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者--巴拉刈

2019年9月25日 01:43
這個月在地區醫院的急診科,一次的課堂中,剛好遇到擁有豐富毒物科知識的老師,而在課堂上,老師提到了前陣子吵得沸沸揚揚的「巴拉刈」。 開宗明義,老師告訴我們,對於農民來說,甚至是對於環境、對於食用農作的我們,巴拉刈其實堪稱是「神藥」。其一,是在於低廉的成本及超高的效度。作為除草劑,巴拉刈的效果絕佳,且因為製程的關係,成本相對其他同樣效果的農藥低廉,而且是低廉很多。其二,是巴拉刈在農作物消退快,殘留率低,繼而在土壤也不易留下,造成可怕的生物累積。(生物累積在現代一級產業一直是非常嚴重的問題,也因此有機農業、小農才日漸被一般民眾喜愛。)不過,現在大家熟知的大抵是巴拉刈其危險的生物毒性吧,且由於巴拉刈本身沒有什麼特殊的氣味,當誤食到這種農藥,其實在吞下肚之前,是非常非常難自覺的。 然而,巴拉刈的口服致死率在人體高達90~100%的。 當時聽到這裡,其實我對於現在台灣「禁用巴拉刈」的政策是非常懷疑的(先聲明喔,我不是韓粉…)。這在於巴拉刈本來就是作為「農藥」使用,而且其效用、成本等等都是除草劑中的佼佼者,僅因為「誤食」會造成死亡就禁用,豈不是違背了比例原則嗎?當時我心想的例子就是瓦斯的使用:瓦斯燃燒不完全會造成一氧化碳中毒,且死亡率也相當高,但總不能因為如此,我們就禁用瓦斯吧? 直到老師分享了一個動人的故事,我也開始審視自己的思路、開始想著自己許多思考的出發點,事實上都沒有站在不同的立場去反省與審視。 ---------------------------------------------------------------------------------------------------------------------------------------- 以下以老師當時的口吻與大家分享: 前幾年,值大夜班的時候,曾經有個歐吉桑來到急診。那黝黑的皮膚與粗糙的雙手、略略泛黃的汗衫,一看就知道是農忙人家。歐吉桑看起來有些疲憊、睡眼惺忪的。 「阿伯,你怎麼了?」值班的我也睡眼惺忪、看著歐吉桑,我想說該不會又是什麼半夜因為打呼,嚴重到睡眠呼吸中止,太太被嚇得一塌糊塗所以匆匆趕來急診的可憐阿伯…。 「醫生啊,我剛剛起床尿尿啊、尿完之後就想說口有點渴…」我點點頭聽著,打開歐吉桑在這邊的病歷,嗯,糖尿病、高血壓,不過看起來就是穩定跟門診醫師的治療服藥,應該不至於有什麼大問題。 「我就拿起一罐舒跑啊,結果一喝,哇,味道完全不對,我吞了一小口,剩下的都吐掉了。」我心頭一震,接著說:「這樣喔,阿伯,你幫我嘴巴張開我看一下。」 我拿起筆燈,將口腔上下打量一番,看見的是一部分潰爛的粘膜組織。「慘了!」我暗忖。 「阿伯,你記得你喝的東西什麼顏色嗎?」 「我不知道啦。自從那個糖尿病之後齁,眼睛越來越不好,晚上幾乎什麼都看不到,才會以為自己喝舒跑沒想到喝到奇怪的東西齁。」 「阿伯你種田齁?」阿伯點點頭。 「阿伯你平常都用什麼農藥啊?」我暗自祈禱,拜託拜託不要是… 「用那個巴拉刈除草啊。」語畢,我的心情跌落谷底。 我不發一語,在病歷上記載了短短一句話:「accidental paraquat intake.」 巴拉刈通常都用大瓶裝,在農品店賣給農民。而為了作業方便,這些農民們通常會用自己的小容器再自行分裝。而在鄉下唾手可得的容器基本上就是喝剩的寶特瓶,阿伯就是再寫實不過的例子了。 我看著阿伯,說實在的,現在的醫學對巴拉刈中毒仍舊是無計可施,能做的基本上只有症狀治療、然後盡量讓毒物排出體外、使用活性碳等等吸附性質的藥物、甚至洗腎等等。但種種,卻仍舊無法阻止巴拉刈利用其氧化能力,破壞全身的細胞,最後不可挽回的造成全身的器官衰竭,最終導致死亡。 