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者--死亡宣告

2020年10月21日 11:52
在一般外科的每一天都好忙。一般外科可以說是外科的始祖,主要的病人組成為肝膽腸胃的病人,且疾病五花八門,從常見的盲腸炎、疝氣,到各處的癌症腫瘤。 「醫師,急診來了一位意識不清的病人,再麻煩你了。」正常來說,外科收治的住院病人應該是相較病情穩定的,意識不清的病人,應該會先處理好生命徵象,否則狀況不好的人也無法進行手術。 我翻閱病歷,發現原來是長期在老師門診追蹤的癌症病人。他是五十幾歲的阿伯,在十年前健康檢查發現肝細胞癌,由於癌細胞長的位置不好切除,而成為了肝臟受贈者,進行了肝臟移植手術。原本一切都很順利,已經五年都有很棒的肝功能與日常生活,沒想到一年前,阿伯突然覺得容易疲憊、身體到處都會感到疼痛,一檢查發現,居然是膽管癌,而且已經有骨轉移。膽管癌的惡性程度非常高,五年存活率不超過20%,且相當容易轉移。目前就是接受化療,然後在老師門診追蹤肝功能狀況。 急診抽血發現,阿伯的血鈣超級高,而且是高到醫院的儀器測不到的程度。急診在打了強效的降血鈣藥之後,掛上大量的點滴就轉送一般外科的病房了。我到病床旁問診,陪伴的是阿伯的太太與兒子。可以看出這一家的感情非常緊密,而兒子也告訴我,阿伯現在的肝臟是她捐贈的。阿伯的意識狀態真的非常差,只對痛覺有些微的反應、大聲叫他的名字也不會有反應、發出含糊不清的聲音。昏迷指數大概只有7。 再次抽血,發現血鈣還是高到量不到,我們推測是癌細胞骨轉移造成儲存在骨頭的鈣質大量進入血液,造成的高血鈣。我們於是增加點滴的量與流速,給上一些降血鈣的藥物,並持續追蹤阿伯的抽血資料。 持續這樣的治療,到了隔天,我們發現阿伯的狀況有大幅的進步!現在阿伯在聽到名字時會睜開眼睛,甚至能發出有意義的單字。陪伴整夜的太太很開心,總是握著阿伯的手跟他說著話。老師查房時也說,親密關係的重要他人熟悉的聲線與溫暖的話語,常常能夠讓游移在嚴重病況的病人狀況改善,「我看過太多了,有時候我們怎麼努力的治療病人都沒有進展,」老師笑著說,「有一天,病人很久沒見的小孩來看他,說了一些話、一些事,病人就奇蹟似的進步了。所以我總是希望病人最重要的人能夠不斷跟他們說話,有時,只是一些細碎的回憶碎片,卻美好得能夠讓病人起死回生。」 再過了一天,阿伯的血鈣恢復正常了。而現在他也能自己張開眼睛、能夠回答一兩個字,當兒子、太太觸碰他的手掌時,也能觀察到他想要握緊他們的手。隨著阿伯的病情進步,我們近一步安排了隔天的腦部電腦斷層,想要知道阿伯是否有腦部轉移,畢竟意識不清的狀況,也有可能來自於腦部的問題。 這天在處理另一位病人時,經過阿伯的病房,發現兒子正在病房外啜泣,我上前關心,他告訴我,在爸爸診斷出膽管癌的這段時間來,他一直很自責,他覺得是自己的肝不好才造成爸爸又得到了更惡性的癌症,害爸爸又要受苦。當下的我告訴他:「但是,你也給了爸爸多活了十年呀。你是很勇敢而且很孝順的兒子,我們繼續治療,一起加油!」雖然吐出的是這樣正向的話語,其實面對他的自責,我也覺得鼻子酸酸的,很多時候,尤其是疾病,根本不是任何人造成的,但就是這樣子發生了,而我們就算做得很多,卻還是會不斷地責備自己。 隔天一早,護理師告訴我,阿伯的意識好像又開始變差了。到了病床,我發現阿伯真的有點昏沉,急抽了血,但血鈣還是維持在正常值。另外,我跟學長還發現,阿伯好像變得比較喘,怕是點滴打了太多造成肺積水,不過抽了動脈血、胸部X光都滿正常的。 阿伯的太太告訴我,昨天晚上阿伯狀況非常好,晚上甚至還能笑、還能勉強講出四五個字詞,怎麼會睡個覺,突然就變成這樣了。 阿伯的病情惡化快得迅雷不及掩耳,從喘開始掉血氧,我們不斷地把呼吸器往上調,但阿伯的血氧還是持續往下探。而阿伯現在的狀況也無法去做電腦斷層檢查了......。