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臺中科技大學

最後更。重度憂鬱症患者的救贖

2020年11月8日 21:39
前情提要
我是這篇文章的作者,時隔兩年了。 從重度憂鬱症確診到現在已經八年了。 而我花了一個月,讓它從我心裡徹底消失。 - 兵役體檢的那一天 體檢的精神科醫師問我:「你有身心科病史嗎?」 我:「我有重度憂鬱症」 「有帶診斷證明書嗎?」醫生問道 我:「沒有.....」 語畢 ;他蓋下了正常無疾病的印章。 「也是嘛...畢竟醫生也是很忙的 後面還有很多人在等呢」 我匆匆忙忙地拿著體檢單步履蹣跚的往下一站走過去。 - 入伍那天 。 一個月份的藥被我偷偷藏在包包裡 抗抑鬱 抗焦慮 鎮靜 安眠藥 8種不同的藥放在包包裡 「現在你各位就是軍人,班長不管你各位在外面混多大 做多大,在裡面你就是只有服從,服從就是軍人的天職。」 這樣的話在我的耳邊一直傳遞著....... 然而我的腦在這兩年已經被舒眠諾斯跟其他安眠藥摧殘到無法記住所有事情。甚至嚴重到會忘記自己住幾樓。 (因為我有極為嚴重的睡眠障礙,所以我的安眠藥物開到四種,而這種安眠藥通常會讓腦部損傷,而且右腦很明顯已經腫一塊了) 來到了軍隊 所有的藥品都是需要管制的。 其實那些藏起來的藥 並不是要藏起來不讓長官發現的。 而是不想讓我媽發現。 「帶這麼多藥幹麻?當藥頭啊?」班長雙眼瞪大的看著我,那眼神猶如一隻猛獸發現獵物的凝視。 「報告班長....」 「站起來講!!!!!!」班長怒斥道。 那股壓迫感,它回來了。 是從脊髓散發出來的恐懼,像針一樣扎在我的每個身上(焦慮恐慌症) 「報告班長.....那是身心科的藥物....控制....控制..我的情緒的藥....我全身.....都好痛...」我站起來抓著全身上下並且回答道。 我並不是難過 ,並不是覺得受委屈,而是那份突如其來的抑鬱感 他就這麼剛好出現了,壓住了我的胸口。讓我呼吸困難,難以脫口而出。 - 我泛淚了 - 「幹你娘,什麼時候不哭給我這時候哭」我心裡Os 「你身心科醫生有診斷證明嗎?」班長問。 「有....」我那鼻子像是塞著氣閥卻又努力想發出聲音的說 「阿是什麼病?」班長沒等我抽氣完接著問 「重度憂鬱症..焦慮恐慌症...」我看著地板,不知是汗 還是眼淚 滴答滴答的滴在地上。 好安靜 整個連突然變得好安靜....... 「你當初體檢沒有說嗎?」班長的聲音略帶溫柔,或許這就是原本的他吧⋯⋯他只是因為工作需要 ...才會這樣兇我的。 「有.....」 「那你為什麼會在這裡!!!?」班長大聲問道 又是那股來自骨頭 散發自全身 由內而外 像是萬隻蟲子在身上撕咬的痛苦感。 「啊啊啊啊啊啊啊.......好痛」我全身蜷縮著, 班長看著我,我那極為詭異的姿勢 ,他知道,我不該出現在這。 「可以.....給我一顆鎮靜劑嗎?.....紅....紅色的那顆」我顫抖的雙手指著藥包。 吃完藥後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報告班長.....新兵洞拐參 會努力撐完四個月的。」 - 晚上九點 班長正在教我們折涼被, 此時輔導長把我叫去他的辦公室, 「後天我帶你去看醫生好不好?」 我點頭了。 - 後天到了。 