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者--上吊的孩子

2020年11月28日 11:25
「學弟,這是我前幾天的一個case」精神科的老師點開手機的一部影片。 影片的內容有點驚悚,是一個約國小男孩模仿著上吊的姿勢,用掛在天花板的繩子將脖子環繞著、吐著舌,不過腳是踩在地上的,雖然不會真的造成生命危險,還是滿令人恐懼的。 「學弟,你覺得這影片有什麼不尋常之處?」 「這個年紀的小孩是怎麼接觸到上吊這個行為的?」我回答。 老師接著說:「現在資訊可及性太強大了,這點應該還好。」 「小孩子的行為非常可疑,不知道是單純的模仿效應、還是真的有憂鬱自殺傾向」我回答,老師點點頭:「還有呢?」 我思考了一下,接著說:「是誰拍這段影片的?為什麼不阻止他?」 「這是非常重要的問題。」老師點頭說到:「拍攝影片的是他的母親。」 這令人震驚的答案。老師說,早上這個小朋友是由父親帶來急診的,他說,孩子在早上起床時,跟他說昨天晚上有「勒脖子」,在詢問了孩子的母親之後,才知道這件事。情急之下,趕快送來醫院。 小孩非常的寡言,且目光總是無法在對話時與人交會,對於各項問題,也僅嗯嗯喔喔地回答著。當問起前一天晚上的上吊行為時,孩子漠然的,只是回答:「忘記了。」 「是個自閉症的孩子」老師對我說。「只是父親很明顯地不知道、抑或是不願意面對。」當老師問起他的父親,有沒有到兒童發展部門就診評估時,父親顯得不悅、甚至有點憤怒,大聲地回答:「我兒子是有什麼問題?要評估什麼?」 從父子兩方都得不到當天晚上的事發經過,於是老師轉向母親這條線索。請他的父親聯絡時,可以感受到他的不屑,當電話撥通時,他甚至一句話也沒說就將手機遞給了老師。 「我現在很忙,沒有空」老師溫文地請母親來醫院一趟時,得到是這樣冷冰冰的回答,「明天早上我再過去」這是最後的結語。 「在我心中,一個刻薄冷血的母親已然成形」老師告訴我。「加上那個旁觀兒子上吊的影片,我實在覺得這個母親跟十惡不赦的罪人一般。」 在確認孩子沒有其他生理上的不舒服之後,父子倆便回去了,迎來隔天的門診,孩子的母親是最後一位掛號的病人。 「她的第一句話打破我的想像,」老師說:「她的第一句話是,請問我孩子是不是自閉症。」 「在我原本的設想,她應該是個殘酷的母親,但這樣看來,或許是個再正常不過的媽媽。」 老師一步一步引導著對話,從回答孩子正常與不正常的狀況、昨日急診的情形、到怎麼放鬆孩子的情緒等等。 最後、也是最關鍵的問題:「當拍攝這段影片時,妳在想什麼?」 此時,母親的眼淚潰堤了,汩汩流出的淚水是悲傷和委屈摻雜的氣息,在大哭了十分鐘左右,母親緩緩地說:「我恨他。」 孩子的媽媽說,這孩子開始上學後,很明顯的感受到他的不一樣,他很聰明,學習力超群,可是非常討厭與人互動,在幼兒園期間,甚至一個月沒有跟同學、老師講超過十句話。 他的父親與家庭是非常傳統的家族,他們感受到孩子的聰穎,可是卻一直忽略孩子異常的社交型態。當孩子的媽媽說,希望能夠帶孩子去發展評估,得來的卻是老公的冷嘲熱諷,說孩子這麼聰明,哪有問題。 「自己不會帶小孩就不要牽拖亂看醫生」這是老公的回答。兒子的父親是公司經理,大多時間都在工作,小孩的生活起居幾乎是媽媽一手包辦。 隨著小孩進入小學,社交障礙的問題越來越嚴重,此時也面臨了不少霸凌行為。「我每次都很心疼」媽媽說,「有一次我偷偷帶小孩去看醫生,結果回家之後,被老公罵到不行,說我在侮辱「他」的兒子」 「我後來就沒去了,也不敢去,而且從此之後,只要小孩在學校有什麼狀況,永遠都是我被我先生臭罵。」就這樣,如此的循環週而復始。小孩和母親的憂鬱日積月累。 「然後就是那天的上吊事件了」老師對我做了總結。 「所以真正殘酷的是他的父親吧」我問。 「不是,」老師回答:「他只是用錯方法去愛了。」 --後記:老師後來為這個家庭召開家庭會議,聊了許久,也算是稍稍撫平彼此的傷痕,也透過衛教等等來讓彼此對於兒童發展的落差緩解,目前孩子與母親都在老師的門診追蹤與治療中。 --
3592
回應 83
文章資訊
熱門回應
頭香 醫師都說是自閉症了 爸爸還這麼偏執 到底是被傳統觀念影響到什麼地步?