而最後,非侵入性的呼吸器已經無法讓阿伯血氧維持在合理的程度,已經得考慮插氣管內管了。 前去告訴他的家人時,他的太太搖搖頭,接著說:「我老公在膽管癌確診之後,就口頭跟我說DNR了。他告訴我,這多獲得的十年的壽命,是兒子還有醫院的大家給的......他希望自己走的時候,不要再給大家更多麻煩,也希望自己能走得漂亮乾脆。」 阿伯沒有插管,後面血壓也下降的很快,過了幾個小時就失去心跳了。在阿伯臨終之前,我一直守著,在最後,緩緩地和太太、兒子做了死亡宣告,也是我第一次做這件事。 雖然是制式化的文字,雖然太太和女兒在簽署書面DNR時是那麼的冷靜,但聽到死亡宣告的當下,他們也忍不住大哭出聲。家屬淚水潰堤的瞬間,我的眼淚也差點傾瀉而下。離開病房的我還是忍不住偷跑到護理站掉眼淚,心想如果早一點安排腦部電腦斷層的話,事情會不會有所不同。但現在,這就是一道永遠無法獲得答案的題目了。 學長後來安慰我,末期的病人,有時候太積極的治療或許反而是種錯誤。他說:「就算我們提早做了電腦斷層,發現腦部轉移,你覺得,現在會診神經外科開刀是合理的嗎?」雖然話是這麼說,不過,看著自己原本好起來的病人,突然的惡化、到離世,對於醫師來說,還是滿難灑脫的一件事情。 當天開車回家的路上,還是忍不住哭了一會,想起了醫學院老師曾經說過:「每個病人都是醫師的老師,而每個在途中死去的病人,都是醫師的恩師。」 --
8600
回應 143
文章資訊
熱門回應
中山醫學大學 公共衛生學系
面對家人的死亡一直都是很難過的一個崁 辛苦了
國立陽明大學 醫學系
這篇看了真的好有感觸... 想起在醫院發生的很多事情 坦然面對真的好難ʕ´•ᴥ•`ʔ
在醫院工作真的很能感受世事無常 真的要多把握跟家人朋友相處的時間😭😭😭
共 143 則回應
中山醫學大學 公共衛生學系
面對家人的死亡一直都是很難過的一個崁 辛苦了
在醫院工作真的很能感受世事無常 真的要多把握跟家人朋友相處的時間😭😭😭
國立陽明大學 醫學系
這篇看了真的好有感觸... 想起在醫院發生的很多事情 坦然面對真的好難ʕ´•ᴥ•`ʔ
匿名
這則回應已被刪除
2020年10月21日 11:54
已經刪除的內容就像 Dcard 一樣,錯過是無法再相見的!
外婆剛過世 剛經歷完整件事 看這篇好有感覺 ಥ_ಥ 辛苦你們了🙏
醫護人員要如何面病患死亡 也是一個課題呢
國立勤益科技大學
生死離別對講的人跟接受的人來說都很痛苦(´;ω;`) 辛苦了(;´༎ຶД༎ຶ`)
辛苦你也辛苦所有醫護人員了 除了工作業務上也不捨你們經常且無法避免的要面對生離死別 任何經驗的第一次總是特別難忘 就像我第一個至親過世時 阿嬤從紅斑性狼倉到最後器官衰竭的住院生活、從醫院一路回到家中拔管離開人世 那時我還高中懂得不是太多但一輩子也忘不了
亞東技術學院 護理系
看了覺得很難過...... 雖然沒有看過真正的死亡宣告 不過我相信在當下這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 醫護人員看見自己的病人恢復健康會開心,看見病人在忍著痛苦會難過 我認為這才是正常的心理 難過會有的 不過我們一起把這份難過轉為動力 一起去診治更多的病患 雖然我講的好像是廢話,但是我覺得我們可以一起加油
前幾天家人走了 第一次看到書面DNR 也第一次聽到醫生宣告死亡 這真的是一件很平靜卻又震撼的事 謝謝所有醫護人員 你們都辛苦了
我永遠記得我爸被醫生死亡宣告的畫面 好震撼.........
國立臺灣海洋大學
看完哭了
想起了已經過世的奶奶 她原本復原速度超出醫生的預料,後面轉出加護病房,進到亞呼吸照護病房(?) 最後好像還有轉院也換到一般病房 結果就很突然的 痰去卡到,一口氣換不過來 就走了 那時候我在台東,在跟同學吃晚餐 接到媽媽的電話時完全無法接受事實 同學擔心的問我還好嗎,我也跟他笑笑的說還好 回到宿舍默默爬上床,埋進被窩裡開始默默掉淚...
