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科實習的時候,醫院安排我們到和信醫院的身心科見習。和信是癌症專長的醫院,院內主要的病患都是癌症病人。因此,這邊的身心科主要都是處理與癌症相關的個案,比如說初診斷癌症時的心理問題、失眠症狀、或是一些安寧療護的心態調適等等。

當天帶領我們的一位心理師。心理師與精神科醫師其實都是治療精神疾病患者的重要角色,而精神疾病的治療大致可以分成兩個向度,其一是心理層面、其二是生理層面。精神科醫師主要控制患者生理的變化,並且利用藥物做主要的介入治療,而心理師則是進入患者的心理層面,利用一些心理治療或是諮詢的方式做治療。

這位心理師當天與我們分享了一段十分感人的故事,接下來我會以他的口吻分享,比較能夠貼近當時他想傳遞的一些信息:

我想分享的是一個小家庭的故事:穩定工作的爸爸、在家當主婦的媽媽、還有正在讀小學五年級的兒子。媽媽有一天突然腹部背部疼痛到醫院急診,結果檢查出來居然是胰臟癌末期,就接著到我們醫院病房來做化療。不過化療效果不是很好,過兩個禮拜就轉到安寧緩和治療了。

持續一個月的緩和治療媽媽的狀況都滿穩定的,不過有一天突然媽媽的狀況急轉直下,開始意識改變、黃疸、喘,不到兩天,媽媽已經昏迷失去意識。當時的主治醫師說,大概只剩下最多一週的時間了。

自從媽媽病危,爸爸幾乎是24小時待在病床旁邊,看著自己的妻子,有時候落淚、有時候在自己的筆記本寫些東西、有時候則是握住妻子的手,小小聲的說說話。兒子則是下課之後就會來病房,不過每次到病房,孩子總是待在父親的旁邊,輕輕地牽著爸爸的手,與父親的談話也佔了大部分,與母親的互動倒是比較少。

有一天,爸爸忽然在病房跟我說,他覺得自己的兒子需要一些心理諮詢的幫助。事實上我覺得孩子的心理狀況應該沒什麼問題,不過畢竟父親對於自己孩子的狀況一定更加了解,因此我就答應了父親。

當天下午,兒子來到媽媽的病床前,還是一樣待在爸爸的身邊。我走近兒子,問他要不要到其他地方聊聊天,小孩靜靜的點點頭。我與他來到諮商室,諮商室是一個特別的地方,不只有一個大大的落地窗讓溫暖的陽光照進來,也有故事書、繪本、小說,各類的畫筆與畫紙,咖啡機、小點心擺在柔美的木桌上,甚至還有一台鋼琴座落在書櫃旁邊的角落。我們做諮詢時擺,不會像面試一樣面對面問問題,而是一起做些活動,然後在其中取得我們需要的資訊,再去思考該怎麼做心理方面的介入。

那天,我問孩子:「我們一起做一個東西給媽媽好不好?」孩子點點頭答應了,而他決定畫一張卡片給媽媽。這時候,爸爸也進來了,我與他的父親一起看著他細心的描繪著要送給母親的禮物。這時,我問孩子:「你知道媽媽現在的狀況怎麼樣嗎?」孩子的畫筆瞬間定格,他的父親也略顯驚恐,對於這樣突如其來的問題也感到些許震驚。孩子點點頭,並且伸出食指,指了指自己的上方。其實我們的猜得出這是什麼意思,就是上天堂嘛…不過當孩子不願意說出口,通常表示情緒有所壓抑。因此,我非常狠心,我學著孩子的動作,問他:「這是什麼意思?」問完這句話,孩子的情緒就有點上來了,可以看到孩子的表情有些變化、抽著鼻子、眼眶也紅紅的。我繼續說:「你要不要抱一下爸爸?」孩子過去,緊緊的抱著父親。擁抱之後,孩子的情緒就比較安穩了。看起來,爸爸的支持對他來說很重要,當爸爸在安撫他的時候,孩子的平穩度是很高的。

