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

耐心的與韓粉溝通

2020年1月1日 22:05
今天早上在大坑登山步道, 遇到一位年紀跟我差不多的女士, 她自稱是國稅局的公務員。 她問我支持誰?我說當然是小英, 於是她說挺韓,然後一副無話可說的模樣, 越走越慢,人就不見了。 回程中,我又遇到她, 她手上拿出一杯薑母茶,問我喝不喝? 我微笑婉拒,跟她說我有帶礦泉水。 她笑笑的說:「你記不記得?川普當選之前,很多人也說川普是草包、沒水準、學希拉蕊快昏倒一樣的走路?」 我說:「啊⋯對啊。」 (我心想不妙,遇到對手了。) 韓粉姐說:「韓國瑜崛起,是順應民心,跟川普一樣,人民討厭虛偽的政治,所以寧可選擇草包,至少草包不會欺騙。」 我大腦正在重整思緒, 於是回她:「嗯,小姐妳接著說。」 韓粉姐說:「韓國瑜失業17年,所以讓很多艱困百姓同情,因為其實很多人失業不敢說,你有沒有看過一個黑人( 威爾史密斯 )演的「當幸福來敲門」⋯那個黑人爸爸抱著他兒子睡在火車站的公廁哭泣,那正是一般老百姓的寫照。」 我點頭說:「我考大學時一人上台北也有睡在公園過⋯」 韓粉姐說:「所以我們是不是應該支持韓國瑜?蔡英文是千金小姐,跟希拉蕊一樣。」 我大腦一時無法反應, 差點斷線:「啊⋯阿彌陀佛喔!!」 韓粉姐乘勝追擊:「難道不是嗎?上天疼惜台灣,派來韓國瑜這位奇才拯救我們。」 我猜想這位韓粉姐想說什麼我都知道了, 於是認真回問她:「小姐,首先回答妳第一個問題:妳覺得韓國瑜比得上川普嗎?你清楚川普的經歷嗎?」 她說:「我知道啊,房地產大亨,主持一個節目搞笑,常常告訴來賓:你被炒魷魚了。」 我說:「川普做生意曾經破產,然後又站起來了,他還出過書教人談判、如何做生意,而且她還點出美國的問題:過度投資中國、開放非法移民、歐巴馬的錯誤健保制度、縱容中國調整匯率、放縱中國資金援助美國政客、讓美國變得要聽命中國⋯顯然美國人眼中:川普不是草包,而是點出事實真相的人。我反問妳,韓國瑜想要怎麼治國?」 韓粉姐說:「跟中國和好,開放觀光啊,賣水果到大陸去⋯然後叫特偵組把民進黨全部抓走。」 我問她:「所以川普有跟中國和好、開放中國投資、整肅希拉蕊嗎??」 韓粉姐:「好像沒有⋯」 我再問她:「所以妳怎麼拿川普跟韓國瑜比呢?他們倆是程度完全不同的人,這就好像拿餵狗喝酒的那個國民黨立委參選人林佳新去跟胡適之相比。」 韓粉姐頓時默然無語。 我告訴她:「我再回答妳第二個問題,韓國瑜沒有失業17年,妳誤會了,他是財富自由,到處炒房炒地,而且他老婆岳父是砂石業者⋯」 韓粉姐打斷我的話:「人家是合法的呀!!」 我告訴她:「所有盜採砂石的集團都是非法,而他們家卻是合法,河床砂石本來就不應該濫採,暴雨來襲會造成很多問題,他們家可以合法開採砂石這才奇怪,韓國瑜擔任立委時也關說此事,難道不可惡嗎?妳記不記得以前我們常常聽說砂石車撞死人都倒車把人輾斃,妳認為這不是這些砂石業者下令的嗎??」 韓粉姐忽然表情難過:「以前我們老家在彰鹿路,就常常看到砂石車輾斃村民的事,他們很可惡⋯」 我看到她磁場與我稍微感應了,接著說:「韓國瑜買那麼多房子,自己卻不住,反而住在親戚家,這還不是炒房嗎?7200萬的房子,可以跟台肥貸款,這不是濫用權勢嗎?他怎麼會是庶民?妳去跟台肥借7萬2看他們借不借妳?!」 韓粉姐說:「是沒錯⋯但是蔡英文也有炒房啊?」 我一臉黑人問號:「請問在哪裡?」 韓粉姐說:「我不知道,我聽說的。」 我說:「所以沒這回事。」 韓粉姐一臉茫然,彷彿知道自己被騙了。 韓粉姐又說:「但是蔡英文的學歷是假的!!」 我忍不住的大笑:「台灣人連約翰斯.霍普金斯大學都會翻譯成約翰.霍普金斯大學了,我不相信小姐妳看過蔡英文的論文。」 韓粉姐說:「我是沒看過⋯」 我說:「所以就無需攻擊人家學歷了,人家已經提出證據證明是真的了。韓國瑜英文系畢業的,我也沒笑他英文不好,學歷是假的啊。」 韓粉姐說:「可是現在景氣不好,沒那麼差過。」 我回答她:「股票12000點,失業率十年來最低,外資一直進來,油電水瓦斯價格穩定,治安反映經濟,妳覺得治安好不好?」 韓粉姐說:「台灣治安算不錯,連外國人都稱讚。」 我說:「那就對了啊!妳還有什麼好嫌的?」 韓粉姐忽然一臉難為情:「其實支持韓國瑜也不是我願意的,而是我上班的地方國稅局氛圍就是很多人挺韓⋯其實我自己也覺得他望之不似人君。」 我驚訝的說: 「喔?為什麼國稅局同仁這麼挺韓?」 韓粉姐說:「因為蔡英文上台之後,發現過去政府都沒有在認真查稅,很多公司工廠都逃漏稅⋯叫我們全部追討回來,害得大家工作量變大,讓我們原本悠閒的工作變得非常有壓力⋯」 我生氣了:「嫌累就不要做!外面那麼多工作可以做,當稅務人員不是應該為國家認真追查逃漏稅嗎?什麼時候逃漏稅變成天經地義、查稅反而是不應該執行的!?」 韓粉姐尷尬的說:「我也很認真啊,你別誤會,我是說我的同仁。」 我問她:「所以認真查稅是不是應該的?」 韓粉姐說:「是應該的⋯」 我問她:「小姐,換我問妳了,這次妳要投誰?」 韓粉姐說:「我會投蔡英文,但我不會在我身邊的人面前表態⋯因為韓粉實在太可怕了, 其實我不算是韓粉啦。」 聽到如此真誠的話,我放心多了, 人的觀念是可以改變的,我覺得有的人可能是缺乏傾訴聆聽的對象而已,往往點一下就知道自己的盲點在哪裡了。
愛心跪哈哈
26379
留言 3432
文章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