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體會原Po的無奈⋯ 兩年前我和相差十二歲的姊姊在婚後被持續惡言以對,我自認自己很有本事所以鼓勵我姊姊做決定。而後離婚贍養、撫養權開庭,我就會特地上課請事假回老家陪同在外等待結束。畢業後也回家找工作(白天正職、晚上兼職其他,週休二日)侄子姪女課業上、生活上、甚至三餐會協助負擔開銷,那陣子真的很滿辛苦的。等到後面姊姊工作穩定了,我才離開家裡到其他城市工作。 原Po如果有勇氣,可以多陪陪姊姊。有時候手足的關心及鼓勵,會讓當事者有勇氣做決定。但相對的,我們也得有勇氣承擔鼓勵她們後的代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