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臺灣大學
當我從小就尊重所有女性 不管教育或生活都認為男女性平等 但是隨著年紀增長 不斷的因為背負其他男性的罪惡 被指控為社會體制下的遺毒 我仍然奉行平等 仍然尊重你們的理念或價值觀 但我不再支持你們的言論 因為你們對無辜的人而言 是壓榨少數男性權利以充實自己的元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