花板、了無生氣的軀體。沒錯,真的是軀體、感受不到一點生氣的軀體,彷彿靈魂從這個名為身體的容器中,抽到了其他遙遠的地方儲存著。
 「你今天還好嗎?」主治老師親切地問。
 「嗯…」她抿著嘴,雙手緊緊抓著被角,眼睛快速地眨呀眨的。
 「現在還有聽到什麼嗎?」老師接著問。
 「沒…沒…」還是一樣的神情,患者閃爍的回答。
 「你有沒有吃飯?」
 「…」不發一語,她把被單緩緩拉起,遮住了蒼白的倦容。

 我、住院醫師學姊、主治老師、護理師、心理治療師,我們安靜的站在床畔,等待著她再次願意與我們互動。

 過了大約十分鐘,被單緩緩地降下來。
 「沒…吃…」她緩緩地回答,眼神還是閃爍著。
 「那要吃喔!」主治醫師笑咪咪的回答。
 「你有沒有什麼要跟我們說的?」學姊接著問。
 沈默了一段時間。
 「我…我做錯事…」她顫抖的、緩慢地吐出這些語詞。
 「做錯甚麼事情呢? 能跟我們說嗎?」主治老師慢慢地詢問。

 她嘴唇快速地顫動、眼睛也飛快的眨著。我能強烈地感受到,她想講,可是卻有一股難以抵抗的力量,將這些坦白堵塞在她的軀幹裡。
 我們在床邊等待了約莫十五分鐘,看著她慢慢回到一開始的空洞,回到一開始,沒有靈魂的狀態。看著她不再願意與我們談話,我們一群人緩步的踱出病房。
 當下的我其實是十分震驚的。從沒遇過重鬱症患者的我,著實對於這個病患,如此了無生氣的表現嚇著了。

 爾後的我也瀏覽了她的病歷,看到了發病之後,每天吃不到一碗飯,體重掉了15公斤,甚至還曾經因為營養不足而給予靜脈營養。我立刻明白,憂鬱症這樣的精神疾病,絕對不是僅僅一句「想開點」就可以治好的病症。

 憂鬱症或是重鬱症,就是大腦某程度上生病了。詳細的機轉目前不太清楚,不過有些證據說明是一些傳導物質的減少,比如血清素等等。因此,藥物的介入可以有效的改善症狀。而憂鬱症以及憂鬱情緒又是不一樣的範疇。憂鬱症患者基本上就是憂鬱已經影響到其生理機能,比如體重大幅地下降等。
 可能說的直白一點,憂鬱的情緒「或許」能夠「想開」,可是一旦診斷憂鬱症,藥物或是相關治療的介入就在所難免。

 「到現在還是不知道甚麼困擾著她呢。」
 面對患者的疙瘩,我們像是每天從病史詢問收集一片又一片的拼圖,試著想要拼湊出病情的全貌。我聽著老師學姐調整她藥物的劑量,將她的抗憂鬱藥物再升高了一些dose,然後往病床那邊偷瞄了一眼,看到的還是那深不見底的空洞眼神,整個病榻彷彿被漆上了黯淡的灰色。

 接下來兩天的查房,她都還是差不多的狀態,不過因為藥物的影響,她比較能夠與我們互動,也漸漸願意吃一些東西了,基本上,精神疾病相關的藥物都是這樣,有時候得隨著病情的改變調整劑量,而且藥效也是要等待時間的遞進才能慢慢看到效果。

 直到了第三天,終於看到她在病房走廊慢慢地朝我們走來。
 「你今天還好嗎?」主治老師依舊親切地問。
 「還不錯。」雖然緩慢,但是終於是正向的回答了,我在心裡為她鼓掌。
 老師一樣,問她心情如何,以及有沒有聽到甚麼聲音。
 她接著說:「之前都會覺得很自責,會聽到聲音叫我去死。」

 有一部分重鬱症或是躁鬱症患者會併發幻聽症狀,許許多多的精神疾病患者就是因為這樣的幻聽甚至是幻覺,最後走上自殺的不歸路。

 「那現在還有嗎?」老師接著問。
 「沒有聲音了,也比較沒那麼自責。」
 「那可以告訴我們,是甚麼原因讓你這麼自責嗎?」

 原本以為可以把最後一片拼圖拼起來的我,卻還是看見她顫抖著嘴唇,像是某個掌管思緒的開關被關閉了。我們等待著、期待著她能夠緩緩訴說自己那最痛苦的回憶、期許她能夠自己點亮那最黯淡無光的角落,不過,她抽離的眼神,讓我們知道今次還是機會渺茫。看來她的故事,我們還得等待一段時間才能夠完整的刻畫出來。

 「妳這樣很棒!要繼續吃藥保持喔!飯也要好好吃,我們會陪你,不要急、不要怕!」大約過了十分鐘,老師微笑著,輕拍她的肩膀。
 她也微笑回應,彷彿靈魂離開軀體的時刻,只有在我們輕輕碰觸到那不堪回首的回憶的短暫時分。

