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澎湖科技大學
我之前遇到也是覺得應該沒有人可以接受⋯ 但之後遇到兩任我選擇最一開始就坦白 蠻意外的是他們都可以接受 兩任都是蠻大男人的那種 前任聽到之後很心疼我也很替我生氣 陪我走過很多我情緒不穩定的時候 現任聽到之後也說沒關係 那都過去了 他說愛我就會愛我的全部 也想要以後跟我生一個寶寶 所以真的還是要坦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