「阿伯,你這個我們要住院觀察治療一下喔,你打電話給太太請她過來好不好?」 病人的太太抵達之後,我淡淡的向阿伯和他太太說明現在的狀況。 「總之,我們現在能給的就是盡量讓他舒服一點,然後排出體內的毒素,不過得告訴你們,巴拉刈中毒的存活率真的很低很低…」 入院之後,不到三天,阿伯的身體狀況就開始急劇的下滑。有一天在病房裡面休克昏迷,最後靠著升壓劑勉強恢復意識。當天我得知之後,下班之前去看了他一下。 與第一次見到他完全不一樣,凹陷的雙頰、眼窩,略微發黑的膚色、以及因為呼吸困難造成的喘息,實在很難想像前幾天的他,還能夠像個正常人一般生活著。 他看到我,眼睛費了一番力氣才與我四目相交:「醫生,我真的要死了嗎?」 我傻愣在原地,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我只不過是不小心喝了一點而已啊…」他無力的、輕聲的說著… 那天夜裡,阿伯再次陷入昏迷、呼吸困難,他的太太在思索之後,希望老公不要這麼痛苦,簽署了DNR,在沒有插管的情況下,最後是以呼吸衰竭、休克的診斷過世了。 阿伯最後那個問題,深深的縈繞在我的心裡。其實到現在我還是不知道要怎麼回答, 不過每次想起來,總是覺得心裡酸酸的。 ---------------------------------------------------------------------------------------------------------------------------------------- 聽完這個故事,我的心裡真的受到了好大好大的震撼。我深深對方才的我感到慚愧。我是那樣的自大與高傲,在完全沒有考慮到知識不對等的情況下,就擅自肯定與否定了一個事件。 我相信,許多在台灣的基層農民,他們壓根不知道巴拉刈會怎麼樣造成無法挽回的身體傷害,他們只是老老實實的使用著這樣便宜又好用的農藥、只是努力的靠著自己的雙手維持著勉強的生計。不會有人告訴他們,巴拉刈如果不小心吃了下去,迎接自己的近乎百分之百是死亡。 其實這就是知識不對等的困境。制定政策的人,如果無法換位思考,無法設身處地的去了解實際接觸到這些事物的人,是怎麼樣的族群、有怎麼樣的想法,就會產生許多無法幫助、甚至是傷害到這群人的想法與政策。這也是民主能夠帶來的價值,雖然總是吵吵鬧鬧的,不過就是有各方的意見去針鋒、去辯駁,才能產出一項大家都能夠妥協、受益的政策。 但首先,我們都得先放下自己的自大,試著聆聽與自己相異頗大的聲音,如此,才是真正能體現民主的美麗價值吧。
2997
回應 229
文章資訊
熱門回應
國立屏東科技大學 植物醫學系
身為每天跟農藥打交道的我來說, 對巴拉刈最好的處理方法是教育而不是禁用。 今天不是因為他對環境造成影響而禁用,反而是因為用在錯誤的地方被禁用(講句難聽話,巴拉刈被禁了也還是可以用其他方法自我了斷)。 台灣需要的是教育,而不是像個怕孩子做錯事的爸媽,一味地說不行這樣不能那樣。 抱歉可能有些情緒性字眼,但真的看不下去,請查明所有事情真相再來批判我們這些真正每天接觸他們的人說的話,別再說巴拉刈對人體怎麼樣,農業不是飲料,用途不是拿來喝。還有,施用農藥時必須穿戴護具,不得因為天氣炎熱或其他因素自行省略。 未來會更努力開發對環境或對人體更友善的藥品的。 —疲憊的研究生
B4 講的沒有錯 教育很重要 但是 多少農民願意去學習相關知識呢? 訪談過約10位飲用農藥的患者 10位都沒有接受過農藥相關的教育 甚至連毒性分級都不太了解 你每天與農藥打交道 而我們則是跟病患打交道 有些人蓄意或是誤飲其他農藥 經過醫療處置 可以恢復80%的健康 並出院 但是那些喝了巴拉刈 跟你說 我不想死 的人呢? 他們家人的心情呢?
