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虎尾科技大學
我是B16 後面的留言我都看了 我也說了我的出發點純粹是對於「原po當時沒有家庭倫理的概念嗎」來提問 我的用詞的確沒有想很多 因為我當下的想法是 如果原po原本不知道 那以後大家一定要注意教導孩子家庭的觀念 僅此而已。 我的確只用兩句話來表達 對你們來說可能很冷漠無情 甚至感覺好像是檢討被害者 但是我不覺得我不能詢問、也並不是在懷疑這樣是否能被判刑、更並不是懷疑原po的正當性 甚至變成我在質疑原po應該當下自己好好處理這件事?? 「怪罪沒辦法為自己發聲而痛苦不堪的孩子」? 請問我到底哪裡在怪罪了? 拜託,我完全沒有這樣說好嗎 可以不要無限上綱嗎? 原po若是覺得我詢問的字詞沒有經過修飾而太過尖銳,我很抱歉也願意跟原po道歉 但我也希望各位不要因為我只用兩句話來詢問 就自動理解為我在檢討原po 每個人的表達方式不太一樣 我沒有罵表哥、我沒有安慰原po、我沒有加上表情符號 不代表我認同這樣的事。 就到這吧 其實我說再多也沒什麼用 你們要這樣解釋 就這樣解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