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臺北商業大學
讓我想起來去年我阿公車禍的時候 每天往加護病房跑 他的狀況都沒有好轉 有一天醫生突然拿插管急救同意書給我媽 當時的心情真的是不知道怎麼形容 到底要不要簽 不簽等於沒有機會 簽了如果救不活 這對他來說又是多大的折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