B4 我同意您的觀點,一開始我也是這樣想。不過就是一些資訊獲得比較缺乏的地方,要怎麼與他們傳達預防的觀念,是除了當今的政策之外也必須思考的出發點。
共 229 則回應
國立交通大學
頭香
中國醫藥大學 藥學系
國立屏東科技大學 植物醫學系
身為每天跟農藥打交道的我來說, 對巴拉刈最好的處理方法是教育而不是禁用。 今天不是因為他對環境造成影響而禁用,反而是因為用在錯誤的地方被禁用(講句難聽話,巴拉刈被禁了也還是可以用其他方法自我了斷)。 台灣需要的是教育,而不是像個怕孩子做錯事的爸媽,一味地說不行這樣不能那樣。 抱歉可能有些情緒性字眼,但真的看不下去,請查明所有事情真相再來批判我們這些真正每天接觸他們的人說的話,別再說巴拉刈對人體怎麼樣,農業不是飲料,用途不是拿來喝。還有,施用農藥時必須穿戴護具,不得因為天氣炎熱或其他因素自行省略。 未來會更努力開發對環境或對人體更友善的藥品的。 —疲憊的研究生
中山醫學大學
B0 B4 想請問您們,平時在超市或市場買回去的蔬菜水果有沒有可能殘留巴拉卦 如果有的話.....消費者買回去後該如何正確的清洗這些蔬果呢?(平常我是先浸泡在清水中5分鐘再用手水洗5分鐘,不知道這樣洗出來的水果能不能吃😅) 懇請您指點迷津🥺😇
B4 我同意您的觀點,一開始我也是這樣想。不過就是一些資訊獲得比較缺乏的地方,要怎麼與他們傳達預防的觀念,是除了當今的政策之外也必須思考的出發點。
B5 巴拉刈是除草劑喔,一般應該比較會用在耕種之前。而且巴拉刈在環境中很快就被分解掉了,不太會有殘留問題,但我不是專家啦,可能還需要多問~
大同大學 電機工程學系
瓦斯漏氣不會造成一氧化碳中毒==
B8 喔喔對欸,應該是燃燒不完全造成的,感謝debug,見笑了😜
我是覺得在有保育類出沒附近的地區盡量別用巴拉刈,雖然說這東西毒性很快消退但還是有誤殺的可能
我阿嬤種田用了巴拉刈那麼多年還不是活的好好的 還有我住鄉下那麼多年 從沒看過有人用其他容器裝吧拉刈的
是否能在巴拉刈 裡面加入有味液體 或是氣味?
看了你的文章 心裏酸酸的 很難過有這樣的憾事發生 願 販售這商品的商人 能好好說明用法及其危害性
國立中興大學 園藝學系
B5 很多農藥在太陽底下半天就自動分解了 但是有些農民還是會不聽話 採收前幾天還在噴 所以吃之前搓洗過還是最好的
國立屏東科技大學 植物醫學系
B12 巴拉刈有味道,並不是無色無味的。 它在生產時會加入臭味劑,以防不慎誤食的狀況
B4 講的沒有錯 教育很重要 但是 多少農民願意去學習相關知識呢? 訪談過約10位飲用農藥的患者 10位都沒有接受過農藥相關的教育 甚至連毒性分級都不太了解 你每天與農藥打交道 而我們則是跟病患打交道 有些人蓄意或是誤飲其他農藥 經過醫療處置 可以恢復80%的健康 並出院 但是那些喝了巴拉刈 跟你說 我不想死 的人呢? 他們家人的心情呢?
國立屏東科技大學 植物醫學系
B17 我也可以理解因為自殺或誤食對醫療人員造成很大的困擾,但個人認為禁用只是治標不治本的作法。 希望未來購買農藥或其相關物品能跟化學藥品一樣採登記記名。 還有農藥並非一般藥品,不應該像現在一樣那麼容易取得。 巴拉刈幾乎是現在最環保、對地球最友善的藥劑了。 願未來在農藥行配植物醫師,如同醫院的藥師一樣教導一般民眾或是農民如何正確使用藥劑。
不過也許是因為 台灣農業大多都是這些老人家在支撐 要讓這些人教育跟注意 實在有點難吧
又看到這個了... 住在對面、從小相處的親戚也是因為這個死掉的 但是祂是故意自殺 喝了三碗,一小口就會死的東西喝了三碗 天啊現在想到還是很難過 這個死狀真的很痛苦很可怕,親戚過世之前是後悔的😭
國立臺北護理健康大學 護理系