我被部隊帶去了醫院,在身心專科門診內 醫政組組長坐在 我旁邊,沒有錯 軍人沒有隱私 。就連身心科問診這種隱私極為注重的。部隊也會在旁聽。 醫生問我為什麼有這麼長的就醫紀錄,安眠藥卻越吃越重。抗憂的藥物也是。 「我相信煜O一定是有什麼委屈對吧,沒關係,不用怕長官,醫生都會幫你的。」 他那溫柔的聲音 ,像是輕輕地打開了我那最後一扇門, 那扇門後,是我自認的委屈,是我自認的不幸,是我自認的一切人生悲傷跑馬燈 ,都在眼前跑了出來。 「該死.....它又來了」 這次那股炙熱灼燒胸腔的感覺並沒有憋著,而是連同著喉嚨、氣管、鼻腔全數噴發出。 我爆哭了,連同那六年前沒有哭完的眼淚,我也一併哭了出來。 像是在訴說著不甘心,像是沒有糖吃的小孩, 像是失去親人的那種撕裂感。從喉嚨噴發出來。 那種說不出話的感覺 像是空氣倒抽著你的喉嚨。 像是有無窮無盡的痛苦聚集在那股胸腔,卻又不知道能說些什麼。 「You wouldn’t get it」心裡想到 我不說話了 我說不上來了。我好怕。 - 「我這裡有個嚴重的病人,有desperation 跟cutting的傾向。」 「我帶你去住院吧,你在醫院裡面等驗退流程就好了」 組長說道。 「好」我點頭了。 來到了住院的地方。 -精神職能恢復療養中心- 我才知道我好像選擇了不該選擇的路。 我褲子上的束帶被護士抽走 所有尖銳的物品都被嚴加保管。 我進來了。 台中國軍軍醫院 803 16病房。 - 進來住院的那天我其實情緒是穩定的,或許我早就認定我有病了吧。 「接下來你會走心理鑑測的流程,大約需要一個月的時間」我的主治醫生跟我說道。 是的,接下來的一個月的日子裡 我都需要在這個廁所都有攝影機的精神病院度過。 為什麼我會說他是精神病院,是因為這裡面的人不只有軍人,也有一般的平民。 有次我半夜睡覺睡到一半,有個人把我搖醒 「你有時光機嗎?」他問道 「我沒有」我回答 他走了,他哭了。或許他真的想要改變什麼吧。 - 住院第二天 我拿起公共電話(有限制時間)打給了我最不敢打的電話 我媽。 電話鈴聲響起,接起來了。 「媽,是我....長官有跟你說了嗎?」 「你怎麼變成這樣了.........」我媽哭了,哭得好慘.. 其實啊媽媽,我已經說了。我一直都是我,我都沒有變,只是今天是由別人來跟你說,你才真的發現,我沒有說謊,我真的生病了。 我掛掉了電話,我並沒有多說什麼, 可能那時候的我,內心還是沒辦法原諒他吧。 - 那天家人來會客了,我媽沒有來 ,我哥帶來了一本書。 「自卑與超越?」 我疑惑問到。 我並沒有跟我家人多說什麼 只是拿著換洗衣物,回去房間。翻看著這本令我很感興趣的心理學。 最後花了好幾天的時間,我終於把書給看完了。 而我給予我自己也很大程度的改觀了。 「並不是過往的種種原因讓我得到憂鬱症,而是我自己本身 選擇想要 得到憂鬱症 ,因為我需要憂鬱症。 我可以改變,但是不讓我改變的原因就是我害怕改變後的不安感,而害我停滯不前的則是無法改變的不滿感。」 這是一本顛覆我三觀的書。 - 住院第十天 我已經慢慢熟悉這裡的壞境,有新的病友進來住院我也會給予很大程度幫助,帶他們認識環境,介紹他們認識朋友,看著他們熟絡在一起並且在餐廳看電視的模樣,我終於找到了我畢生的目標了。 「當一個幫助他人的人」 我內心有種暖意溫暖著胸腔 這是什麼感覺? 