老師那層「用錯方式愛」的回答真的滿難懂的XD 我自己也是消化了好一段時間(期間還跟老師小吵了一架) 老師的意思應該是我當初說父親「殘酷」是錯的,父親的確是關心小孩的,只是不願意承認他的異常,繼而將不滿的情緒轉嫁到太太身上(這點我也不能認同啦,不過說真的,亞洲的文化真的對母親的角色非常的劣勢與苛求。),老師指的用錯方式,應該是指父親沒有深刻理解小孩遇到的問題。 這些很複雜,也牽涉到每個人原生家庭的不同,每個人的成長背景也不一樣,老師後來說,父親的家庭太過傳統,是那種完全無法理解精神疾病等等的成長背景,所以才造就這樣吧。 大家不要引戰啦,真的怕,我只是輕描淡寫這段故事而已,我相信老師對於這些個案一定有更深的理解與認識,才會給我們這樣的結論,以上<3
樹人醫護管理專科學校
之前在兒評中心看到每週來評估的各式孩子,都會覺得:幸好父母能夠接受,並願意帶來評估、治療。⋯ 這樣的孩子就算異常,也已是最大的幸福及幸運。 父母要有多大的愛和包容才能去接受這個事實?
共 83 則回應
頭香 醫師都說是自閉症了 爸爸還這麼偏執 到底是被傳統觀念影響到什麼地步?
2⃣️
可惡慢了
每次看到自殺的個案心裡都很衝突,對於祂們是解脫,但對於家屬就是很複雜的情緒...
好悲傷...
匿名
這則回應已被刪除
2020年11月28日 11:30
已經刪除的內容就像 Dcard 一樣,錯過是無法再相見的!
真的許多事件都需要深入了解,果然不能單靠片面資訊或是新聞報導來評斷是非,讓我想到最近新聞上的母親殺了小孩的事件,我覺得身為一個外人,而非法官跟調查官真的不應該任意評斷對錯。
用錯方法愛,不解?
國立東華大學 會計與財務碩士學位學程
幸好老師有介入處理 不然差點發生悲劇
樹人醫護管理專科學校
之前在兒評中心看到每週來評估的各式孩子,都會覺得:幸好父母能夠接受,並願意帶來評估、治療。⋯ 這樣的孩子就算異常,也已是最大的幸福及幸運。 父母要有多大的愛和包容才能去接受這個事實?
我媽媽也常這樣對我說:你爸爸很愛你只是表達方式跟別人不一樣 但我認為真正在乎這個家庭或是小孩不會載著全家人高速公路上蛇行,心情不好回家亂摔東西亂罵人、動不動就打人。我能夠理解父母也有自己的情緒,並且也在學習如何當父母,但種種行為說到底只是他太「自私」 連試圖站在他人的立場去思考都不願意,哪來的愛呢?