推推B18 覺得禁用治標不治本 因為如果這是一個在農業上CP這麼高的東西 那禁用了肯定還是有私販的 有需求就有供應 私販的品質管制之類的會不會延伸出更多潛在問題呢? 最根本還是要讓農民理解巴拉刈對人體的危害 而我相信醫療人員都能對年事已高的長輩們進行衛教醫療知識 只要有心的話 政府應該也能認真推有農業+教學專業的人去衛教吧
B6 所以重要的是教育和預防,這是我忽然冒出的想法 如果教育的部分從銷售端著手呢,不過感覺比較有難度,例如菸酒銷售,上頭都有寫警語(不過農家較多不識字也看不清楚),或是販售店員賣出時口頭教育(但也很難完全落實) 預防的話將瓶身做成不可拆的、並且販售小包裝的(不過防不勝防,還有小包裝可能增加成本、或是大多會有大罐比較划算的心理)
逢甲大學 化學工程學系
所以禁用巴拉刈 改用年年春有比較好嗎? 醫界支持禁用的人 常常舉誤食或自殺服用巴拉刈有不可急救的問題 難道誤食其他化學藥品就不會發生類似的情況? 同意B4說的 不是巴拉刈對環境的影響造成這些遺憾 而是使用在錯誤的地方 B21 私販的問題應該不會出現 畢竟原料進口時報關會被發現 不過農民囤了蠻多巴拉刈倒是真的
有沒有辦法像家用瓦斯一樣 讓巴拉刈有很強烈的臭味加上不自然的顏色 降低誤食的可能
國立嘉義大學 植物醫學系
B24 巴拉刈在為了阻止被誤食,製作成品時加了苦味劑、臭味劑,而且巴拉刈顏色是深色的 誤食機率老實說很低 B13 商品上都有標示說明,這是法規規定 建議原po修改第二段,巴拉刈成品又臭又苦,怎麼會沒什麼特殊氣味
B25 那是因為特別加臭味劑? 我並沒有特別再去做功課,僅是總結老師的上課內容 另外事實上誤食的部分是這樣的,大家不知道有沒有喝過酸掉的牛奶的經驗。事實上我們在口渴時喝下第一口會不假思索的吞下一些,發現苗頭不對才會吐出來,而這一點點可能就是巴拉刈的致死劑量了
逢甲大學 化學工程學系
B26 我是蠻好奇 是農民自己拿寶特瓶分裝之後擺在家裡容易拿到的地方導致誤食 還是原包裝就拿起來誤食?
國立清華大學 電機工程學系
怎麼感覺原po開始要站不住腳了 這麼危險的東西怎麼可能放在在家裡頭 何況又是起床尿尿會經過的地方 Ex:房間 客廳 廚房
國立屏東科技大學 植物醫學系
不是很懂你 巴拉刈硬要在結尾扯民主是在哈囉? 感覺是別有居心的一篇文
當兵的時候要顧山頭每天的工作就是打草,當時偷懶噴巴拉刈,非常好用,後來去農藥行買新的,因為髮型及年紀,老闆知道我當兵所以不肯賣,最後我抱年年春回來,除草效果差不多,就是維持效果不好。
國立清華大學 電機工程學系
這篇文到底跟民主什麼關係😂
中國醫藥大學 醫學系
B4 你怎麼那麼天真 就算教育有用,你知道有多少人是不受教的嗎? 教育有用,就不會一堆鋼鐵X粉整天出征台清交教壞小孩 拒讀建北 blablabla 你的教育還不如他們的信仰核心XX瑜(舉例)出來喊一聲"好不好"來得有凝聚力勒 在急診看到吸ㄎㄧㄤ車禍的未成年無照駕駛8+9連教育都懶,只恨這次達爾文辦事不力好嗎 重申一句 講教育真的成效能有多少?你算算資訊難以接受地區的基數(還沒算到無腦X粉(舉例)與不受教的族群喔~你們等等嘿)搭配成本時間進去算,禁一禁比較省事啦
國立清華大學 電機工程學系
B32 這也能扯政治,厲害
B29 B31 我的想法:因為政府不能以某物品對人有不良的影響就全面禁止。這就是民主。舉例而言,菸會對人體造成危害是眾所皆知的事。但為什麼政府不能說為了人民的健康我們要全面禁菸?因為這是獨裁政府才可以做的事。 在定下政策之前有許多考量。所以我猜B0想說的是,即便同一個目的,不同對象,也真的不能一概而論,特別是政府。
B34B0肯定是韓粉了,聽說韓要解禁巴拉刈
痾 不是 不管什麼農藥只要喝到都不是好事吧 這種事還要人教?