這輩子從來沒有擁有過。 中午吃飯時,我們正好聊到出去後想從事什麼工作,我們吃著便當,一群因為類似症狀的軍病友圍坐在一起討論著。 「我想幫助別人」 突然他們看著我,像是不知道怎麼回答一般。 「我覺得沒有錢沒關係,但是我找到了我這輩子一直在尋找的東西,那便是活著的意義。」我接著說 「可以啦,你是我們的精神導師耶!」他們眾人附和道。 真的嗎?我真的幫助過你們嗎? 我好開心。 我笑了,對於這種曇花一現的情緒 我第一次維持了這麼久。 我笑了好久,我好開心。雖然是一個極其簡單的目標,但是我卻想抱著它一輩子。 - 住院第十天晚上 我的二哥來會客了。 看著他被我的事情還有他自己工作的問題煩到心力憔悴。 「你到底在衝三小?你他媽你就只會搞這些有的沒的,你知道老媽哭的多傷心嗎?你能不能會想一點?為什麼那時候你不去死一死啊?」 她把我需要的盥洗用具丟著人就走了。 「你怎麼不去死一死啊」這句話一直在我腦耳邊迴盪。 我沒辦法思考了,抗憂鬱的藥才剛吃,我感受不到難過的情緒。但是壓在胸腔的那股灼燒感依舊存在。 人生最痛苦的並不是死亡,而是你沒有了表達自己情緒的能力。 我還是哭了出來,我變得歇斯底里,我開始摔東西,我開始自撞,但凡能想到可以傷害自己的方式我都做了。 軍病友跑過來關心我 「走開!!!!!!!!!!!!」我大聲咆哮著 「不要過來......這不是我......這不是煜O......」我從大哭轉換成啜泣。 那時的耳鳴貫穿我整個腦袋,我聽不見聲音。一切的一切都變得好重。我知道叫我在哭。但是沒有眼淚。我的情緒被藥物剝奪了。 「放開我!!!!!」我被護理師跟保全抓著 打了一針,兩針,三針。我一瞬間沒了意識。 「好像做了一段很長的夢......」 其實我知道那不是夢,看著手上的傷口,我都知道那是不爭的事實。 - 我再次重新閱讀了那本書。 「並不是你無法改變,而是你選擇了不要改變」 是啊,是我選擇沈浸在憂鬱症的泥沼裡,明明我可以奮力爬出,我只是害怕改變後的自己,變成 one of them. 變得不再特別,沒有人會關心我。 我一直都在看見過去自己不幸的跑馬燈,但我是真的不幸嗎?還是我自己給予了這個事情 「不幸」的定義? 「重要的不是你被賦予了什麼,而是你如何去運用那些被賦予的東西」阿德勒是這麼說的。 - 時間來到了第18天 來了兩個因為打架從其他軍醫院轉過來的軍病友,以及一個17歲 跟我一樣重度憂鬱症的小朋友(我們簡稱他為小畫家) 那天晚上我在涼亭冥想,那個上午因為打架轉來的其中一個,坐在了我旁邊。 「你知道......」他開始說著他在上一間軍醫院的暴戾事蹟,在外面有多麼凶狠之類的。 「是嗎?」 我微笑的看著他 「我不想要回應你的期待,我只想問你。那你快樂嗎?」我接著問他。 他不說話了。 「陪我散散步吧。」我站了起來 「我沒得選」 他這樣看著我 說了一些小時候的悲慘故事。 「不,你有。」 我回答。 「你看在這裡的老人,這裡的小孩 多少人是被家人丟進來騙保險金的。什麼叫做沒得選? 我並不想干預你的人生課題。而且你從來都沒有做錯事,你只需要在這裡待幾個禮拜。可這些人呢?除了生命斷氣的最後一刻前,才可以回到那個既熟悉又陌生的環境。不要跟我說你沒得選,你一直都有選擇的權利,甚至你現在就可以改變,只是你在內心告訴自己不要改變。我不會說我希望你怎麼做怎麼做,這是你的人生,我無從干涉。」 