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

妳說妳憂鬱症?

2019年3月18日 17:21
原文如下: 前幾天想要上吊結束生命,但圍巾似乎沒有綁緊,重重摔下來,後腦勺腫了超大一個包,脖子被勒傷但沒死。 記得在醫院的時候聽到醫生很大聲的說:「她已經這樣好幾次了,消防隊都認識她了。」 其實很憤恨自己怎麼會讓人說出這樣的話, 「我是真的想走!」我在心裡不斷吶喊。 因為沒有家屬,我所謂的家屬也沒有一個要接電話的意思,我也不斷的尖叫說我不要我的家屬來,在這種時候如果還看到性侵我的人我應該會當場衝去跳樓吧。 男友當時也還未趕到, 我從頭到尾一直不斷的被問: 「你沒有家屬陪同嗎?」 「蛤?男朋友?沒有其他人了嗎?」 每一句話就像是往心裡捅一刀一樣。 所幸後來遇到了很溫暖的護士,聽聞我的事情之後說服醫生不要通知家屬(原本他們想強制讓我住精神病房,但要父母同意,我等於沒有父母),也幫我通報了社會局,雖然不知道之後會如何,但因為那個護士小姐,讓我平靜許多。 因為這次消防隊破門的關係,我們被房東勒令一個晚上之內清空房間搬走,現在暫居男友家,情緒依然不是很穩,但有畢業製作的事要忙也幫助我轉移注意力,只是還是沒辦法去上課。 我沒有大家看起來的勇敢,發這篇文只是想跟有在關注我動態的人說,我也有逃避脆弱的一面。 ————— 我是分割線 ————— 各位好,以上是我轉發在臉書粉絲專頁看到的文章 除了分享個人觀感之外,也想聽聽大家的看法、意見 「每個人都是獨立的個體,卻又離不開人群。」 看完這篇文章後,腦中閃過自己也曾經被強姦的畫面,歷歷在目往事直奔眼前 我不會說自己比較幸運,沒有走上憂鬱症這條路,只能說我的生活不缺乏愛,以及我的堅強伴我走過那些時日 憂鬱症我沒有,但我男朋友有 不,也許不能說男友,因為我們也沒有正式成立男女關係 他病發後就消失了,逃避關於我的一切(不過那時候我是不知情的) 原本一切正常的生活,都因為他的瞬間抽離而改變 我從一開始的錯愕、無奈,也慢慢接受我可能遇到渣男 後來從他的網誌上得知他病發後我試圖了解、靠近和關心,也諮詢了專業的心理諮商師我該怎麼做才好,近期透過朋友轉介紹聯繫上了他很好的朋友,並且拜託對方多加關心他 但狀況似乎沒有比較好,一切都是心有餘而力不足的感覺 在阿德勒心理學裡面有提及「課題分離」這個觀點,我一直在思考他去死是他的事,我是不是袖手旁觀就好,卻又因為道德枷鎖的控制,讓我不得不聯繫他的朋友好讓自己放過自己內心的劫 導致我分不清楚到底是為了不希望他去死而開口,又或者是要放過自己讓自己未來可能別愧疚而開口 「這世上才沒有感同身受這回事,針不刺到你身上,你就不知道有多痛。」 我以為了解憂鬱症我就可以更靠近患上憂鬱症的人,才發現自己錯了 無能為力,什麼都幫不上忙才是真的 但是,這裡有個但是 生病的人可以仗著我生病了,出了什麼狀況、問題,都丟出因為我生病所以我可以發生這種事 而我們這些普通人,誰不是認真的活著,誰沒有遭遇過那些悲傷 我也被性侵、也曾遇到霸凌、也被這個世界狠狠的拋下孤單一人過 雖然這樣說很不負責任,但我沒辦法控制的開始厭惡憂鬱症,就像有人會仇男仇女,而我是仇憂鬱症 不過我內心還是祈禱生病的人終將有天能好起來 祝福,平安喜樂 最後想請各方人士分享對於這整件事還有文章的看法,感恩的心。
13
回應 4
文章資訊
共 4 則回應
國立中正大學
世界沒有這麼慈悲,沒有人必須對你溫柔,願能在這殘酷的現實活出最燦爛的樣子
B1 妳似乎是留言的常客 每次都看到妳上熱門
不是每個憂鬱症都會覺得「因為我生病了,所以我可以發生這種事」 我曾被強暴,我也有憂鬱症,比較多的是對自己心理狀況影響別人的自責。 擁有這種自責感,我不覺得比較高尚,但生病以來我越來越能理解別人,我開始接受自己的不美,世上所有難堪之處都變得尋常而平凡。 我想我也能理解你為何說自己仇憂鬱症,但覺得你也該承認那是偏見,而且無助益於任何人與你自己。 憂鬱症長久以來已經被貼上許多標籤,而真正病重的往往不是生病的人,而是在旁輕笑指點的,希望我們都不要成為他們的一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