國立臺灣師範大學
不好意思 我本身是無法認同故事裡面父親只是用錯方法愛的這個說法 就算觀念傳統 接觸過的資訊不足 也不代表可以把所有冷嘲熱諷跟辱罵都一併合理化 觀念不同沒關係 但以我所能看到的角度 這個父親連基本的尊重自己老婆都沒有
這位精神科的老師專業性功不可沒 有時候,問題只是沒找對了解決方法 尋求專業意見是很重要的 本案中 爸爸如果早點面對問題,諮詢專業醫師 媽媽也不會長久承受這麼大的壓力
老師那層「用錯方式愛」的回答真的滿難懂的XD 我自己也是消化了好一段時間(期間還跟老師小吵了一架) 老師的意思應該是我當初說父親「殘酷」是錯的,父親的確是關心小孩的,只是不願意承認他的異常,繼而將不滿的情緒轉嫁到太太身上(這點我也不能認同啦,不過說真的,亞洲的文化真的對母親的角色非常的劣勢與苛求。),老師指的用錯方式,應該是指父親沒有深刻理解小孩遇到的問題。 這些很複雜,也牽涉到每個人原生家庭的不同,每個人的成長背景也不一樣,老師後來說,父親的家庭太過傳統,是那種完全無法理解精神疾病等等的成長背景,所以才造就這樣吧。 大家不要引戰啦,真的怕,我只是輕描淡寫這段故事而已,我相信老師對於這些個案一定有更深的理解與認識,才會給我們這樣的結論,以上<3
其他的不想多說 只覺得好險有接受治療,有人拉他們一把 沒有到不可挽回的時候才後悔
之前在門診也碰過類似的家庭 還好媽媽看了精神科有好多了 孩子也開始接受早療 覺得很多事情都是一層一層堆疊的結果 也沒有誰對誰錯 能解開 哪怕只是一點都是有幫助的
對於被這種類型父母荼毒的孩子 難以接受一句「用錯方式愛」這種輕描淡寫的描述
B14 非常認同 他的背景環境沒有相關訊息 加上精神疾病的污名化還是存在 所以無法理解和接受 我之前碰過的憂鬱症個案 到現在接觸失智症長輩 病人和家屬要從知道、理解甚至到接受真的要花很多時間 沒有誰對誰錯 就是一個慢慢理解接受的過程 我們能做的除了專業就是陪伴
國立臺灣師範大學
爸爸傳統觀念上不願正視小孩的不同之處,把這樣的不安,以不屑或憤怒的方式包裝
通報 📢 好像有人對這篇文章有新想法唷,快來去看看!
天下無不是的父母 但很多父母用錯方法愛孩子 總覺得這樣對孩子最好 往往受傷的都是無辜的孩子 有一句話說的很好 不要責怪你的父母做得不好,他們也是從你出生的那一刻才開始學習為人父母
要小心網路誘騙兒童自殺組織,教他們拍影片照片模仿自殺才能加入,有小孩真的這樣死的,有些甚至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不知道真的會死
B14 如果用還願的杜豐于和杜美心的狀況是不是就能理解這個家庭的心態了? B22 你指的就是那個藍鯨計畫對吧?
有些人用童年治癒了一生 有些人用一生去治癒童年
看到樓上一堆開始罵父母的就知道素質怎麼樣了🙄
匿名
這則回應已被刪除
2020年11月28日 19:35
已經刪除的內容就像 Dcard 一樣,錯過是無法再相見的!
B14 可以把血淋淋的情緒暴力理解成愛的表現,多虧你老師的這句話,讓這些對冷暴力習以為常的父母提供很好的逃避之詞。 很噁 容我噓爆你老師(^-^)
高雄醫學大學 職能治療學系
真的好希望每個家長都能對發展障礙和早期療育有個初步的了解⋯ 孩子真的好無辜😢
國立臺東大學 特殊教育學系
看過太多因為「生出」了特殊的小朋友 就整天被嫌棄的媽媽了⋯
高雄醫學大學 職能治療學系
B28 Hi同學 希望發展障礙的孩子能夠被更廣泛認識 就算是星星兒也是可愛的小朋友~
中華大學 餐旅管理學系
這不是用錯方式愛吧 是爸爸不想承認他生出來的孩子有問題 因為覺得自己是好筍不可能生出來是個歹竹 (只是比喻不是說自閉症不好) 從他那句那麼聰明怎麼可能有問題就有點這樣感覺 媽媽也不夠強硬 唉
大概就是很看重這個孩子,認為自己的孩子一定是健康完美的,才因此對於妻子總說兒子有問題感到憤怒與不願正視 如果真的不愛父親也不會馬上帶去急診吧,但養孩子最忌諱的就是父母的自以為,常常和孩子所需要的、真正想要的背道而馳 不過也有可能承認兒子不一般=承認自己身為父親失職,為了自尊拉不下面子也有可能,只能說有些傳統觀念真的很迂腐.......