 看著她病情隨著藥物劑量調整的變化。我在心裡產生了這樣的疑問:「既然藥物可以對症狀有效果,那我們是不是乾脆不要一直追問造成她憂鬱的原因呢?」
 「事實上,我們可以不斷地加上抗憂鬱劑、抗精神病的藥物的dose,她就不會這麼自責憂鬱了。」「但要真正讓她改善,還是要讓她能夠自己面對創傷。就像感染了,抗生素也只是輔助,還是得仰賴自己的免疫系統對抗那些細菌。」

 重鬱症的患者就像在茫茫憂鬱之海獨自航行的水手。他們緊緊的抓著船上的桅杆,試著從波濤的大海中找到原本屬於自己的岸。精神科醫師扮演的腳色就是燈塔,倚賴不同的治療方式照亮迷惑著、疲憊著的他們,希冀能夠引導他們回到溫暖的港口中,但我們能做的只是引導,最終能不能回來,還是得靠他們自己。
-----------------------------------------------------------------------------------------------------------------
 「憂鬱症就是一種精神疾病,精神疾病就是生病,人生病就是要吃藥才會好。」我接著說:「你總不會叫一個肺炎的阿伯,叫他多運動就會好吧! 生病了就是接受治療。藥物等等都是專業的醫療團隊計畫的,這真的不是想開了就可以痊癒這麼簡單的。」

 對於精神疾病錯誤的解讀與不友善,常常會讓病情更加嚴重。我相信,成長的路上我們一定曾遇過患上憂鬱症的朋友。但當時的我們可能對於精神疾病的不了解,沒有辦法恰當的幫助他們,甚至因此讓他們害怕承認自己生病了、更甚而害怕接受相關治療,而因此病得更重。

 往事已矣。只希望未來的我們都能為這些在憂鬱之海中迷航的夥伴們帶來一點幫助、帶來一盞溫暖的光。而也希望對於精神疾病的正確認知,能夠透過每個人細膩的傳遞,救贖更多更多不敢承認、不敢就診的生病的朋友們。而當我們察覺到自己的狀況不太對,甚至曾經有興趣的事物,因為心情不好而不想做,真的,一定得去看一下醫生。每個人都有需要幫助的時候,而願意伸出援手的人,一定會拉你一把。

---------------------------------------------------------------------------------------------------------------------------------
偷偷宣傳一下,醫師蛋的卡稱可以開放追蹤了,也謝謝大家一直以來的支持唷><

熱門回應

37
真的很累⋯
我希望世界上的所有人都不要體會過這種痛苦⋯
那種把你往下拉的漩渦,失去身體自主權,沒有任何情感、情緒⋯像空殼一樣,但有時遇到相關刺激,又會變了一個人⋯真的很累,而且記憶會有點錯亂,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誰⋯⋯⋯生活機能全部喪失⋯⋯好險我身邊的人都非常的包容我、愛我、每個人都小心的顧著我⋯也因為這樣我才能夠好那麼多!不然當初沒有病識感+不願意承認的我⋯再拖下去⋯真的已經不在了吧⋯⋯

現在已經好了非常多,但是情緒還是不穩定,最近有想要再接觸催眠或是心理諮商治療看看,找出原因⋯⋯不然我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或許,是自己不願意想起,也不一定⋯⋯

希望自己能夠趕快跟一般人一樣的過日子⋯活下去⋯⋯

上天讓我體驗了這些一般人體驗不到的經歷,那麼痛苦卻也都撐過來了!所以我希望我自己能夠趕快內心變得更穩定強壯、用自己的經驗幫助大家理解負面情緒、情緒管理、關於精神疾病觀念正確觀念等等⋯

希望自己能夠趕快做到⋯⋯⋯Fighting!!!
26
很喜歡這篇,謝謝你的分享👍
26
重鬱+焦慮+恐慌+思覺失調的路過
看完哭出來
我一直很感謝我目前遇到的每一位心理師
但是心理師卻反而感謝我願意讓這些資源進來,願意盡力回答他的問題
當下真的差點在諮商室哭出來
所以一直覺得從事這類相關行業的人都很偉大
一直都很感謝你們
真的很謝謝你們😭
或許我們目前還無法感受這些溫暖
但是我們會努力記住這些溫暖
在能再度感受溫暖的那一天
將這些溫暖小心翼翼的捧著好好的感受

