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暨南國際大學

十年之後我們都成了什麼樣?

2019年4月20日 04:34
10年前 我也以為我們的愛只是不想在同儕間凸顯著太遜 交個男友才凸顯自己價值的愛情 但我想沒人像我們這麼奇怪 在那個資訊不爆炸的年代 國中同校而高中不同校卻交往 身為男女朋友卻從來沒見過面 我喜歡在12點過後傳著簡訊給你 偷偷打電話給你 逼你說我愛你 喜歡說著身邊發生的總總事情 心裡默默數著這個月電話費開始重新計算的日期 一次把電話費講到爆 卻其實也沒什麼內容的對話 把所有的思念都寫在這1.2頁的簡訊內 期待著你回覆滿腔熱血的內容 卻是隔夜才收到的”我不小心睡著了” 我一直都覺得你很無情 10年前就是如此無情 時常貼著冷屁股 但我卻甘之如飴 可是一次次讓我心力交瘁 我提出了第一次分手 你⋯好像沒有我想著這麼絕情 給我的書信一字一句 倒進了所有的思念 與你心裡真實的想法 在我準備接納其它人時灌入我腦海 埋下了種子 慢慢發芽 我們復合了 但我們身在不同縣市 你在大學像是飛出籠的鳥兒 你此時此刻才發現你有的魅力超出你所想像 很快的⋯ 很快的那個分享身邊所有有趣的人 換了一個人 不同的是 她可以更快速的時時刻刻陪在你身邊 不用幾天 她就取代了另個你可以好奇的世界 你冷落了我 不用半天的時間 新鮮感、刺激感取代了2年多的感情 你消失了 前一天 電話裡還有說有笑的你 電話、簡訊、MSM 徹底消息了 我傻傻地認為 沒有親耳聽到 沒有親眼看到 都是人云亦云 “碰了面一切就不一樣了吧?”我深信著 所以我起而動行、南北奔波行幾次 但心愛的人對我的付出視若無睹、避不見面 甚至覺得麻煩、困擾 我開始深思、開始絕望 是否退到朋友關係 你才會開始關懷 這樣關係持續近一年 近乎只有一成的回應、回覆 你消磨了我對愛的所有定義 你消磨了我所有過往愛的感受 你的不需要我了 任何一點都沒有了 我心裡空了一個洞給你 十年後這個洞依然存在 直到我提出”分手”兩個字 我才逐漸放下我對你的感觸 “是嗎?” 年輕、衝動時 我總是說服著自己 “是啊,我跟你緣分至此至終” 事實是嗎? 十年了 這個時空不算短的吧? 粗估 十年315360000秒 十年5256000分鐘 十年87600小時 十年3650天 不久嗎? 這十年間 我以為我整理好思緒了 我也曾嘗試接納了新的戀情 卻又是一次一次嚐到不同愛人背信的結果 我記得你曾經告訴過我 “成功是需要累積的” 我想了想的確是啊⋯ 只是 失敗的事情也是不停的再累積 累積了一次兩次三次四次⋯ 傷了又傷 痛了又痛 我何嘗不想正正常常的再去愛 我好累 心就這麼破了一個大洞 我該怎麼修繕? 說來也諷刺 為何會如此糾纏不清 為何時常在我腦海閃過你身影的幾天內 你的訊息又出現了 如今的我們也像一般的老朋友般 偶爾說笑 一年見1.2次面 只是我時常很困惑 我到底什麼心態再跟你見面 你又圖的是什麼 減少愧疚感嗎? 你想補償嗎? 我不知道 但就如同十年前般 我甘之如飴甚至有些貪婪 十年了 依舊會再無人叨擾的週末夜裡喝到爛醉 細數、複習著這十年來受過的所有傷口 看來我還是一點都沒有長進 更別說見了你 即使演出的如此灑脫、乾脆、幹練 實際心智還是如同回高中時期的我 呵⋯現在小女孩可能也沒我這麼蠢吧 不知不覺也來到快被婚姻市場擠下排行榜的年紀 我把我的心力都投注在工作上 感情 我無法控制它的走向 至少⋯ 工作上的成就 我比較容易追求的到吧! 嘴裡說得灑脫 “結不結婚 我覺得沒那麼重要” 但我心裡也慌 我也渴望身邊有伴 我也渴望追求夢想時,有個合拍的人在身邊一同感動 我也渴望有個人在我卸下心防時,可以拍拍我的頭,好好的抱抱我 但我做不到 我很清楚明白自己的狀態 我的心開了一個洞 洞外還包裹了一層又一層的荊棘 我害怕著再經歷大大小小的痛楚 我不知不覺推開與我太靠近的異性 我怯懦到不行 曾經我再遇到同樣令我怦然的對象 卻在要走到了確認關係的最後一刻 被甩了一個火熱的巴掌 揮揮衣袖 留下滿頭困惑的我 這年頭手作卡片的人不多了吧? 更別說手作禮物 根本保育類動物了吧? 連這樣都能讓我滑鐵盧 我真的好累 我也真的怯懦到不行了 十年前的散漫天真 十年後的槁木死灰 我沒有再多0.1,往前站 再多靠近0.1,我會拔腿就跑 如果 再一次 我就毀了
3
.回應 0
文章資訊
馬上回應搶第 1 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