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臺中科技大學

「妹妹,要不要一起玩?」

哥哥在出生尚滿週歲前腦部因為意外受了重傷,因此智能停留在某個階段,眼睛也是弱視,在學習發展上受到各種影響,反應也比較緩慢;從我有記憶以來,我們感情就很好,我對於哥哥為什麼總是反應比較遲緩這件事知道的並不多,不過他就是我的哥哥,不管什麼模樣我都是喜歡的。 小時候媽媽每天輔導哥哥功課,總要教好久好久,解釋好多次,但哥哥就是說不出正確答案,媽媽甚至氣急敗壞,甚至敲桌子,我在對面看得著急,在我的練習簿上撕一小角寫上答案偷偷塞過去,哥哥卻不懂那是什麼;某次也是輔導功課,媽媽大發雷霆,抓起哥哥的美術課作業扔到垃圾桶一旁,哥哥急的大哭但又不敢去撿,我是低年級功課比較少,在一旁幫他把作品重新做一次,哥哥隔天說作品被表揚了他很高興,我也高興,後來他總是拿美術作業給我。 某天我上英文補習班下課,同學的爸媽都來接了,媽媽卻還沒來,直到補習班鐵門都拉下來了,我蹲在鐵門旁邊繼續等了一會兒,媽媽才來,問我為什麼不打電話給她,她沒注意到時間;其實補習班老師也問過我的,我說不用,心裡盤算著,媽媽這次會注意到我的吧,我總是覺得他每天晚上面對的只有哥哥一人。 面對國中升學考試,我每天挑燈夜戰,假日也整天讀書,聽到哥哥在樓下看漫畫卡通笑得很大聲我就心煩,也是從那時候起開始對他厭惡,總覺得他活的輕鬆,一點也不明白讀書的辛苦;高中的我假日有時候約朋友,有時候出門玩,有時候我在房間看書用手機,他從門口探出頭來問我:「妹妹,要不要一起玩?」 我想起小時候我們曾經很熱衷玩大富翁,後來玩膩了同一張地圖,我便自己畫了一張,關卡全是他喜歡的動漫人物,直到後來我在外地讀書偶爾回家,他還是拿出那張已經略微泛黃的圖紙問我要不要一起玩。 我時常想,要是受傷的是我就好了,早出生的是我就好了,他一定是依舊善良溫暖同時聰慧體貼的人,他一定有著健全明朗的人生,一定能自由追隨喜愛的事物、喜歡的人,他對生活的選擇也一定豐富多彩,我自認活得狼狽,他說過他擔心我卻難以明白我怎麼了,每次回家,他小心翼翼的問我有沒有空陪他玩,我們一起打電動,我像體育賽事主播一樣,誇張演繹每一個細節,他玩得起勁,我卻有點想哭,總覺得一直以來是如何虧待了他。 他說如果要在外縣市工作辛苦,還不如回家住,至少可以陪他一起玩,我哭笑不得,想到他曾經抱怨著他公司員工旅遊想要我陪他一起去,我卻有事要忙,我想,不止是家人、手足,我還是唯一的朋友。 我總是不寫家人的,似乎是因為那是心裡最深的軟肋,只要一觸碰千百種情緒襲來,總叫我羞愧或難過。
愛心嗚嗚跪
38292
留言 692
文章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