國立陽明大學 生物醫學工程所
我有聽過類似的故事,主角一樣是醫生的第一人稱,但當事者是一個和務農爸媽賭氣的小屁孩,隨手拿旁邊農藥說要自殺,最後也是死掉了,也是說那一句(我只喝一口啊~馬上就吐掉了啊~)
從一開始拿誤食會死人當禁用的出發點我是覺得很牽強啦 現在21世紀了 如果說這東西是像戴奧辛一樣對土地是千年萬年傷害當然要禁,但如果說誤食會死人 哪牌的殺蟲劑 除草劑 農藥喝了吃了不死人的?
國立陽明大學 醫學系
B38 其他的藥也許喝了一小口,在急診洗洗胃、治療就沒大礙,但巴拉刈是一旦沾了一小口就會沒命,所以我認為還是有所差別的。 再者,也回樓上其他懷疑禁用原因的人,也許年輕、身體健康、受過教育、腦袋還清晰的大家,覺得誤食巴拉刈當理由是很牽強的, 但很多老人家就是如本文的老先生一樣,慢性病有共病症、可能沒受過什麼教育,一輩子只是位努力耕耘、對抗害蟲的老農民, 我們都可能偶爾出現戴著眼鏡找眼鏡的蠢事,要怎麼保證一位視力不好、活動力不好、腦袋混沌的老人家,不會不小心把農藥當水喝下去? (以下好像有點扯遠) 人年紀大之後的身體、心理,經常會變得比健康壯年時複雜很多,需要當成特殊族群照顧,因此考量一個政策是否合適,應該站在多方立場設想才行~
中華醫事科技大學 護理系
老實說禁不掉 只是變成私下交易的東西 因為像是種紅豆的收成時會直接噴這個直接讓作物枯萎在直接收成起來 其他的農藥沒有它的效果好 也要思考為什麼他要分裝成其他包裝又放在很容易搞混的地方 我家也有巴拉卦 我阿公(80幾歲)也是把農藥都放在同一個地方而且是農用的地方而且很清楚這些藥物的危險 我覺得這跟自己的認知比較重要吧 不是直接禁止吧 而且誤食又不是只有這一種 只是其他的致死率沒這麼高而已 農藥本來就是雙面刃 那這樣是不是乾脆直接禁全部的農藥
如果改成 有執照的人才能購買呢? 農民透過上課等方式去了解 誤食巴拉刈的嚴重性 之後才能得到購買證 這樣就能確保 購買的人是有受過相關教育的 雖然說這個方法還是防止不了私下販售或請別人代買
推個
國立屏東科技大學 獸醫學系
B4 這就是理想與現實的差距,只能說在目前台灣普遍農民的狀況下,我們先禁用,期待未來提升對農民的教育訓練等等,做出完善評估後再考慮開放,這樣想也許比較不會折磨自己
國立勤益科技大學
我不懂 為什麼農藥會出現在「隨手可得」的地方 為什麼農藥會裝在「隨處可見」「毫無特徵」的瓶子 舉個自家長輩的例子 農藥桶子上要大字標示並用紅漆染色 每次使用時都要穿著長袖防護服裝和護目鏡 用完還要確認全部鎖回倉庫的農藥儲存隔間才敢收工吃飯 知道東西很危險,提升警覺真的這麼難嗎?
防範未然吧 致死率那麼高 就算只有喝到一咪咪也是半死不活 不過我記得有要開始禁了🤔
國立臺中科技大學 應用統計學系
誤食的機率應該很低⋯⋯農藥都有個不太好聞的味道 蓄意的比較多.... 現在除草劑用固殺草跟百事達的蠻多的
逢甲大學 化學工程學系
所以誤食巴拉刈的案例到底比例高不高 還是都把自殺的案例也算進去?不太懂一直提只喝一口就不可救回的想法是什麼?哪一款化學藥品喝了不會出事 就算透過治療 能百分之百沒有後遺症? 改用更毒的有機磷產品有比較好嗎?
幾年前朋友的爸爸一時想不開 喝了一口巴拉刈 沒吞下去 吐掉,後來後悔了 也來不及了ಥ_ಥ
自己愛亂分裝,然後來怪農藥。然後我相信幾乎所有的化學藥劑都會有很難聞的味道,這樣能誤喝,只能說達爾文了 就跟槍一樣,製造出來擺在那,如果不是“人類”去用他,根本不會造成任何危險 除非真的有鬼啦
B26 對喔 成品依照法規是會添加催吐劑 臭味劑 警戒色 如果要無色無味除非你是想盡辦法取得巴拉刈最一開始合成出來的狀態,但國內生產的加工後原體,都是會添加警戒色跟催吐劑,至少我查到的資料國內是沒有生產無色無味的巴拉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