共 23 則回應

26
很喜歡這篇,謝謝你的分享👍
3
正在實習精神科ing
4
想知道親戚的後續
4
已經追蹤了
謝謝你的分享
自己唸文科的 男友是R
看了你的文章又更了解他的工作生態了
3
主治醫師好溫暖
謝謝你紀錄下這些故事
1
好喜歡你的文章
文章裡的字句透露著溫暖
感覺遇到你的病人都會被你的溫暖感染的
26
重鬱+焦慮+恐慌+思覺失調的路過
看完哭出來
我一直很感謝我目前遇到的每一位心理師
但是心理師卻反而感謝我願意讓這些資源進來,願意盡力回答他的問題
當下真的差點在諮商室哭出來
所以一直覺得從事這類相關行業的人都很偉大
一直都很感謝你們
真的很謝謝你們😭
或許我們目前還無法感受這些溫暖
但是我們會努力記住這些溫暖
在能再度感受溫暖的那一天
將這些溫暖小心翼翼的捧著好好的感受
37
真的很累⋯
我希望世界上的所有人都不要體會過這種痛苦⋯
那種把你往下拉的漩渦,失去身體自主權,沒有任何情感、情緒⋯像空殼一樣,但有時遇到相關刺激,又會變了一個人⋯真的很累,而且記憶會有點錯亂,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誰⋯⋯⋯生活機能全部喪失⋯⋯好險我身邊的人都非常的包容我、愛我、每個人都小心的顧著我⋯也因為這樣我才能夠好那麼多!不然當初沒有病識感+不願意承認的我⋯再拖下去⋯真的已經不在了吧⋯⋯

現在已經好了非常多,但是情緒還是不穩定,最近有想要再接觸催眠或是心理諮商治療看看,找出原因⋯⋯不然我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或許,是自己不願意想起,也不一定⋯⋯

希望自己能夠趕快跟一般人一樣的過日子⋯活下去⋯⋯

上天讓我體驗了這些一般人體驗不到的經歷,那麼痛苦卻也都撐過來了!所以我希望我自己能夠趕快內心變得更穩定強壯、用自己的經驗幫助大家理解負面情緒、情緒管理、關於精神疾病觀念正確觀念等等⋯

希望自己能夠趕快做到⋯⋯⋯Fighting!!!
0
好文 描述的相當深刻
0
謝謝世界上有你這樣的醫生守護著病人
0
好棒(●´∀`)ノ♡
已經刪除的內容就像 Dcard 一樣,錯過是無法再相見的!
0
喜歡你的文筆
1
我以前也一樣覺得憂鬱症不過就是自己想不想的開的問題,現在自己真的遇上了才知道這有多痛苦多不由自主。不過也別怪那些無法理解的人啦,有些事本來沒有經歷過就是無法想像的
4
感謝科普 一堆人以為憂鬱症跟彈出式視窗或垃圾檔案一樣 勾選個我已年滿18歲或按個刪除就會消失
1
角色
有錯字
1
醫師蛋 好可愛的名字哦~
4
B7 抱一個
我跟你一樣,重鬱、恐慌、焦慮、思覺失調
將近10年的治療,我撐過來了
曾經因為幻覺、幻聽瘋狂撞牆而被強制就醫
關在一間有三道防線的病房內
甚至因為自殘而被綑綁雙手
真的好像惡夢!
我就像原po所見的那個重鬱患者
對一切了無生機、沒有任何感覺
吃安眠藥吃到大象都能睡著的劑量還是不能讓我入睡,都不知道我是怎麼走過來的......

還好,醫師、諮商師、護理師帶我走出了深淵
還好,我自己沒有放棄我自己
還好,我家人終於接受了我不是因為「想太多」,而是生病了
真的還好...

現在我還是很容易陷入憂鬱情緒
但我知道如何讓自己脫離
謝謝那些曾經拉了我一把的醫護人員
真的很感謝🙇🏻♀️
0
VS是位好人,而你也是,願你的熱情能持續堅持下去!
做了第25次心理治療的p’t路過
1
在捷運回家路上看到這篇
馬上追蹤👍 還一次把卡稱的文都看完😂
我媽本身也有憂鬱症
再加上自己唸護理
上課時候也有學到相關知識
超同意你的看法!
天啊多打一些吧! 超喜歡你的文章!
也好喜歡看你分享醫院大小事!
0
這個社會真的好多人對憂鬱症有很多誤解以及歧視
希望這篇文章有更多人看到
也希望原po可以的話可以再分享其他精神科的故事,對精神科很有興趣😂
0
B1 謝謝你喜歡💕
B2 一起加油喔💪
B3 親戚還是病人?
B4 哇,我也好想趕快升R🥺🥺
B5 😍😍😍
B6 也希望我能一直有這樣的溫暖帶給周遭的人們
B7 天啊你辛苦了,加油穩定治療一定能夠走出來的!
B8 辛苦你了🥺繼續follow治療慢慢找回自己
B9 謝謝🙏
B10 謝謝你願意看完這篇文章
B11 🦒
B13 謝謝🙏
B14 真的!要同理還需要更加努力
B15 真的⋯⋯
B16 🥺
B17 🐻
B19 加油~~~
B20 謝謝你呀,會繼續寫下去的😊
B21 好的👌精神科真的有很多很有趣的學問跟個案👌
0
好有耐心的醫生願意等
10幾分20分鐘
為了等一個答案

憂鬱症真的要很有勇氣
才有辦法面對每一天
馬上回應搶第 24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