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臺東大學
我去諮商過 但看到你說讓個案反思自己那段話 其實我在諮商期間也想過我的諮商師 會不會覺得我很不長進覺得我很麻煩 其實有些建議我自己也知道 只是很難去面對和改變 所以到後來我也不去諮商了 不是我不反思 只是會覺得我就是很痛苦了才來找你 為什麼對你來說好像我只是不去做一件很簡單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