國立高雄科技大學
那段應該是迴光返照了😂
是迴光返照吧 我親人那時也是這樣 最後聽到他喉頭發出的喀喀聲( 不知怎麼形容 ) 人的一生走到此,要劃上句點了 到現在還很感謝當時安寧病房的 護理師宗教師等 第一次遇到時真的不知所措 還好平安把他送回家 一切圓滿
仁德醫護管理專科學校 護理科
看完哭了
弘光科技大學 護理科
在加護病房3年多看盡各種生死 但在自己面臨的狀況下那張DNR真的很難簽出來 但今年7月多時看著自己孩子的Brain CT 只能選擇放手 腦海裡不斷跑過孩子陪伴著的畫面 以及在手術前孩子被護理人員抱走 回頭望著我不安的表情 以及最後關掉所有藥物、CVVH 最後asystole Resident宣判時間 現在慢慢調適後又回歸職場看著terminal的病人 每次都會過度同理心⋯⋯ 只能說人生真的很難
國立臺北科技大學
你讓我想到我爸爸彌留的那天早上 一個看起來很年輕的住院醫師告訴我們家人 我爸爸也許最多只能撐兩週, 最快也許幾天就走了 他拍拍我們,我們只能哭著面對 最後,那天早上我爸爸還是離開了 但那些日子曾經照顧我爸爸的醫護人員 還是讓我很感念
覺得看了很有感觸⋯⋯ 前陣子中秋節氣讓我們病房一天內喧三個 兩個插管轉CU⋯⋯ 那個伯伯前一晚看我太忙還給我餅乾點心吃的....... 對我們真的也很有禮貌很善良 不到五天也飛了😭😭😭😭😭
這篇真的從頭到尾起雞皮疙瘩😢
美和科技大學 護理系
這就是我不喜歡走內外科的一個原因,不管幾次,面對死亡這件事我都無法釋懷
都柏林大學學院 生物治療系
之前在安寧病房工作的時候 每個送走的病人,都是讓自己知道活著雖然有時很辛苦但是其實很幸福的證明
匿名
這則回應已被刪除
2020年10月21日 18:00
已經刪除的內容就像 Dcard 一樣,錯過是無法再相見的!
樹人醫護管理專科學校 護理科
辛苦你了
國立臺北護理健康大學
我在安寧病房工作 坦白講我對於末期病人的離去並不會太難過 反而會為他們終於無病痛而感到鬆一口氣 但是面對家屬我常常一起流淚 坦白講活著的人的悲傷才是最讓人心碎的 看到他們對家人的愛跟悲傷 很難不感同身受 話說回來我也覺得醫療人員在學期間的死亡教育不是太夠 人本來就會有生死,但學校往往專注在生的教育,死的教育少之又少,這是有點可惜的事,只能從臨床的每一位導師身上學習,並慢慢調適
弘光科技大學 營養系暨營養醫學研究所
自從去醫院實習後,真心配服跟尊敬在醫院任職的人,要去克服心理上的壓力,還有身理上的疲累,謝謝你們的付出,真的非常敬佩
敏惠醫護管理專科學校
我也是遇到類似的事⋯⋯⋯ 病人在我們班喘起來但已sign DNR 雖然一整天都在忙他 家屬也覺得奶奶已經意識不清 但我叫他她其實都能回應我 我不想放棄他覺得他會好起來的 下班前想再幫他抽一次痰 沒想到抽到一半時監視器直接show VF...... 那天總覺得我自己哭的比家屬還難過 雖然他是解脫了 但是總是覺得好捨不得
你跟阿伯都是最棒的人,辛苦了!😭❤️ 還有好奇想請問倒數第二段為什麼會診神經外科開刀是不合理的哇🥺
病情嚴重的病人情況突然好轉 好像都是要走的徵兆 聽過好幾個例子都是如此 類似回光反照
太溫暖了
B28 病人的狀況已經很差了 就算照了電腦斷層知道腦部有沒有轉移、轉移大小也沒有太大的意義 可以切除又如何? 萬一擴散範圍很大,你切掉他的大腦以後,他的功能反而變得更差,從本來可以睜開眼看看你到變成毫無反應的人 這應該也不是家屬想要的吧? 病人本人希望變成這樣嗎?