我接著就問孩子:「那,媽媽即將離開的這幾天,你希望怎麼照顧她?你希望常來嗎?還是你希望維持原本的生活,把自己的功課照顧好就好?」我們不會給孩子一個方向,因為孩子所期待的不一定跟我們設想的一樣。一個未經世事的孩子,在面對這麼大的生活上的變化,一定會有很大的壓力,我們要做的事情不是徒增他的壓力,反而是讓他知道,在這段路上他已經盡力了。孩子接著看看爸爸,然後說,他希望自己暫時以課業為主。有些孩子會選擇這麼做,當生活產生比較大的變化的時候,規律、有系統的結構可以讓他調適自己的生活節奏跟情緒。

接下來才有趣,我問孩子:「你最擔心什麼?」孩子也是看看爸爸,對他說:「爸爸你的身體要顧好喔…你不能再抽菸了…」

孩子最擔心的,其實是又失去了另一個生活的重心。其實這對爸爸非常重要,當他知道孩子最擔心的事情,是怕失去了所有他所認為珍貴的親情,我相信這對爸爸的影響也是十分重大的。而經過這次的諮商,不只孩子,我發現爸爸的情緒也變得平穩許多。

媽媽的病情變化很快,過了幾天就過世了。後來過了一兩天,爸爸打電話到病房,說他覺得他的兒子需要再跟我見面一次。我說為什麼,他說在設靈堂的時候,孩子直接跟家人說他覺得自己沒辦法進去,他覺得這對他來說壓力太大了。其實從心理學的角度來說,孩子願意講出需求是再好不過的事情了,這表示他信任這個環境,不會把心情壓抑在自己身體裡面。那時候我心想,或許真正需要照顧的是這位父親,不過我還是與那位父親約了一次會談的時間。

後來還是來到和信的諮商室,同樣的,這次我問孩子說:「你有沒有想要做些什麼?」孩子這次想了想,說:「我想要做個房子送給在天上的媽媽。」於是我起身出去拿了些材料,回到諮商室的時候我看到一幅有趣而美麗的景象:是兒子與父親正在討論房子裡面要有些什麼、要怎麼做、媽媽喜歡什麼。他們父子倆在討論如何完成這個禮物,而我覺得這對一個原本三人組成的家庭,變化成只有兩個男人要一起完成許多工作,至少是個重要的起點、是個很好的變化。

隨著送給媽媽的房子漸漸成型,可以看出父親的心情也比較穩定了,過了一會他甚至笑了,說真的要謝謝這裡的心理治療團隊陪著他與孩子度過這段灰暗的時光。說著說著,孩子一樣看著爸爸,說:「爸爸你知道嗎,這是你這一個月,第一次笑出來。」

當孩子講出這段話的時候,我知道這對父子的信任與連結又更加緊密了。而這對於變化中的家庭結構是很重要的,這段故事,我覺得最感人的就是這兩個男人的變化,從原本都擱置在心裡的沈默,慢慢變化成能夠坦承、能夠傾聽的關係。而接下來也聽到孩子與父親討論接下來的生活要怎麼安排與調整。

那一次的諮商就在溫暖的午後陽光中,父子倆完成了母親在天國的新家,也完成在此時此刻、彼此要繼續生活下去的新家。

熱門回應

16
能了解孩子的心情
畢竟這麼小就要承受這種事情
大人都會沒辦法接受了
何必是小朋友

共 12 則回應

16
能了解孩子的心情
畢竟這麼小就要承受這種事情
大人都會沒辦法接受了
何必是小朋友
2
推 謝謝分享
2
醫生不只是醫病也是醫心
每次都期待你的分享!
你的敘事方式讓人看的會反覆再看
已追蹤IG~
1
已追蹤ig👍
0
喜歡你敘述故事的文字,很溫柔又鮮明
3
不知道這裡是不是能提出一些疑問

我想知道當醫生遇到患者為期一個多禮拜的意識改變
能夠確診 是否是瞻妄或是臨終的表現嗎?
感謝

謝謝您
4
B6 提問的話可以到醫師蛋的ig
小盒子詢問喔~
4
每次看你的文章都想哭
藥師不常看到這些場景,但是我如果真的看到了,會哭死吧
2
粉絲報到
0
b7真的可以提問?
0
B10 可以
0
b11謝謝醫師😊
馬上回應搶第 13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