是不是媽媽想把影片錄下來 才能證明自己的孩子有問題
國立高雄海洋科技大學
最慘的是 爸媽不願意面對 學校老師把小孩當異類也不想處理 家長一句話丟來安親班 要安親班老師負責教好孩子課業…
國立臺北教育大學
老師路過。 這種狀況真的有,而且並不少見。 當老師的都知道,每次遇到難處理的個案,幾乎最困難的環節都不在孩子,而是他的家庭與背景。 可以與這篇文章相比甚至更甚的案例,光我自己遇過的就數不清了,而我現在任教還不滿五年。 有特殊需求或症狀的孩子,老師經常在與家長聯絡時就會發現,家長或主要照顧者自己本身也有些「狀況」,而且病識感幾乎都是第三階段或第四階段的。 這篇文章裡的老師為什麼說此個案裡的父親只是用錯方法去愛了。 「愛」能從很多不同的形式去展現,有些形式已經扭曲了, 但那仍是一種在乎與執著。 實際案例中,看過非常多真正撒手不管,直接無視孩子,否定孩子的存在。 甚至離開家裡(到海外生活),讓孩子一個人住在空無他人的屋子裡獨自生活, 或直接把孩子丟在路邊或學校裡的父母真實存在著。 或許有人會認為這篇裡的父母沒好多少, 至少這孩子的存在還被認同,並且看得出父母本身病態的壓抑來自對孩子的在乎。 但要問本篇案子怎麼解,真的只能祈禱、正面關懷與陪伴, 期待長期的努力下能讓其中一個因子培養出改變的力量。
身為早療評估的一員,看過很多自閉症孩子的家長反應是類似的 很多家長只是為了應付學校老師才來評估 很多家長只是覺得好像語言發展慢了才來 當告知評估結果時,有的家長的反應很激烈且防禦性高 覺得明明生下來的時候都沒問題、身體上也沒有缺陷 來評估一下就被大家說得什麼都不會、都不對! 我相信身為家長是很難接受這件事情 尤其以這個案來說還認知正常 家長只會更難以釋懷 畢竟沒有人希望自己的孩子是帶有診斷的 差別大概就在於後續家長的選擇 仍然是有不承認診斷、不願接受療育的 儘管別人想幫助孩子也是沒有辦法
別批評單方面爸爸媽媽⋯畢竟每個人的家庭觀念都不一樣。自己當爸媽會帶入自己從小的觀念,無可厚非⋯⋯ 但願文章裡的孩子跟媽媽都能獲得救贖,謝謝原op,謝謝你的老師
國立高雄海洋科技大學
姪子在4歲多時還不會說一句很完整的話 我媽媽覺得異常跟哥哥說之後 他也不願意接受自己孩子有問題 其實哥哥都知道小孩的發展好像比較慢一點 只是不願意面對總是用補償的方式對待 幸好媽媽堅持每個禮拜都帶去醫院跟治療師上課相處 現在姪子已經可以對答如流了
國立臺南護理專科學校
用錯方法去愛...這個形容..我覺得沒什麼不對呀? 愛有很多種形式,可能是畸形的愛、陪伴與關懷的愛,執著與偏見也是一種愛,個案的爸爸用他自己的方式去對待「他認為似乎看起來沒有問題」的兒子,或許表現出發的行為很病態,但我想那是種執著吧? 接觸很多有心理疾病的個案以及他們的家庭久了,才會真的知道他們的情緒跟表現反應,聽完他們的境遇,想說的很多...但最終也只能以一句:用錯方法,來概括這一切的本身,畢竟每個人的成長背景不一樣,這已經不是單單個案生病了而已,而是整個家庭的關係了。
B35 我在青少年犯罪相關單位待過 其實真的很多都是這樣子的小孩 家長沒有這方面知識,只覺得是小孩自己的問題,然後撒手不管 這些孩子很多都是被家裡人邊緣,在家得不到關愛 當外界有任何一個人願意接納他的時候 就飛蛾撲火般的投入 叫我做詐騙?好啊 叫我吸毒?好啊 叫我賣淫?好啊 叫我去砍人?好啊 行為的背後只是渴求這個世界上有一絲絲的溫暖 他們也不會懷疑大哥集團們對他們的關心都是假的 因為他們從來就沒感受過真正的愛與關心 又怎麼有能力分辨呢?
