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是凌晨2點 是事後的第17天
我知道這是一個坎一個需要我自己跨過的坎
現在的我就像深陷泥沼一樣 對什麼事情都提不起勁
我甚至不知道要怎麼樣才能開懷的笑 一個人整天躺在床上看著天花板 周圍盡是黑暗 偶然想起老街這首歌 歌一播眼淚就開始劈哩啪啦的一直掉
這是事後的第二次崩潰 腦中一直揮之不去的片段
是小時候你載著我去上學 是偶爾我逗著你 你也對我笑呀笑 是你不時望著窗外卻越來越少的踏出門 也是我自從高三搬出家裡你也剛好住進安養院我卻很少去探望的你
我卻沒對任何人說過我是因為討厭那裡的味道也不忍看見那時的你 一時間消瘦了好多好多
一直到今年過年前把你接回家兩小時 那是我時隔快一年才又見你 我不知道你還記不記得我的名字我的長相 或者記的對不對 我推著你在廣場繞了一圈又一圈
再後來聽到你的消息是我回國的凌晨 你剛好是下午進的醫院 我原本要去探望你卻因為一些原因延後了
再隔天 你走了 安靜的像是睡著了一樣
時間也像是你算好的 我剛好從韓國回來 你知道姊姊要出國工作不待在台灣了 你也知道哥哥要畢業了有能擠出時間從英國回來幾天
你對我們的好 連什麼時候走 也都感覺把我們考慮在內 我後悔啊 一切的一切
我甚至討厭自己有一刻的想法是 阿伯已經走了 如果你也走了 那爸爸怎麼辦
18:38是氧氣罩拿掉的時候 把你送回家時 我沒哭 我看你躺在客廳裡的冰櫃 還是那麼可愛的你 我忍著沒哭 整天埋頭折著蓮花
一直過了兩天 我回中壢奔波著簽假單 邊走邊泛淚只能抬頭看看那些茂密的樹葉
當天回到房間理智線像是斷了一樣 這是事後的第一次崩潰 我沒敢在家人面前也沒敢在任何人面前 黑夜裡收拾好情緒 隔天又回去那個既熟悉又陌生的地方 一個 有你的地方
在到上個禮拜我坐在副駕駛要回中壢 姐姐跟我說著她今天真的忍不住落淚的時候 我沒敢看她 望向車窗外回應她 我也是
那是一個分別的畫面 阿嬤一個人手拿著拐杖坐在門口面對著冷清客廳背對著棺材 剩下的人圍著你繞啊繞 而後將你的棺材一槌一敲的釘上釘子 像是告訴我這是板上釘釘的事實
我沒辦法想像這些天的每一晚阿嬤一個人獨自睡在一樓房間 就像陪在你身邊一樣 而後 什麼都沒有了
在家祭時 我看著跟你一樣老的你的兄弟姊妹一個個走上前上香 我又忍不住想起你的模樣 如果你健健康康的應該也會是現在的模樣吧
我知道待在安養院的這三年多你很不好受 也許現在才是你最好的解脫吧
可我呢 在黑夜裡好像沒有足夠的堅強能繼續偽裝
阿公 我好想你 真的好想好想你

共 4 則回應

0
排版啊 兄弟
0
我爸工廠合夥夥伴
0
換肝
0
加油😢
馬上回應搶第 5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