國立臺灣科技大學
辛苦了,謝謝你
育英醫護管理專科學校 化妝品應用與管理科
爸爸有三高,現在都在家陪伴,放假權踏青,會捨不得親人,外公國中走了,奶奶今年二月走了,有時候還是會想念他們,更何況是跟自己住在一起的父母,趁著他們在世好好陪伴,我外婆也是,希望再他們有生之年能夠多多陪伴他們
德明財經科技大學
辛苦了
我阿公是發現肺部有腫瘤後不到一週就離開了...而且是第四期已經擴散了,很難想像他究竟忍了多久,轉安寧病房剛好滿一天就就送回家,也沒有急救、插管,但看著阿公插鼻胃管就覺得很心疼。雖然很難過失去一位從小陪伴我長大的親人,但也很慶幸阿公沒有痛很久😭看他躺在病床上心真的好痛好痛,還記得送阿公去醫院後第一次看他,他跟我說「阿公快要死掉了」眼淚差點衝出眼角。 如果可以,真的不想再體會親人離世了 / 今天是阿公的農曆生日,還是好想他(╥﹏╥)
國立臺灣師範大學
你會是個好醫師(*¯︶¯*) 阿伯RIP😭
只能說感同深受。 假如生重病的病人,突然好轉。 其實都要做好心理準備的。 人生的這個崁,要用人的一生來學習。 即使這樣也撫平不了一點的傷痕。 雖然親人的離開我們都很難過,身心。 但轉個彎來說,祂們只是沒病痛、自由了。
銘傳大學 商業設計學系
哭了😭😭😭
感覺阿伯已經很努力的用最後一口氣跟家人好好道別了
淡江大學 航空太空工程學系
B37 真的! 之前家人生重病 嚴重到不能講話也不能動 結果過世前兩天竟然可以自己從病床坐起來跟我們聊天 這應該就是所謂的迴光返照吧…
謝謝那些站在生命第一線的每一個你/妳
謝謝每一位站在第一線的醫護人員 永遠記得當初醫生宣判家人死亡證明的衝擊畫面 醫生宣布的這一刻真的離開了,最摯愛的家人真的離開我們了,就算有再多的不捨還是得放手了 只希望國內的病人自主權利法的推動與推廣能夠讓更多人看見,放手是我們最後的溫柔,就算再多不捨也只能說再見了
國立臺中科技大學
看到插管那裡突然想到 我跟我媽聊天會聊到如果生病住院 或是快不行了我們要怎麼處理 她告訴我們小孩不要插管 拖著不死不如死的乾脆 而且插管太痛苦 然後又要花很多時間很多錢照顧 接著我就邊看文邊哭 完全不敢想像那種時候的到來 哭爆我(´༎ຶོm༎ຶོ`)
國立臺中科技大學
對老人家來說 走的體面 離開的時候身邊有家人陪伴 應該已經很棒了吧 一直都覺得 如果已經沒辦法用自己的力氣呼吸 明明知道儀器一關這個人馬上就會回家了 這樣多撐個十天半個月甚至是以年來計算的話根本就只是對病人的折磨而已 走的乾脆沒有多的苦難 那才是真的解 只是活著的人自私的想用一切辦法拖住原本應該走的灑脫的人而已
我阿公今年五月差不多就如同上述情境 週一等待我們孫子回來跟他講完話 週五就離開了 本來這期間爸爸還是希望多做治療 醫生建議該臨終了 我們也就放手了 你真的別太自責了 病情變化比變天還快 唯一能做的是開導家屬 阿公走後 那個時候卡著論文 常常想著自己這樣放棄治療是好是壞 結果論文進度就落後了 有時候如果醫生能夠多跟我們解釋 或者多給我們一些心理建設 我們後續生活會好一點
國立臺中科技大學 護理系
但是遇到那種大喊或是在社團 Google 評論寫說 人好好的走進**醫院,兩天就不明原因的死掉 活著進去 躺著出來 爛醫院 brabrabra 還是會覺得 唉 沒病的人進什麼醫院 好的不提 壞的都是醫護人員害死。
國立臺北護理健康大學 護理系
好悲傷,真的好難過
希望原po能繼續紀錄您從醫所發生的事情,即便是瑣事,我也期待您的分享,您的文筆很好,且敘述的事有歷歷在目的感覺!!! 看完樓上留言,我只想說醫護人員們真的辛苦了,謝謝第一線有你們🙂
看完真的好傷心⋯ 想起和家人決定簽下放棄急救 心還是好痛
我爸爸過世的放棄急救就是我簽的 我弟弟完全不敢簽也不知道怎麼辦 當下簽的時候我非常冷靜 可當我回到家以後 這個人是情緒潰堤 簽完的隔天本來是要把他拔呼吸器 好好見他最後一面 沒想到 呼吸器都沒拔他就走了 也來不及見最後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