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PO - 亞洲大學
B7 我們都很努力透過晤談讓學生感受到,他是被在乎而且有人肯傾聽他、陪伴他, 不過很多學生,都抱持著我沒有問題,我為什麼要調整要反省的心態。 可能有時我也狠,我通常不會挽留討好, 既然是成年人,就為自己的去留決定, 我也不想被某些言語綁架而被迫替他們做超出我範圍的事。 與個案適度劃清界線,很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