我把我的那本「自卑與超越」送給了他。 - 我們從來都沒有權力去干涉別人做任何選擇的權利, 因為那是自私的,也不能把自己的價值觀套用在他人身上。 每個人的世界都是不一樣的。 雖然有人會說什麼「唉唷去開導一個89....白癡嗎」之類的話 。 現今社會也沒有足夠的時間讓我們去了解一個人背後的故事。 我們慢慢的就會去從外表、言行、姿態來猜測一個人。 「她穿這麼露,肯定很愛玩」諸如此類的話 - 精神病房是個很特別的地方,你看到了外面看不到的東西,而最讓我感慨的則是,我可以認真去了解一個人背後真正的故事。 - 接下來的十幾天裡,我每天都給自己設定一個目標。 每天照顧新來的軍病友、還有安撫情緒激動、棘手的思覺失調病友。 每天高強度的心肺有氧30分鐘,每天跑步。 從一開始的3000公尺 到後面的6000 、 9000 我發現我慢慢的在變成理想中的自己。 我在慢慢的卓越。 - 「請56床病友 林先生 收拾行李到護理站」廣播喊道 是啊。時間到了,我的驗退通知下來了。我該回家了。 離別的最後一天 , 我隔著鐵門看著大部分的病友都來送行, 「不要說再見」 「不要再回來了,雖然這裡有你更好」 「出去再聯絡啊」 我又哭了,但這次不一樣。 這次是我知道 我成功了,我擺脫它了。 謝謝上帝。 你讓我知道我自己是一個想成為善良的人。 我選擇接納了自己。接納了自己的過去。 我選擇了貢獻他人。人生永遠的Give &Give 我選擇了信賴他人。因為我會貢獻任何人。 謝謝主。我不再為了活 而活 。 我為了 崇尚那自己貫徹一輩子的夢想 善。 故我活著。
- 原本是想打在醫院發生的趣事,結果就把最深層的想法給說出來了🤣🤣🤣🤣🤣。 希望大家可以透過這篇文章,發現信賴他人 貢獻他人 還有最重要的接納自己是何其的重要哦。
「我有憂鬱的情感,但我並不感傷;因為我難過故我存在。」
2836
回應 245
文章資訊
熱門回應
國立高雄第一科技大學
他有說是當初體檢的醫師蓋無疾病的章
B7 兵役體檢各個項目都很隨便 當過兵的都知道很多人有狀況還是會被丟進來吧 加上軍中的人不一定能同理你的狀況...
文藻外語大學
加油哦
共 245 則回應
文藻外語大學
加油哦
匿名
這則回應已被刪除
2020年11月9日 00:28
已經刪除的內容就像 Dcard 一樣,錯過是無法再相見的!
你很棒!祝福一切安好!
嘉南藥理大學
辛苦了 或許一切真的都是最好的安排 當了兵治好了憂鬱症 為你高興
國立屏東科技大學
你真的好棒(摸 好勇敢 會越來越好的🥳🥳🥳
僑光科技大學
加油哦 辛苦了!
國立聯合大學
所以有病為啥不說
國立高雄第一科技大學
他有說是當初體檢的醫師蓋無疾病的章
其實是現在軍隊很怕兵出事,你只要表現出憂鬱症的樣子,就會比原本的夏令營狀態更爽,之前要當一年以上的兵的時候,更是有一套憂鬱症退伍流程,我也是第一次知道原來住院可以放假.......
匿名
這則回應已被刪除
2020年11月9日 09:33
已經刪除的內容就像 Dcard 一樣,錯過是無法再相見的!
新生醫護管理專科學校
你很棒!抱抱你
你好勇敢 居然能在軍中撐完還修復自己 太不簡單了💪💪💪
B7 兵役體檢各個項目都很隨便 當過兵的都知道很多人有狀況還是會被丟進來吧 加上軍中的人不一定能同理你的狀況...
