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中正大學
辛苦了諮商師! 我真心感謝你們的存在~ 我是過來人(案主) 想跟您分享「拉戰友一起罵環境」這些人的看法 也許一開始我這所謂「案主」很努力想解決生命議題 可是試了許多方法沒有辦法解決 於是很急需「同理」我面對困境的痛苦 而諮商正是一個媒介 可以得到「近乎完全」的同理 而我想許多案主 需要很多很多的同理 才能夠「試圖」改變自己 試圖改變 到 真正改變 真的需要花費好多時間 而諮商師正是辛苦的一群 需要同理真誠有耐心陪他走過這段路 如同陪青少年走過叛逆期一般耗時耗力 而我想我的諮商師 正是耐著性子陪我成長 如今我才能成為內外在一致的自己 走出新的人生 再次感謝你們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