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洲大學
嗚嗚這個人講的真好 看到原原po一直在底下被藍頭說大驚小怪 還被刁難跟攻擊真的覺得她很無辜 明明原原po只是想表達自己碰到的事 還有她自己不舒服的感受 底下就有藍頭在那邊說原原po自己也品性不好公審之類的 超無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