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屏東大學
已哭 讓我想起了過世的爺爺 那時候也是很叛逆常常兇爺爺 對他大小聲 等到想要孝順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 每次想起來兇爺爺的時候總是很後悔 眼淚就停不下來 人真的是失去後才懂得珍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