高雄醫學大學 護理學系
以前剛畢業在幼兒托嬰中心兼職時 是帶2~4歲的小小班 其中有個很可愛的小女生 剛開始相處覺得沒什麼 可是相處得越久越是覺得不太對 後來問了在那邊正職一段時間的其他老師 才知道她是有需要去特別訓練的孩子 我說:「她現在4歲,再兩年就會錯過她的黃金訓練期,為什麼她爸爸媽媽不帶她去?難道她們不知道嗎?」 (本身學護理,也接觸過不少特殊的孩子,因為妹妹其實功能不算差,可能跟一般人相處也不會被發現,所以覺得即使剩兩年,妹妹還是可以有很大的機會) 老師對我說:「我們其實有跟家人說過,可是他們不願意面對,覺得我們貶低他們的孩子,當時告知他們我們的發現,建議可以去檢查看看的時候,家人很生氣。」(後來從其他老師那邊知道,好像家長生氣到一度想轉去其他間的托育中心) 我:「哦...那不能通報嗎?」 老師:「主任不希望再因為這件事,造成家長的反彈,或引起更多紛爭,所以我們盡到告知與勸導的職責。就算通報了,之後特教也需要家長的配合,這需要他們打從心底的認同這件事」 感謝原文裡的孩子,後來得到了醫療與教育的幫忙 這世上還有很多孩子在需要幫助的時候,無法求援
覺得這真的是一個很有啟發性,也很典型的實例故事。 臨床遇到的病家真的都是很好的導師! 其實父母的想法不難被了解,只是看我們能不能拋開先入為主的想法,以同理心換位思考。畢竟大多數的孩子都是在充滿期待和愛的情況下出生的,要家長接受的自己的孩子生病事件困難的事情,能接受非常的棒,不能接受是基本的否認階段,很需要被引導現實和理解。 依照父親的職位和文中的描述,想必是在非常傳統對父系家庭中成長,從小被以愛為名的期望下成長,而如何被教育的,也容易如何教育自己的孩子,故對文中的孩子也有同樣的期許,因此老師才會說父親是用錯方式愛吧,因為愛才有期待,希望孩子優秀,所以即使有發現問題也不願面對孩子生病的事實,甚至這份害怕會轉為憤怒。 而試問今天如果生病的是自己的孩子,我們是否也能冷靜的拿出相關背景的知識來面對?
我覺得這篇文章很令人心痛,但這並不是傳統的問題。只是誰願意自己的小孩是自閉症?自閉症患者也許也能做到普通聰明孩子能做到的事,但是這其中過程更困難,而且成功率更低,這是不爭的事實。例如,他們也許不能走普通孩子的路到私人公司工作、交際。自閉症的孩子也許很聰明很厲害,但這三個字就是一個貶義詞。(所有的病的名稱也是貶義詞。)所以,文中的父親只是不希望自己的孩子未來有更難走的路,同時也在潛意識的逃避教養一個自閉的孩子所需要的更高的成本。歸咎傳統並不是一個準確的定義吧,我更覺得這只是人對困難的未來的逃避罷了。
早療的難處就在於,太多父母無法面對自己的小孩有問題,不願去積極處理,等到真的開始正視問題存在時,早已經錯過了孩子早期療育的黃金時期😔😔😔
德明財經科技大學
就問是醫生聰明還爸爸聰明 這答案他爸爸應該不知道
都柏林大學學院
我大學時有一個學長因為實習壓力太大造成他得了身心疾病,他自己都有積極看病服藥 但是他的爸爸也不願意承認及面對 還好學長已經是大學生可以自己處理面對 覺得台灣精神疾病去污名化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
不能接受該位父親的做法,這是俗稱的偽單親家庭吧。不了解疾病不意味著他能夠辱罵別人,在這個人人平等的年代,只會更凸顯父親對小孩的不負責任,與個人修養問題 從不關心小孩狀況怎樣、出事就往媽媽身上推,醫師問他一問三不知,問問題只會打給媽媽,為什麼在這邊都沒有看到父親對於家庭的照顧意識? 哪裡愛小孩我是看不懂,愛他就會早點帶去看醫生了,生活中互動這麼多問題,愛他哪會拖到現在還不處理
通常成績不錯的應該蠻容易交朋友的吧 (好奇
我是一位憂鬱症患者 在等待醫生叫到我進門診時 我都在外面觀察著 不難看到父母牽著小小身軀的兒童到兒童特別門診徘徊 看著這樣的場景我都在想 這些父母在得知自己的孩子剛出生不久就有精神方面的疾病時 要用什麼心態什麼方法調適 承認自己的小孩就是生病了需要治療 我在心理治療獲得最大的啟發就是 「承認」是很難的一件事 也是改變的開始 承認自己不完美 承認自己有情緒 這篇文的父親就是如此 很難去承認自己的孩子有精神疾病 因為承認了代價過於龐大 可能家庭觀念導致父親覺得精神疾病等於沒有價值 轉為憤怒來表達自己的情緒 其實最深的是對本身的恐懼
從前的教養觀念,引發了部分的經濟繁榮,但也影響到了現在我們的發展,守舊閉門造車層出不窮,該改改淘汰的真的是那些過往家庭觀念的生產品