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

死亡的靠近讓我開始反思自己

4月5日 23:05
性行為過去二十多天了 我的心,還困在恐懼的高塔中,遲遲無法被鬆脫解放 有人以為我得了感冒,叫我多休息,其實我並沒有感冒,我得的是焦慮症 這場性行為是如何發生的?大概是我一時衝動跑去消費,接著造就了日後的恐懼。從小的衛教宣導讓我有了正確的性觀念,就當我以為保險套能罩住我的疑慮時,症狀來了,恰巧是一周後開始,運用了網路查遍所有資訊,還是無法停止絕望的心跳聲。說他輕微嗎?不至於,但又相當的不典型,這幾日渾渾噩噩想逃避現實,結果無濟於事 你以為的感冒,在我認知卻跟絕症一般可佈,原因很簡單,就是性行為後的一個懺悔。心裡明明知道我是安全的,內心卻仍然持續性的惶恐、擔憂,感覺吃什麼藥都無法康復的那種。我的咳嗽長達數月,期間反反覆覆,剛好又再次感冒,死神彷彿在呼喚我。感冒一下子就好了,我清楚了解那是感冒,但我把他當性病的前兆,就是讓人聞之色變的愛滋。奇蹟的是第一次沒有症狀,第二次卻有了一點,瞬間心情如鞦韆盪到谷底。 全程戴套,套子沒破,哪裡來的愛滋?我不知道,似乎我懂得越多,害怕的也更多。感覺時候到了,這是報應。第一時間我這麼想著,一邊回想起這些日子以來的放縱。父母用心栽培我長大,我卻開始選擇忤逆他們,因為不想悶著所以跑到外頭大玩特玩。我不是被家規綁死的人所以我很自由,但不自律也在悄悄改變我的生活習慣。出自內心的啟發,我想追求心靈上真正的解脫。只是,我一直忽略家人的感受,他們也不希望我在外面帶回萬惡的自我吧?表面上說負責,其實陽奉陰違。我當時的行為,非常符合「失控」的定義,魔鬼已經在我體內作祟了,自律神經也漸漸紊亂了起來。 家人都不知道我正在經歷這些,我也很少分享這些,當上一位工作者告訴我應該交個女友時,我心裡也是一股股的酸楚~這些年來我何嘗不是在追求我的幸福?被動使我錯失太多機會了,然而這也只是猜測而已,因為我沒有為此而作出令人矚目的改變。父母不是神明,但他們能活五六十年,必定有其人生哲學,我不應該妄加挑戰的說。我不敢篩檢,即使我很清楚我是零風險。折磨是必定的,每晚禱告早已是必需品,相信我會沒事。日後除了檢討以外,我想不出別的方式可以再次報效我的父親母親了。
愛心
2
.回應 2
共 2 則回應
中國科技大學
那個你要不要去看一下心理醫生,或許對你有幫助,可以快點走出來?
國立嘉義大學
建議你去篩檢,也許你會覺得很難跨出那一步,但與其讓自己活在未知的恐懼中,不如花15分鐘做個快篩解決你的煩惱 1.性工作者比你還注意自己的健康問題,且你的過程中有戴套,套子也沒有破損的跡象 2.不要用其他症狀去判斷自己是不是被傳染了HIV,很多感染者是根本沒有症狀的 3.就算感染了HIV,只要你好好進入醫療體系,按照醫師囑咐好好吃藥,讓自己的身體狀況達到U=U,你的生活可以跟一般人完全一樣沒有問題。從頭到尾會知道你身體狀況的人,只會有主治醫師、個管師、你自己而已 4.疾病就是疾病,不要用疾病當作判斷一個人的道德的標準。你覺得痛苦是因為你做了性交易
馬上回應搶第 3 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