你可以當阿甘
辛苦了 都會沒事的
想問原po戶籍在X水嗎~
國立屏東科技大學
加油 大家都在
台南應用科技大學
坐等後續 辛苦你了,在經歷那麼多之後還能夠站起來真的很不容易!
謝謝你努力活到現在 謝謝你受了許多委屈還有心給世界溫暖 你很棒
國立高雄第一科技大學
我當初兵役體檢也是甲等體位 後來申請複檢,成功免役 我是心臟問題
看到有說治好了替你開心☺️期待你的故事
辛苦了 加油! 你戰勝憂鬱症 並且分享出來 就已經給予受苦的人們更多的希望!
抱抱你😇
國立勤益科技大學
憂鬱症。 看了你例子我感同身受 尤其無法理解體檢的心理科醫生
國立臺灣海洋大學
這樣可以驗退的
國立高雄應用科技大學
你好棒 加油💪
推阿德樂! 我們只能接受已經發生的事情,並轉換角度讓他成為自己繼續前進的養分之一
看到哭嗚嗚嗚 共勉之
>三觀
辛苦了 看了也覺得難過 謝謝你願意分享出來
國立東華大學 華文文學系
其實班長這麼兇也不是兇你,去兇給其他白目仔看的
謝謝你的分享!給我很大的勇氣!
哭了 希望你未來都會好好的 不會再陷入憂鬱症的泥沼了 也希望我有天能和你一樣好起來
國立高雄餐旅大學
你好棒,之後會變更好的!
國立高雄餐旅大學
加油💪關關難過關關就過了!!!
國立彰化師範大學
加油💪你很棒
想要借這個文章問一下 我是在體檢完出現病症的 免疫系統出問題 可是又沒有嚴重到成為典型症狀 驗血也都正常 也就是沒有任何數據能夠證明我有免疫病 只有一張不典型的解剖證明 (剛開始發病去驗的,後來吃藥壓下來) 會不定時出現肌肉發炎、關節炎 最嚴重是不能走路 目前等當兵這些事情要提早讓公所知道嗎 不然先前的兵單上都是正常體位的
謝謝你的分享🥺
你真的很棒很棒❤❤❤
敏惠醫護管理專科學校
辛苦了 你真的很棒☀️
抱一下😭♥ 你一路走來一定很不容易...
先抱抱你,你很棒!
你很棒了!一路上辛苦你了!
你已經很棒了!
二哥也太⋯⋯⋯
謝謝你即使受了這麼多的傷 還能愛這個世界,為這個世界貢獻 加油💪
看了你的文章 覺得你真的很棒 看完之後可以感受到你的難受 也忍不住哭了 希望你在面對未知的未來可以走自己想要的路 幫助別人真的會讓心情變好 而且有跟平常不一樣的滿足感 我曾經有一段時間每天晚上都在哭 沒來由的 有人跟我說 可以去參加志工或是多幫忙別人會感覺好一點 雖然每天哭不是什麼大事 但還是希望可以幫助到你 說加油好像沒什麼用 只想跟你說 辛苦了 未來你有可能會遇到了解你的人 也可能不會 但我會為你祈禱 希望你未來的路不要太坎坷 你已經經歷過太多太多 希望你不會再受到傷害 辛苦了
恐慌症好像是生理上神經不穩定 這個你也恢復了嗎 在一個月內
國立臺灣師範大學
我也記得我第一次讀自卑與超越的時候 有點被當頭棒喝的感覺 我感覺有一點被說中但又不想承認 我害怕我不是那個受傷的小孩之後 我就什麼都不是了 現在讀完你的文章心裡有一點顫動的感覺 有點想哭 還有點佩服 接受自己的過去真的需要很大的勇氣 希望你一切都好!! 我也希望我能變好 一起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