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刑逼民

Anonymous
嘆⋯(文長) 明明每個禮拜都會行經的地方,就這麼倒霉在幾個月前出了車禍。 我當時開車行駛在路上,剛出家門不到2、3公里就領了三寶飯,對方騎摩托車從我車側面撞上,撞擊當下立即煞停(因為車速慢)地上也無煞車痕,撞到當下連是什麼撞到我的車都不知道,剛下車發現車門打不開,結果看到一位婦人及機車倒在一邊,立馬報警請警方叫救護車,對方一直請我扶她起來,但我堅持跟她說先不要移動,以免傷勢又加重,我人沒事,因為地處偏僻,無路口監視器及相關交通號誌,但還好我有行車記錄器⋯ 我行駛當下完全沒看到摩托車,在行車紀錄器當下的畫面也完全沒看到摩托車從旁邊行駛過來的畫面(真的人若倒霉什麼事都會發生)警察來了也馬上把記憶卡拔給警察,跟著警察回警局做筆錄 隔天馬上去保險公司出險,原以為對方沒外傷應該不嚴重,後續也有打電話關心對方,沒想到對方內傷嚴重,我去廟裡求神明保佑對方平安,也有拿水果禮盒去探望對方,對方也是都很和氣⋯(即使自己是被撞的還是要做到應盡的義務) 事後我請保險公司聯絡對方有無保險,對方說有保險還保很多,但後續又說因為她無照駕駛無法出險⋯ 事情過了一個月馬上請保險公司申請初判表,肇事主因是對方,而我是次因(未注意車前狀況)沒錯就是這麼鳥⋯因為對方有受傷,即使我被撞再怎樣我都有責任。 接著我就申請事發當地的調解委員會進行調解,承辦警察超棒,直接幫我轉調調解。 對方收到調解通知的時候,致電告知我他們不會來這裡調解,要在他們那邊調解,他們也跟保險公司說他們那邊有人事,但我們為求公平堅持在我們這(事發地)調解 「第一次調解」 第一次調解當然不成功,因為對方說她雖已出院但是還不確定有無後續問題(後遺症),所以不和解,他們說等三個月後沒事再談,但是我們車子壞了兩個月,想修理好,就告知對方我們要先修車,他們就說去修啊!車子修理小錢而已,他們人受傷比較嚴重,我們就跟對方說當然每個人損失的點不一樣,在意的事當然也不同,事發地的調解委員也看了初判表說他們肇責較大,但對方堅持辯說是我們撞他們的⋯後續就是‘等’第二次對方說要調解,再來我們終於去修車修了6萬多元,雖然車子修理好但是被撞過的車子就是回不去了,開車窗都卡卡的,輪胎也被劃傷換胎。 再來等一兩個月終於調解會的小姐通知我們對方要調解,但是調解地是他們有人事那邊,我就說如果在對方那調解不公平,我們不接受,應該在事發地,或還可以選其他地方我們都能接受 隔幾天對方就打電話來說拜託我們去那邊調解,他可以向我們的保險公司多要點錢,我們也跟對方說我們底線就是如果要去那邊調解可以,但是我們車損必須全數賠償我們,如果到時談不攏我們不會和解 [第二次調解] 可怕的來了,在第二次調解時主席沒什麼看我們準備的資料,只跟我們理賠業務喬賠償金,對方總金額要求賠償50萬因肇責問題保險說只能賠他們3成,一開始談十幾萬,後來主席帶對方去小房間喬,後來又帶我們理賠業務去小房間喬 喬出來結果就是賠對方二十幾萬(已超過三成),才談我們修車的錢,我們要求賠我們車損的金額65000元,調解主席說賠我們四萬算不錯了(按比例至少該四萬五千元),我們不接受,既然保險公司願意多賠償給對方,為何我們修車卻說賠四萬就不錯了,我們說那就不和解了,調解主席說他可以叫對方告我們過失傷害,對方說我們今天就算在事發地談,他們也有親戚在調解會,當下我的情緒非常氣憤,我說我們今天退一步來這調解就是希望能夠達到雙方共識,你們這樣不是欺負人嗎?就被理賠業務拉出去談了,到最後和解為賠償我們45000元+保險多賠對方6000元補償我們,後續他們跟業務在談強制險再額外賠他們什麼的(可能除了這次和解金二十幾萬,保險公司會以強制險後續額外賠償他們)我們就不太清楚了 這次的經驗告訴我再怎樣都該保車體險,讓保險公司代位求償即可,事故發生若遇到三寶即使自己沒事也要撞到有事(誤),因為可以以刑逼民,開車的真的很倒霉,即使對方無照駕駛也一樣。 第一次發文,雖然是匿名,本人在此特地聲明,謹此宣告,絕不自殺,絕不發生意外。
Like
8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